上剧场看表演工作坊 「上剧场」上海开张 |
「上剧场」的观众席,可容纳六百九十九人。
「上剧场」的观众席,可容纳六百九十九人。(上剧场 提供)
上海

上剧场看表演工作坊 「上剧场」上海开张

成立满卅周年的表演工作坊,去年底终于在上海有了自己的专属剧场:「上剧场」。位于美罗城五楼、六百九十九座席的上剧场,在去年十二月五日以郑佩佩主演的《在遥远的星球,一粒沙》开幕,接下来还有《一夫二主》、《叽咕男女变形记》、《那一夜,在旅途中说相声》、《弹琴说爱》、《爱朦胧,人朦胧》等戏上阵,未来表坊的历年好戏也会复排上场,再不用受档期限制之苦。

文字|李翠芝、上剧场
第278期 / 2016年02月号

成立满卅周年的表演工作坊,去年底终于在上海有了自己的专属剧场:「上剧场」。位于美罗城五楼、六百九十九座席的上剧场,在去年十二月五日以郑佩佩主演的《在遥远的星球,一粒沙》开幕,接下来还有《一夫二主》、《叽咕男女变形记》、《那一夜,在旅途中说相声》、《弹琴说爱》、《爱朦胧,人朦胧》等戏上阵,未来表坊的历年好戏也会复排上场,再不用受档期限制之苦。

作为一作移民性格的城市,上海从来不乏新奇的文艺样貌,电影院、舞台、游艺场……拥有著人气指标,五口通商后外来的新兴建筑群教堂和洋楼,多坐落在西部,所以俗称「南部(本地居民为主)繁华,西部芬芳」之说法,加上对外经济改革后,浦西的市区发展有限,首建的虹桥国际机场,便向西迁移,相邻的古北新区境外韩日台人口大量驻扎,徐家汇位于其中商家必争之地,地铁多线交集于此,除了经营传统的百货,文化演艺一直缺乏提振力道。其实,美罗城早年原有徐汇剧场,市政建设拆除后,无缘再建造,几年前赖声川的表演工作坊,接洽后开始了五年的漫漫重整之旅,二○一五年适逢表坊成立卅周年,而立之年正式移家落户,上海的观众无须暗恋桃花源了。

取名有巧思  但碰了软钉子

剧场取名也挺戏剧化,「上剧场」(英文Theatre Above)不是简单的上剧场看戏罢了,意涵丰富颇有巧思,其一位于上海市,顾名思义以「上」为首选,再来剧场位于美罗城的五楼,也是为数不多的高楼中的剧场,三者单名有种时尚潮流感,剧场既是时尚的展现,剧目内容所要引领的戏剧艺术趋势,代表积极向上的正向力量,当然,「上剧场」简单明快直接叫你上的是剧场,不是电影院等其他场所,如同其他沪上独具匠心命名的剧场「大世界」(剧种包罗万象)、「美琪大戏院」(美轮美奂,琪玉无瑕),突显了独一无二却与这座城市的文化艺韵息息相关。

但毕竟是戏剧家取名,从台湾表演工作坊到上海上剧场,都碰了软钉子,前者是因不太像专有名词,无法注册,现在的「上剧场」,也遭到质疑,似乎和上澡堂下馆子般口语化,也不具有专用性,还是不能登记,看来艺术和政策的对话,需要有更多交流方能达成共识。

邀观众虚拟剪彩  好戏轮番上阵

关于设计这个剧场的初衷,赖声川说:「我们要打破以往剧场给人带来的庙堂的感觉,让它成为民众生活的一部分。」这个可容纳六百九十九人的剧场,比大部分同等座位的剧场空间更大,座椅空间也更为宽敞。你不会看前人的脑袋,舒适和观剧细节设计都颇为人性化,粉红、绿、蓝、咖啡等混搭色调,情人座的安排,这恐怕是剧场界鲜少的人情味,第一排距离舞台,近得让你不觉得这是看戏,打造真实的亲切感。

开幕首演,并非热闹红火,选择武打女星郑佩佩主演《在遥远的星球,一粒沙》,梳理失亲的情感,如何平衡遗弃与被遗弃。开演前,赖声川一个人走至舞台中央,号召全场观众举起自己的双手做剪刀状,请大家想像,我们同时为这个剧场剪彩!在这个充满创意的仪式里,上剧场完成了它颇有戏剧性的「虚拟剪彩」,正式开张。从去年十二月五日起直至今年二月底,将有六出大戏上演。其中,《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一夫二主》、《叽咕男女变形记》均是为开幕重新制作排演,还有这几年常演的《那一夜,在旅途中说相声》、《弹琴说爱》,以及表坊卅年大戏《爱朦胧,人朦胧》。今后,历年剧作都会陆续复排上场,再不用受档期限制之苦了,导演的几句话手写在墙上:「剧场的独特魅力,在于它的现场性,它的浪漫在于,它是生命短暂与无常的缩影。」体现了戏—聚—剧—散,它无与伦比的不可重复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