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禅味
专栏 Columns

松风.禅味

看到下一代,他们不徐不疾地冲进了他们的年代,他们的市场,以及他们所走出来的文明,我们除了保持一个,可以让自己沉默而且又可以啼听的角色,之外就是有啥问题等他们自己来问了。面对两个儿子,他们的感情生活,目前都是闲著的状态,我也不为他们著急,来了再说,大概我也说不了什么,只能像七、八岁时候的我一样,厚道地站在一旁似懂非懂吧!!

看到下一代,他们不徐不疾地冲进了他们的年代,他们的市场,以及他们所走出来的文明,我们除了保持一个,可以让自己沉默而且又可以啼听的角色,之外就是有啥问题等他们自己来问了。面对两个儿子,他们的感情生活,目前都是闲著的状态,我也不为他们著急,来了再说,大概我也说不了什么,只能像七、八岁时候的我一样,厚道地站在一旁似懂非懂吧!!

我最近的心情和感受,好像又回到了我七、八岁的时候,看什么都似懂非懂,见到什么是又好像无惊无喜,但是不是老神在在的;站在五楼阳台抽烟,看著下面一辆一辆疾驶而过的汽车,听马达(引擎)的声音,大部分是新的车子,他们是什么款?什么型号?不知道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

突然间也可能会想起爸爸,走了廿多年了,小时候他跟我说了很多他跟爷爷打仗的事,对我现在来说好像变得好遥远好遥远。爷爷是河南省军阀二把交椅,保定军校毕业的,保定军校?是袁世凯创立的,出了不少军人。有一天在澳洲墨尔本,碰到一位大陆的朋友,交谈之下,他说:「我们都是黄埔子弟啊!」我说:「吔!」他又说了一声:「我们都是黄埔子弟啊!」我说:「是啊!」我就说不出别的了,其实有太多太多爸爸从黄埔军校毕业以后的故事,我已经不想,也没这么多心情再娓娓道来了;而他的心境,在澳洲多年没有回过中国,忙著做生意、过日子,他对他父亲是黄埔军校毕业的这件事,看起来是比我要深刻,以及难忘些……我就像一个老头回到七、八岁,站在那儿听他说著他父亲他的家人,他的工作……井井有条,思路分明,我们俩同年,我觉得他比我好像年轻十五岁!!

那我到底是怎么了?小脑萎缩啦?提前老年痴呆啦?没有啊!反省不出来就随他去吧!我反正从小就不懂「规划」,就算是浪里行舟一般漂泊的命,好像也顶著浪过来了,现在跟我爱人(大陆平辈的朋友还叫老婆「爱人」,真舒服,听著)就看著三个孩子们长大,再长大,希望他们都能幸福成熟,或者有成熟的幸福……

幸福?你问我?我很幸福,可是看到下一代,他们不徐不疾地冲进了他们的年代,他们的市场,以及他们所走出来的文明,我们除了保持一个,可以让自己沉默而且又可以啼听的角色,之外就是有啥问题等他们自己来问了。面对两个儿子,他们的感情生活,目前都是闲著的状态,我也不为他们著急,来了再说,大概我也说不了什么,只能像七、八岁时候的我一样,厚道地站在一旁似懂非懂吧!!

祝福我的女儿

倒是女儿,也老大不小了,她从小做什么事都很用功,几乎每天过得都挺充实的,为她高兴,更替她有一种莫名的心疼,可能跟天下的爸爸一样,对女儿总是有更多心疼的感受,她在感情生活上也还是闲著,有一天我们俩聊起「爱情」这回事情,我好像就从七、八岁变成了廿七、八岁一般,跟她讨论了一下。我说:爱情生活好像对女生来说要比男生重要,所以重要,就是经不起更多的挫折或委屈,但是爱情不是一个可以计划或者可以教育或者只凭等待的东西,多多少少,甚至于大多数是有莽撞的行为在里面,不论妳有多大的诚意,或小心翼翼的态度去接触到一个爱情,莽撞的可爱和风险都在里面,只要能多为对方著想,多检讨自己的动机,就去吧!每莽撞一次,都会有很重要的经验,不去撞,太过小心,或者静静等待,妳会失去太多岁月而未必成熟,爸爸看著妳每一方面,每一天都在加油地活著,很快地,像一片花海一样的缤纷美景,就会在妳生活里出现,别忘了,还要替人著想,守规守矩地活下去。

祝我女儿:吉祥如意。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