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或者末日寓言? 李铭宸执导得奖剧本 探问《#》的语言内幕 |
《#》的剧本通过非人的物件及动物为角色,书写一幕幕光怪陆离、荒谬突梯的寓言场景。
《#》的剧本通过非人的物件及动物为角色,书写一幕幕光怪陆离、荒谬突梯的寓言场景。(创作社 提供)
戏剧

现世,或者末日寓言? 李铭宸执导得奖剧本 探问《#》的语言内幕

编剧魏于嘉获得二○一四年台湾文学金典奖的剧本《现世寓言》,将由新锐导演李铭宸搬上舞台,并换上来自网路流行语的新剧名《#》。魏于嘉的剧本通过非人的物件及动物为角色,书写一幕幕光怪陆离、荒谬突梯的寓言场景,但来到喜爱探究语言本质的李铭宸手上,他好奇的是「寓言」的形式,为什么人们喜欢听寓言故事?为什么寓言故事要这么说?

文字|廖俊逞、创作社
第279期 / 2016年03月号

编剧魏于嘉获得二○一四年台湾文学金典奖的剧本《现世寓言》,将由新锐导演李铭宸搬上舞台,并换上来自网路流行语的新剧名《#》。魏于嘉的剧本通过非人的物件及动物为角色,书写一幕幕光怪陆离、荒谬突梯的寓言场景,但来到喜爱探究语言本质的李铭宸手上,他好奇的是「寓言」的形式,为什么人们喜欢听寓言故事?为什么寓言故事要这么说?

创作社CS监制作品4号《#》

4/1~2  19:30   4/2~3  14:30

台北 水源剧场

INFO  02-33939888

基因改良的人造鸡、因全球暖化而濒临绝种的北极熊、想要自杀的黄色小鸭、婴儿的和平高峰会、世界末日的罐头塔……编剧魏于嘉在《现世寓言》中,通过非人的物件及动物为角色,书写一幕幕光怪陆离、荒谬突梯的寓言场景,回应顶新黑心油事件、地球暖化危机、两韩试射飞弹等天灾人祸的新闻事件。这个曾获台湾文学奖,被评为「作品语言灵活,节奏好,运用熊、鸭子、鸡等动物寓言,对现代社会的调侃,还有广大的关怀」的剧本,交到导演李铭宸手上,改以网路流行符号「#」为剧名,揭示「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内容农场」。

为什么人们爱听寓言故事?

魏于嘉表示,剧名以「寓言」为题,是要向中国哲学家庄子致敬。庄子以寓言承载「道理」,并非以道德人士高姿态说教,读者就算完全读不出庄子想表达的道理,光是故事本身的稀奇古怪就十分有趣。想要从书本找道理的人,自然可从庄子所言找到道理;但只想读故事的人,也能从庄子的寓言得到满足。因此,这个剧本不论是「现世」「寓言」还是「末世」「预言」,都希望能以简单的手法,深刻的意涵,表现出人类的样貌与处境。

过去作品多采集体创作的方式,这次挑上文学奖剧本,李铭宸说,与其说内容关注的社会议题,他对于「寓言」的形式更感兴趣。寓言有一定的公式,大多以浅显易懂的动物故事比喻人类社会的各种行为,「寓言著重的是『启示』,但我更想探究,为什么人们喜欢听寓言故事?为什么寓言故事要这么说?我们可以从说故事的模式、套路中发现什么?」对李铭宸来说,所有的事情都不该被化约、系统化,甚至当成理所当然的公式。

一口文字衍义的深「#」

剧名《#》呼应了「寓言」的本质,「#」原是标签、索引的符号,如今在社群媒体被大量使用,「#」后面写的文字多半跟正文关联性不大,但这些文字却因正文而生、隐含呼应著它的衍生文本。而「#」在视觉上又像是一口井,看似寓意深而多样。《#》也延续了《Dear All》、《Rest in Peace》的命名方式,从网路上被惯常使用,以致被忽略背后意义的字和符号中,产生衍义、联想和对比,以突出真实生活的复杂度。

集体创作时,李铭宸会和演员在实验的过程中,完成主题和结构,面对现成文本,首要任务则在处理语言。「文本之所以为文本,是以对话、语言为主体的传达媒介。人通常在必要的时候才说话,因此为什么开口、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我会借由不断阅读,在书写的线索中,寻找语言之外的表达方式,让剧本有更多不同的层次。」他希望,借由剧场元素和手法,让观看等同于阅读文本所感受到的触动和力道。

怎样让文字爆发舞台力量?

不同于去年《谁杀了大象》的开放式文本,可供导演大幅删动与自由调度,《#》有明确的角色、情节和对话。李铭宸强调,魏于嘉的剧本读来很吸引人,但若要直接搬演,像是把婴儿、动物放在场上,就没有相同的趣味,因此他就得透过舞台语言,转译文字的力量。「剧中写到地板裂开、人头爆炸、海水倒灌等,要好莱坞技术才做到的特效,放到剧场,如何成立,是很大的挑战。」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寓言 小故事大道理

寓言是含有道德教育或警世意味的短篇故事,为文学体裁的一种,通常以简洁有趣的故事呈现,常隐含作者对人生的观察和体验,包含「故事性」、「虚构性」及「寄托性」三个要素。早在西元前六世纪,希腊、印度和中国就有许多寓言故事出现,是很古老的文学体裁。

西方最著名的《伊索寓言》,相传为古希腊的伊索所著,特色是拟人论,故事的主角多是动物之间的互动,篇辐短小,却能阐述大道理,深具哲理,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在中国,战国时代是寓言创作的黄金时代,百家争鸣,创造出大量的哲学性寓言,尤以《庄子》书中寓言约两百则,堪称为战国寓言的代表作。(廖俊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