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上莎翁四百年祭 十四行诗入乐来 |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悉数掠夺我的爱》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悉数掠夺我的爱》(环球音乐 提供)
艺@CD

跟上莎翁四百年祭 十四行诗入乐来

今年是莎翁逝世四百年纪念,除了搬演其戏剧、或其戏剧改编而成的各种艺术演出,作曲家洛福斯.温莱特从莎翁的十四行诗入手,编织入乐,也是别具特色。这张专辑只选了莎翁九首诗,但却有十六轨,因为不少是朗诵后才再入乐,一样呈现了非凡的戏剧张力。

文字|欧头、环球音乐
第285期 / 2016年09月号

今年是莎翁逝世四百年纪念,除了搬演其戏剧、或其戏剧改编而成的各种艺术演出,作曲家洛福斯.温莱特从莎翁的十四行诗入手,编织入乐,也是别具特色。这张专辑只选了莎翁九首诗,但却有十六轨,因为不少是朗诵后才再入乐,一样呈现了非凡的戏剧张力。

今年是莎翁逝世四百周年,自诩文艺中年的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缅怀行动,仅止于今年五月造访了泰晤士河畔的莎翁环球剧院,同时买了套他的戏剧大全DVD。其次就是介绍这张专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悉数掠夺我的爱》Rufus Wainwright : Take All My Loves - Shakespeare Sonnets

创作歌手  将十四行诗入乐

介绍这张专辑前,要先来介绍「十四行诗」(Sonnet)这个字。它源自于义大利,有著短诗的意思,又同时有拉丁文音韵的意思。流行于十三世纪,内容除了十四行之外,还要遵守严格音律与结构。十六世纪传到英、法国,英国是以文艺复兴时期的诗人Thomas Wyatt(1503-1542)为首引进。

而之后的莎士比亚也是创作十四行诗的佼佼者,他在一六○九年发表《十四行诗诗集》收录一百五十四首诗,创作横跨六年,是他剧本之外的重要作品。因为莎翁的十四行诗内容充满自由奔放的想像力,加上丰富的爱情,四百年来不断被重新朗诵,或搭配音乐再创作。他的著名戏剧《罗密欧与茱丽叶》里头的对话,也都是十四行诗。

再来聊聊本片的作曲家洛福斯.温莱特(Rufus Wainwright,1973-),他出身艺文世家,他的父亲是词曲作家劳登.温莱特(Loudon Wainwright III),母亲是民谣创作歌手凯特.麦葛瑞格(Kate McGarrigle),他有两个妹妹也都走上艺术的道路,包括创作歌手玛莎.温莱特(Martha Wainwright),及同父异母的另一位创作歌手妹妹露西.温莱特.萝切(Lucy Wainwright Roche)。洛福斯.温莱特是加拿大裔的美国创作歌手,曾发表过五张原创专辑,及许多电视电影原声带中的歌曲。但是,我却是一直到了这张专辑才认识到他的音乐。而他跟莎士比亚的渊源始自二○○九年,当时剧场大师罗伯.威尔森(Robert Wilson)根据莎士比亚的作品,设计了十四行诗的剧,剧场音乐就想找他处理。同年这些音乐由柏林合奏团演出,二○一○年旧金山交响又委托他把其中几首谱成管弦乐。几个诱因下来,让洛福斯.温莱特想把莎士比亚作品入乐的想法更强烈,而今年二○一六莎翁四百年祭正好实践他的想望。

抢搭四百年祭热潮  一片足矣

专辑只选了莎翁九首诗,但却有十六轨,因为不少是朗诵后才再入乐。朗诵诗的人都赫赫有名,且有著戏剧化的声线,像是香.菲利普斯(Sian Philips)及饰演《星际大战》的「莉亚公主」嘉莉.费雪(Carrie Fisher),甚至是《星舰迷航》的「寇克船长」威廉.薛特纳(William Shatner),他们的声音都非常有遨游宇宙的银河系之感,仿佛有声电影。演唱者则有女高音安娜.普罗哈丝卡(Anna Orohaska)、摇滚歌手芙萝伦丝.威尔希(Florence Welch)及作曲家的亲妹妹玛莎.温莱特等,甚至洛福斯.温莱特自己也在第三、八、十、十三、十四轨中献声。

请您一定要听听第五轨〈A Woman’s Face,Sonnet 20〉,女高音普罗哈丝卡静谧婉约的唱腔,至为感动。也一定要听听第十一、十二轨,Sonnet 129朗诵与歌曲〈Th’Expense of Spirit in a Waste of Shame〉接在一起的戏剧张力,谁说剧场一定要在舞台上,剧场也可以在你的电脑里,重现在你的家中书房或耳机里。

总结一句话,莎翁爱好者、剧场爱好者、诗歌朗诵爱好者、跨界爱好者们,若想要抢搭莎翁四百年祭热潮,《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悉数掠夺我的爱》一片足矣,跨时空大爱悉数掠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