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北京争「戏剧之都」 曹禺国际戏剧节蓄势待发 |
第三届曹禺国际戏剧节海报。
第三届曹禺国际戏剧节海报。(天津大剧院 提供)
城市艺波 Cities & Arts

天津、北京争「戏剧之都」 曹禺国际戏剧节蓄势待发

向来自豪于「戏剧之都」美名的北京,近期却有消退之势,戏剧活动仍然频繁,但亮点不多,尤其是民间原创乏力,一年出一部好戏都不容易,这是最大的隐忧。相较于天津,在天津大剧院的带动下,今年举办到第三届的「曹禺国际戏剧节」邀来九出目前世界戏剧圈最受瞩目的名作,丰富及前卫程度已超过「2014戏剧奥林匹克」,可谓空前,笃定成为今年中国最有话题性的剧剧节。

向来自豪于「戏剧之都」美名的北京,近期却有消退之势,戏剧活动仍然频繁,但亮点不多,尤其是民间原创乏力,一年出一部好戏都不容易,这是最大的隐忧。相较于天津,在天津大剧院的带动下,今年举办到第三届的「曹禺国际戏剧节」邀来九出目前世界戏剧圈最受瞩目的名作,丰富及前卫程度已超过「2014戏剧奥林匹克」,可谓空前,笃定成为今年中国最有话题性的剧剧节。

二○一五年年底,北京戏剧圈沉浸在大陆第一个民营剧场──「北剧场」即将改建为连锁旅店的悲愤之中,陪伴的是有气无力、不知所以的「体制外优秀青年剧目推荐展演」与其中乏善可陈的「十大新锐导演」单元,这种氛围似乎预示著北京在表演艺术领域中一向以戏剧为傲的光环,正在逐渐暗淡之中。

北京气消  天津势长

北京人一向自傲于拥有别的城市做不到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戏剧活动,人民艺术剧院与国家话剧院的精品演出不断,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及南锣鼓巷戏剧节都是体量庞大、丰富多元的戏剧节,加上各种定期不定期的戏剧展演系列,而偶一为之的国际活动「2014戏剧奥林匹克」,大师及名作云集的盛况至今仍为美丽的回忆,北京作为大陆的「戏剧之都」似乎毫无悬念。但是,这个名号在二○一六年恐怕会被天津毫不谦虚地取代,因为:人艺的作品精则精矣,但保守缺乏国际观;国话不缺有票房的导演,但各行其事,无法集气到一起,也不缺好项目,如《战马》中文版,但持续性尚待观察;青戏节常年因经费问题所困,策划制作都缺乏专业,就算体量庞大,也饱受诟病,更何况二○一五年已明摆出做不下去的态势了;南锣倒是热情澎湃,生命力旺盛,虽也受经费所苦,但初衷不改,力求破茧。大势上,北京戏剧活动仍然频繁,但亮点不多,尤其是民间原创乏力,一年出一部好戏都不容易,这是最大的隐忧。实质如此,在话题性上更无法与曹禺国际戏剧节「高大上」的国际性相比。

新年伊始,天津大剧院公布了自三月至六月演出的第三届曹禺国际戏剧节内容,从国外引进的九出剧目都是目前世界戏剧圈最受瞩目的名作:帕西瓦尔(Luk Perceval)与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的《前线》Front、帕西尼(Paweł Passini)与波兰neTTheatre剧团的《藏匿》The Hideout、陆帕(Krystian Lupa)与立陶宛国家剧院的《英雄广场》Heroes’ Square、瓦里科夫斯基(Krzysztof Warlikowski)与波兰华沙新剧团曾带来台湾的《阿波隆尼亚》(A)POLLONIA、亚津那(Grzegors Jarzyna)与波兰华沙多样剧场的《殉道者》Martyrs、欧斯特麦耶与德国柏林列宁广场剧院的《理查三世》、赛斯.奥纳与英国万花筒剧团的《金钱》The Money、保罗.巴尔哥特与波兰华沙跨大西洋剧团的《卡尔.霍克的影集》及Łukaszt Warkowski与波兰克拉科夫老剧院的《雅典卫城》,光这些剧目的丰富及前卫程度已超过「2014戏剧奥林匹克」,可谓空前,笃定成为今年中国最有话题性的剧剧节了。

钱程戮力推动  天津成为新戏都

天津大剧院的异军突起不是偶然的,总经理钱程本人就是业界的传奇,光是他取得天津大剧院经营权的过程就是极为精采的故事。而在天津大剧院开幕至今短短不到四年之内,他的大气就引出了不断的话题,如引进著名指挥家汤沐海主持歌剧的制作演出,将天津定位为歌剧的城市,发出豪语每年将制作演出至少九部歌剧;独家引进俄国马林斯基大剧院的精品节目;以优惠票价及交通补贴成功吸引北京观众到天津大剧院看演出;「曹禺国际戏剧节」引进国际顶尖戏剧创作者的最新作品,强势地打开中国戏剧观众的眼界,让天津快速成为中国最受注目的戏剧城市之一……

曹禺国际戏剧节的发展如此迅速是有原因的。二○一○年,钱程因为对林兆华的崇敬及对其作品的喜爱,以自己的北京驱动传媒公司策划制作「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开始与国际重要的剧院及创作者联结,引进大师级的作品,但因环境不佳,资源匮乏,行销无力,邀请展叫好不叫座,濒临停办。二○一四年天津市政府筹办「曹禺国际戏剧节」,由天津大剧院承办,「林兆华戏剧邀请展」顺势融入,以其名义承接国际联结,既保存邀请展又打响戏剧节的名声,两蒙其利。

总之,在看尽国际顶尖作品的繁花之后,真正的问题才会浮现:自己的顶尖作品在哪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