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狮若有言》 阿喀郎重现《摩诃波罗多》女性人物 |
《狮若有言》中,台湾舞者简晶滢(左)与阿喀郎(右)共舞,精湛舞艺备受关注。
《狮若有言》中,台湾舞者简晶滢(左)与阿喀郎(右)共舞,精湛舞艺备受关注。(Jean-Louis Fernandez 摄 Akram Khan Company 提供)
伦敦

新作《狮若有言》 阿喀郎重现《摩诃波罗多》女性人物

编舞家阿喀郎.汗新作《狮若有言》,以女性视角,重新诠释印度史诗《摩诃波罗多》中安巴公主与毗湿摩的故事。其中阿喀郎亲自担纲毗湿摩一角,台湾舞者简晶滢则担纲吃重的安巴公主一角,在融合卡达克与现代舞技巧的演出中,简晶滢的身体动作从一开始的细致精巧,投胎时的蜷曲扭动,到最后复仇时的坚定,也展现了舞者的能量。

文字|魏君颖、Jean-Louis Fernandez
第278期 / 2016年02月号

编舞家阿喀郎.汗新作《狮若有言》,以女性视角,重新诠释印度史诗《摩诃波罗多》中安巴公主与毗湿摩的故事。其中阿喀郎亲自担纲毗湿摩一角,台湾舞者简晶滢则担纲吃重的安巴公主一角,在融合卡达克与现代舞技巧的演出中,简晶滢的身体动作从一开始的细致精巧,投胎时的蜷曲扭动,到最后复仇时的坚定,也展现了舞者的能量。

「除非狮群有了自己的说书人,否则在狩猎的故事里,荣耀将永远归于猎人。」

近年来新作不断的编舞家阿喀郎.汗,最新作品《狮若有言》Until the Lions题名来自非洲口传谚语。一如历史总是由胜利的一方写就,若作为猎物的狮子无法取得话语权,那么精采的故事也只能留给狩猎的那方。

让史诗中的女性发声

如同「历史」一词常被称为「他的故事」(History),在史料撰写时,也往往缺乏从女性观点出发的叙事。十三岁时曾亲身参与彼得.布鲁克《摩诃波罗多》制作的阿喀郎,此次则企图以女性视角,重新诠释《摩诃波罗多》这部庞大的印度史诗当中,安巴公主(Amba)与毗湿摩(Bheeshama)的故事:毗湿摩为了弟弟抢亲,将安巴拐至自己的国度,迫使她离开意中人沙鲁瓦王(Shalva);之后虽然安巴得到释放,沙鲁瓦王却认为安巴已为他人所有,不愿娶她。安巴转而要求毗湿摩娶其为妻,却因为毗湿摩曾发过不近女色的毒誓,遭到拒绝。愤恨之下,安巴誓言复仇。

作品中,由阿喀郎饰演毗湿摩一角,台湾舞者简晶滢则担纲吃重的安巴公主一角,另一位舞者克莉丝汀.乔伊.瑞特(Christine Joy Ritter)饰演安巴重生后的Shikhandi。甫于台湾演出骉舞剧场《两对》的简晶滢,亦曾于二○一三年在阿喀郎为纪念《春之祭》首演一百周年编作的iTOMi中,演出主要角色。除此之外,曾以《卧虎藏龙》获奖的艺术家叶锦添,继《源》DESH之后,再度与阿喀郎合作,担任视觉设计。灯光设计则是长期与罗素.马利芬特合作、曾获奥立佛奖肯定的麦可.霍尔斯(Michael Hulls),无论舞者或创意团队,都相当令人期待。

有别于阿喀郎的作品多于沙德勒之井剧院演出,此次《狮若有言》则选择於伦敦北边的圆屋剧场(The Roundhouse)呈现。舞台设于环形剧场中央,以巨大的树木年轮为底,深刻的裂痕从圆心往外延伸。开演前场内烟雾缭绕,也为此一史诗故事增添气氛。四位舞者以多国语言混杂吟唱,搭配音乐,不仅为故事叙述带来节奏,亦增添神秘感。

台湾舞者简晶滢表现吸睛

在融合卡达克与现代舞技巧的演出中,无论肢体动作传达的是愤怒、诱惑、苦修、等待,或从自焚中重生,观看时很难将眼光自简晶滢那随之舞动的长发移开。贯串全场的安巴公主,身体动作从一开始的细致精巧,投胎时的蜷曲扭动,到最后复仇时的坚定,也展现了舞者的能量。《狮若有言》中,最细致复杂的段落,莫过于毗湿摩拒绝安巴娶其为妻的要求时,极力抗拒的无奈,以及安巴的挫折与不甘。相较于安巴,毗湿摩的角色变化的确较弱,的确呈现阿喀郎以女性为中心,重述故事的企图。

演出最后,安巴重生为Shikhandi,虽生身为女,之后却得以化身男性,在战场上,一切如湿婆所应允安巴般进行。毗湿摩放下武器,让Shikhandi杀死他。舞台上,舞者们挥动具有弹性的竹枝,击打舞台时,呈现强大的力道。借此设计,观众能够想像战场上的杂沓与杀戮。

《狮若有言》故事内容掺杂了种种情绪,以及诸多转折,考验编舞家在短短舞作中呈现复杂内容的能力,对观众而言,亦是紧凑的观赏经验。节目一月份在伦敦首演后,已得到诸多媒体如《卫报》、《每日电讯报》、剧场报The Stage评论的高度肯定。在圆屋剧场演出结束后,即转往法国巡演。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