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动古典名曲的现代诠释 余能盛与福尔摩沙芭蕾舞团新作《悸动》 |
余能盛的芭蕾流露现代感,吸引愈来愈多的台湾观众愿意走入芭蕾演出的殿堂。
余能盛的芭蕾流露现代感,吸引愈来愈多的台湾观众愿意走入芭蕾演出的殿堂。(欧阳珊 摄 福尔摩沙芭蕾舞团 提供)
舞蹈

舞动古典名曲的现代诠释 余能盛与福尔摩沙芭蕾舞团新作《悸动》

余能盛与福尔摩沙芭蕾舞团的新作《悸动》,以舒伯特的经典长篇编曲之作《冬之旅》与柴科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为主题,编作全新的芭蕾舞码,从作曲家的生命史发想,融合现场音乐演奏、声乐演出及戏剧情节的设计安排,余能盛认为《悸动》比单纯的古典芭蕾艺术性更高,「因为它集合了所有的表演艺术在里面。」

文字|庄子沅、欧阳珊
第280期 / 2016年04月号

余能盛与福尔摩沙芭蕾舞团的新作《悸动》,以舒伯特的经典长篇编曲之作《冬之旅》与柴科夫斯基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为主题,编作全新的芭蕾舞码,从作曲家的生命史发想,融合现场音乐演奏、声乐演出及戏剧情节的设计安排,余能盛认为《悸动》比单纯的古典芭蕾艺术性更高,「因为它集合了所有的表演艺术在里面。」

2016TNAF国际经典 福尔摩沙芭蕾舞团《悸动》

4/9  19:30   4/10  15:00

台南文化中心演艺厅

INFO  tnaf.tnc.gov.tw/

艺术要走入大众,期许拥有更多伯乐,那么作品深厚的内在灵魂,是否能用大多数人都能理解的形式来表达呈现,往往是卖座与否的重要关键。古典芭蕾在台湾各大艺术节的舞蹈类型节目里总是少见,也似乎更加深与群众接触的藩篱;然福尔摩沙芭蕾舞团艺术总监余能盛,在对艺术创作的灵感与坚持下,挟带他在国外多年的歌剧相关工作经验,近年来屡屡制作出精采的跨界芭蕾舞作品,累积出愈来愈多的观众。今年他为台南艺术节制作了具国际视野的自制芭蕾舞作《悸动》Emotion,细细诠释他内心对艺术的悸动。

两首经典名曲  营造丰沛艺术能量

提起芭蕾舞,男舞者著合身裤、女舞者穿蓬蓬裙的优雅舞姿画面,立刻能随著想像里的交响乐章翩然舞动。余能盛在旅外卅余年的工作期间,除了芭蕾舞,也在歌剧、音乐剧等不同领域有所创作,在奥地利格拉兹歌剧院芭蕾舞团更有长达十四年的总监资历,这次的《悸动》,他选定舒伯特的经典长篇编曲之作《冬之旅》为上半场揭开序幕,下半场再以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收尾。

谈起这两部经典音乐作品,余能盛从舒伯特和柴科夫斯基两人的身世聊起,进而带出其音乐作品的内涵。不过他也提到,这些音乐作品虽然很美,「但你听了一个小时,那种艺术音乐都是很慢的,观众一定会受不了。」为此,余能盛将长达廿四段的《冬之旅》浓缩至十七段,并和负责声乐演唱的男中音Ivan Oreščanin一起冒著「舒伯特与穆勒(Wilhelm Müller,《冬之旅》原诗作者)如果地下有知,一定会很不高兴」的幽默顾虑,重新编写出更精练的音乐性呈现;柴科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更是透过戏剧手法,以讨论柴科夫斯基的罗曼史为轴,上演包含同志恋情的精采桥段。为了让这些故事内涵能有更全面更动人的演绎,除了芭蕾舞,节目还融合现场的音乐演奏、声乐演出及戏剧情节的设计安排。余能盛认为《悸动》比单纯的古典芭蕾艺术性更高,「因为它集合了所有的表演艺术在里面。」

以台湾自制精神  呈现国际水准

二○一五年接下台南文化中心首任艺术总监,余能盛表示,在国外工作多年,他一直希望近年能够回归故乡,为故乡做点事情。余能盛观察到,台湾目前各县市艺术节的节目策划,许多都是单纯购买节目演出,无法让台湾的优秀人才或团队,展现策划执行节目的能力,并让台湾的艺术表演在国际上崭露头角。谈起未来实际想执行的事情,余能盛说最慢明年会发生的,就是帮台南文化中心成立一个表演艺术中心平台,「我会先组自己的舞团和乐团,全部的节目都是用我们自己的。制作节目当然还是会有跨国合作的部分,但我希望国内的舞者能因此有更多更好的工作机会。」

回到这次与台南艺术节的合作,在《悸动》共同演出名单里,有个难以忽视的亮点——现场演奏由台南市交响乐团和去年刚获柴科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小提琴第二名的曾宇谦联手合作,下半场曾宇谦将有大篇幅的小提琴独奏,其情感饱满却不炫技的演奏,特别为余能盛所赞赏。他也延续在奥地利格拉兹歌剧院的丰富经验,亲自和国内外数个工作团队共上百名参与者进行沟通讨论,串起各个细节,让跨国合作产生最大效益。

跨界创意大胆细腻  塑造古典芭蕾现代感

创作总是需要创意,好的跨界合作则往往是演出加分的关键。

余能盛在去年领著福尔摩沙芭蕾舞团制作了《天旋》,让西方芭蕾与东方国乐擦出火花,让许多观众与评论人眼睛为之一亮;今年夏天,他则将在台南奇美博物馆馆前广场,和市政府文化局及相关演出团队合作,打算搭起大型露天舞台,制作一出国内首见具国际性的演出。源源不绝的跨界合作创意,除了是他在国外多年工作经验的累积,更是他持续对生活保持敏锐观察与思考的结果;古典芭蕾的表达形式,也因他的创意流露出现代感,进而吸引愈来愈多的台湾观众愿意走入芭蕾演出的殿堂。

今年的悸动》,延续余能盛一直以来对细节的要求及表现手法的大胆作风,期待能让台湾的艺术观众,对芭蕾舞产生更多美妙感受与共鸣。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冬之旅》与柴氏小提琴协奏曲

《冬之旅》Winterreise为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以德国诗人穆勒的诗作所改编的长篇声乐套曲。在德语系国家的艺术学院里,此作品是众所皆知的声乐作品,全球至少有超过五十个国家翻译成当地的语文,更是许多表演团队曾一再诠释的经典。特别的是,《冬之旅》乐章用了许多澎湃或情感坚定的旋律去诠释歌词里的哀伤与寂寞,以反差情绪表现主人翁面对旅途沿路景色的内在心境,是西方人生命哲学观的独到表现手法。

而柴科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所创作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为他作品里唯一一首小提琴协奏曲。尽管此曲因旋律情感丰沛且乐章动人,而受后人推崇为可与贝多芬、孟德尔颂和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协奏曲相互媲美之作。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首曲子原是柴科夫斯基题赠给当时最伟大的小提琴家莱奥波德.奥尔(Leopold Auer)的,奥尔却以技术层面不可能演奏作为理由拒绝受赠,而让这首曲子沉寂许久。(庄子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