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与人生的镜射 |
PAR表演艺术
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舞台与人生的镜射

一九八五年,表演工作坊推出创团作《那一夜,我们说相声》。这是导演赖声川把阳明山的家当成排练场,花了七个月时间和两位演员共同发展出的经典之作。演员之一的李国修,在那之后另创屏风表演班,而另一位演员李立群,则开启了与赖声川长达十年的合作,成为舞台上的最佳拍档,几乎赖声川早期的经典作品,包括《这一夜,我们说相声》、《暗恋桃花源》、《台湾怪谭》、《红色的天空》,都有李立群的参与和创造。

卅年后,物换星移,表演工作坊将重心移往中国,在上海徐家汇商圈有了一座专属表坊的剧场「上剧场」,赖声川的作品在中国卅个城市上演,李立群则转往电视圈发展,少有舞台剧演出。两人最后一次合作,是一九九五年《一夫二主》,分道扬镳的原因,据说是赖声川跨足电视圈,李立群对此举颇有「异议」,因而暂止了合作。这一暂别,就是廿年。

新作《冬之旅》在赖声川「三顾茅庐」下,两人再续戏缘。巧合的是,这部中国剧作家曹禺之女万方的剧作,讲述的正是两名久别重逢的挚友,步入暮年后,坦然面对曾经的背叛与伤害。时间,让人宽恕,也让人云淡风轻。赖声川说:「工作上意见不合,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感情,廿年来还是有联系,互相关怀,也曾讨论过合作,一直到《冬之旅》才真正落实这个想法。」李立群则更淡然:「廿年,就和昨天一样,没有想像的那么遥远。」

《冬之旅》除了是赖声川与李立群久别重逢的舞台聚首,更是赖声川首度执导大陆剧作家作品,并由「北京人艺」成立后第一批主要演员蓝天野参与演出。北京人艺象征著中国话剧的不可动摇的传统,和赖声川擅长的「集体即兴创作」的路线大相迳庭。赖声川坦言,初期排练确实发现有一些困难,两个体系表演方式有很多不同,彼此融合,确实要花一点时间,「蓝天野代表的不只是个人的才华与魅力,而是整个北京人艺的传承。」

李立群说,蓝天野是他表演上的教科书,是中国剧场的某种源头。两人的表演背景,面对剧本和角色的方法,虽有差异,却能在排练过程中,把那个不同愈拉愈近。「我感觉到他也在做这件事,就是让两个不同的背景更相同,可以在这个故事中被承认。」如此的摸索、探询与靠近,正也呼应了《冬之旅》两个角色,相互寻求理解的可能。于是,《冬之旅》这个剧本,像是命定般,巧妙地把赖声川、李立群与蓝天野三个人连结在一起,同时,也让戏里戏外,舞台与现实,如同镜射般,呈现出人生的真实温度与色泽。

文字|黎家齐
第282期 / 2016年06月号

一九八五年,表演工作坊推出创团作《那一夜,我们说相声》。这是导演赖声川把阳明山的家当成排练场,花了七个月时间和两位演员共同发展出的经典之作。演员之一的李国修,在那之后另创屏风表演班,而另一位演员李立群,则开启了与赖声川长达十年的合作,成为舞台上的最佳拍档,几乎赖声川早期的经典作品,包括《这一夜,我们说相声》、《暗恋桃花源》、《台湾怪谭》、《红色的天空》,都有李立群的参与和创造。

卅年后,物换星移,表演工作坊将重心移往中国,在上海徐家汇商圈有了一座专属表坊的剧场「上剧场」,赖声川的作品在中国卅个城市上演,李立群则转往电视圈发展,少有舞台剧演出。两人最后一次合作,是一九九五年《一夫二主》,分道扬镳的原因,据说是赖声川跨足电视圈,李立群对此举颇有「异议」,因而暂止了合作。这一暂别,就是廿年。

新作《冬之旅》在赖声川「三顾茅庐」下,两人再续戏缘。巧合的是,这部中国剧作家曹禺之女万方的剧作,讲述的正是两名久别重逢的挚友,步入暮年后,坦然面对曾经的背叛与伤害。时间,让人宽恕,也让人云淡风轻。赖声川说:「工作上意见不合,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感情,廿年来还是有联系,互相关怀,也曾讨论过合作,一直到《冬之旅》才真正落实这个想法。」李立群则更淡然:「廿年,就和昨天一样,没有想像的那么遥远。」

《冬之旅》除了是赖声川与李立群久别重逢的舞台聚首,更是赖声川首度执导大陆剧作家作品,并由「北京人艺」成立后第一批主要演员蓝天野参与演出。北京人艺象征著中国话剧的不可动摇的传统,和赖声川擅长的「集体即兴创作」的路线大相迳庭。赖声川坦言,初期排练确实发现有一些困难,两个体系表演方式有很多不同,彼此融合,确实要花一点时间,「蓝天野代表的不只是个人的才华与魅力,而是整个北京人艺的传承。」

李立群说,蓝天野是他表演上的教科书,是中国剧场的某种源头。两人的表演背景,面对剧本和角色的方法,虽有差异,却能在排练过程中,把那个不同愈拉愈近。「我感觉到他也在做这件事,就是让两个不同的背景更相同,可以在这个故事中被承认。」如此的摸索、探询与靠近,正也呼应了《冬之旅》两个角色,相互寻求理解的可能。于是,《冬之旅》这个剧本,像是命定般,巧妙地把赖声川、李立群与蓝天野三个人连结在一起,同时,也让戏里戏外,舞台与现实,如同镜射般,呈现出人生的真实温度与色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