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新编 颠覆性别框架 台湾豫剧团《兰若寺》 |
《兰若寺》中增添宁采臣(右,萧扬玲饰)对燕赤霞(左,刘建华饰)的同性情谊。
《兰若寺》中增添宁采臣(右,萧扬玲饰)对燕赤霞(左,刘建华饰)的同性情谊。(台湾豫剧团 提供)
戏曲

聊斋新编 颠覆性别框架 台湾豫剧团《兰若寺》

虽然打娘胎听的就是梆子戏,《兰若寺》却是鬼才编剧刘建帼历经舞台剧、歌仔戏、跨剧种的写作磨练后,首度撰写的豫剧剧本。「『欲』与随之相伴的『情』,其实是全剧探讨的核心命题。」刘建帼强调,《聊斋》原著主要著墨于宁采臣与聂小倩之间,超越人、鬼界线的爱情,本剧则在这基础之上再做突破,增添宁采臣对燕赤霞的同性情谊。

文字|廖俊逞、台湾豫剧团
第280期 / 2016年04月号

虽然打娘胎听的就是梆子戏,《兰若寺》却是鬼才编剧刘建帼历经舞台剧、歌仔戏、跨剧种的写作磨练后,首度撰写的豫剧剧本。「『欲』与随之相伴的『情』,其实是全剧探讨的核心命题。」刘建帼强调,《聊斋》原著主要著墨于宁采臣与聂小倩之间,超越人、鬼界线的爱情,本剧则在这基础之上再做突破,增添宁采臣对燕赤霞的同性情谊。

2016KSAF—台湾豫剧团「你和我和她和他」

《兰若寺》

4/9  19:30

《新对花枪》

4/10  14: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INFO  07-5828753

电影《倩女幽魂》浪漫凄美的人鬼生死恋,勾勒多少痴情风月,也让〈聂小倩〉成为蒲松龄的志怪小说《聊斋》最广为人知的篇章。搬到戏曲舞台,鬼点子超多的新生代编剧奇才刘建帼大笔一挥,改写人物关系和结局。台湾豫剧团《兰若寺》故事发生在一个晚上,聂小倩、宁采臣和燕赤霞,三个主要角色在兰若寺相遇。那一晚,他们面对内心的欲望,与另一个自己相遇,不仅聂小倩和宁采臣有人鬼殊途的畸恋、宁采臣和燕赤霞之间,也有相知相惜的同性情谊。

山寺妖氛  镜射出内在欲望

虽然打娘胎听的就是梆子戏,《兰若寺》却是刘建帼历经舞台剧、歌仔戏、跨剧种的写作磨练后,首度撰写的豫剧剧本。刘建帼表示,以复杂的结构、巧妙的情节、增添各种天马行空的创意,虽不若写个传统而好看的戏曲本子困难,但想达到理想状态,还有长路要走。「在过往,总是把比较现代的思维,带入歌仔戏中。这次,也用不一样的思维切入《聂小倩》这个故事,往更深的人性、情感挖掘,通过新的观点,与豫剧的传统激荡出这个世代的芬芳。」

《兰若寺》描写书生宁采臣在山中迷路,暂歇兰若寺,相遇千年树妖所操控的女鬼聂小倩。聂小倩对宁采臣有好感,劝他投靠除魔者燕赤霞,若能共度一宿,必能躲过树妖魔掌,活命下山。是夜,妖气围绕如迷雾,小倩担心宁采臣受害,却看到采臣吸入妖气后,映照出内心的欲望却是燕赤霞。大受打击之外,更被树妖逼迫幻化成燕赤霞诱惑宁采臣。另一方面,燕赤霞也吸入了妖气,映照出内心的秘密,动摇对自己一直以来「禁欲」的信念。

刘建帼表示,剧本结构以中场休息作为一面镜子,上、下半场分场也是镜射概念。宁采臣、聂小倩、燕赤霞和兰若寺,为整篇故事的核心。每一场均以主要角色人名及关键地点命名,故事展开方式围绕此四核心人物。每一段也围绕不同的核心叙述,最后透过中场镜射,呼应「镜射」的主轴。「树妖以妖气让人产生幻觉,作为诱惑人类、吸取精气的手段。『镜』亦为『禁』,反射出每个人心灵深处最真实的欲望。」

跨性别之爱  打破传统戏曲框架

「『欲』与随之相伴的『情』,其实是全剧探讨的核心命题。」刘建帼强调,原著主要著墨于宁采臣与聂小倩之间,超越人、鬼界线的爱情。本剧则在这基础之上再做突破,增添宁采臣对燕赤霞的同性情谊。借由聂小倩对宁采臣,写男女、人鬼之情;藉宁采臣对燕赤霞,写同性之情;而燕赤霞的内心,则藏著他与父亲之间的亲情。此外,结局也与原作不同,宁采臣为了救小倩,为了救燕赤霞,死在树妖的手下。最终,寺中只留下燕赤霞和聂小倩,深爱宁采臣与被宁采臣深爱之人。

《兰若寺》由现代剧场导演杨士平执导,豫剧小天后萧扬玲饰演宁采臣,豫剧王子刘建华饰演燕赤霞,聂小倩则由张瑄庭饰演。杨士平说,刘建帼的剧本打破传统戏曲框架,提问何为爱情?爱情是不是一定要有条件?人与妖、同性与异性一定有分际吗?借此直探爱情的复杂本质。除《兰若寺》外,台湾豫剧团亦推出经典好戏《新对花枪》,由豫剧皇后王海玲领衔主演,「新旧并陈」,颇有传承接棒意味。《新对花枪》自民国七十八年在国家戏剧院公演至今未曾再演,尘封近卅年,此次再演,值得老戏迷期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传统戏曲的《聊斋》新编

《聊斋志异》自问世以来,被多个剧种改编为戏曲作品,甚为可观。近年传统戏曲的新编剧目,不少以《聊斋》为本重写新作。国光剧团的《狐仙故事》,编剧赵雪君将《聊斋志异》卷五之〈封三娘〉与日本《除妖怪谭》漫画结合,改编情节为狐仙忽男忽女、异类情爱灵动。导演王嘉明执导的布袋戏《聊斋—聊什么哉?》将〈偷桃〉、〈布客〉、〈江中〉、〈二班〉、〈苏仙〉等五折小品,放在现代洗衣店场景,幻化为跨时空「穿越剧」。乾旦兆欣亦曾以《聊斋》为题,融合京剧、曲艺与古琴,意不在搬演情节,而是将故事的细腻情感、情境氛围呈现于舞台上。(廖俊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