呷一口,好眠 |
PAR表演艺术
专栏 Viewfinder

呷一口,好眠

电视和电影比较起来,电影更接近阅读。就算电视剧也是说故事,它的章节分段,总不似电影来得简洁精炼。对白是电视剧的杀手锏。气氛的营造,意象的呈现,还有布局的建构,却是一部电影高下立见的关键所在,而当中没有一项不与「时间如何被巧妙浓缩,思想与情感空间又如何被开天辟地」有关。故此,电影让观看的人更主动,到一个地步,它可以是一个我们还未入睡,但已开始在做的梦。

电视和电影比较起来,电影更接近阅读。就算电视剧也是说故事,它的章节分段,总不似电影来得简洁精炼。对白是电视剧的杀手锏。气氛的营造,意象的呈现,还有布局的建构,却是一部电影高下立见的关键所在,而当中没有一项不与「时间如何被巧妙浓缩,思想与情感空间又如何被开天辟地」有关。故此,电影让观看的人更主动,到一个地步,它可以是一个我们还未入睡,但已开始在做的梦。

生活习惯之一,是每晚维持看一部电影。

乍听,是不是有点奢侈?尽管,电影早已发展成不一定要上电影院买一张两百元的戏票才有的交易,只是价值不菲的从来不是钱,是时间。每晚要看一部电影,最昂贵的当然也不是荷包的支出,而是要在做也做不完的正经事,或挤不出休息时间来的付出,名叫「人生」。

意思是,自己的人生都还没过好,怎么可能每晚还腾出精力、心神、思想、情感,去关心别人的生命如何规划,如何经历,又有何得失?

每晚看一部电影  是和电影恋爱

就算有这样的兴趣,在网路浏览,在脸书上进行「橱窗血拼」,也比看一部电影来得划算。虽然同样是别人的际遇,片碎的参与,到底符合个人经济原则得多,不像一部电影九十分钟起跳,对于己不习惯专注那么长时间的人来说,名为当观众,感受上更像是坐牢。所以,不难看见电影院内经常有人耐不住把手机掏出来滑呀滑,那就是「放风」。

滑手机便少很多负担,几乎可以用看预告片作比喻。短短两分钟,不是精采的镜头不会剪进去。其实,它就是精华。不好的电影的预告片一般都比影片本身有吸引力,反正就只有那些材料端得出来见人,炸是炸,炒是炒,看过样板等于看过全套。更何况,事到如今,还有一种预告片更能满足没打算用时间来埋单的好奇心:三分钟看完一部电影,八分钟看完一部廿集偶像剧,十六分钟看完一个十四岁少女入宫斗争到八十岁登基当上一代皇帝的史诗。「知识」可以被消费,「话题」只会更名正言顺,看电影在一定程度上,只是社交活动工具之一,「有」是比「没有」好,但「有」不代表必然要专、要精,更遑论需要爱。

是不是有点have sex和make love的分别?

如此说来,每晚看一部电影,未尝不是和电影正在恋爱,或,还在恋爱,才要约会,才会亲密。

兴趣是大前提。晚上看的电影,一定不能是天翻地覆的。道理和吃宵夜是一样的,大杯酒大块肉下肚,消化系统怎么应付?也许有人相信,除非不看,要看也是为了消压和好眠,喜剧自是首选。以前我也接受一笑解千愁,立下对自己的战书,从此当服安眠药,一部一部美国处境喜剧就此看下去。后来发现临睡前吃爆米花也挺坏事的,一集太短,两集还想看,三集又腻了。

有段时间改看连续剧,如《纸牌屋》,情况亦不见好转:每集的悬念把人迫向天色现出鱼肚白的一宿无眠,长此以往,当然不是办法。

深夜看一部电影  就像开一瓶酒

而且,电视和电影比较起来,电影更接近阅读。就算电视剧也是说故事,它的章节分段,总不似电影来得简洁精炼。对白是电视剧的杀手锏。气氛的营造,意象的呈现,还有布局的建构,却是一部电影高下立见的关键所在,而当中没有一项不与「时间如何被巧妙浓缩,思想与情感空间又如何被开天辟地」有关。故此,电影让观看的人更主动,到一个地步,它可以是一个我们还未入睡,但已开始在做的梦。

久仰大名却没有看到的《横山家之味》、《给弟弟的安眠曲》、《黄昏清兵卫》、《巴黎御膳房》都一一品尝了。深夜看一部电影就像开一瓶酒。好酒,开瓶后呷了一两口便知道是不是心头所好。如果是,一个人独酌,喝著喝著便醉了。

在深夜看的电影,也如是。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