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演出 尽览击乐多元文化 马来西亚手集团「节奏国度」音乐会 |
「节奏国度」下半场第一首的重头戏,就是手集团一团的《击乐园》。
「节奏国度」下半场第一首的重头戏,就是手集团一团的《击乐园》。(马来西亚手集团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一场演出 尽览击乐多元文化 马来西亚手集团「节奏国度」音乐会

「节奏国度」是马来西亚手集团今年受邀为「吉隆坡国际艺术节Diversecity2016」演出的节目之一,除了有马来西亚三大民族及西洋敲击乐曲目,更邀请来自非洲西部布吉纳法索的Dafra Drum呈现西非传统歌舞鼓乐,和印尼峇里岛乌布Gamelan JingGong的传统峇里岛甘美朗演出,而手集团一团和二团年度最新作品《击乐园》和《手舞》也在本场抢先亮相。

文字|李秋玫、马来西亚手集团
第286期 / 2016年10月号

「节奏国度」是马来西亚手集团今年受邀为「吉隆坡国际艺术节Diversecity2016」演出的节目之一,除了有马来西亚三大民族及西洋敲击乐曲目,更邀请来自非洲西部布吉纳法索的Dafra Drum呈现西非传统歌舞鼓乐,和印尼峇里岛乌布Gamelan JingGong的传统峇里岛甘美朗演出,而手集团一团和二团年度最新作品《击乐园》和《手舞》也在本场抢先亮相。

抵达吉隆坡之时,恰巧是马来西亚长假期的前一刻。马路上除了涌现车潮之外,各种不同打扮的人们走在风格不一的店家前,更显得五彩缤纷。放眼望去,中文、英文、印度文、马来文并陈的招牌饶富趣味,站在街道一隅,随意瞥见的一个角落,仿佛都能构成一个动人的故事。

以丰富文化为底  连接传统与现代

马来西亚拥有热带风情的大自然,也有时尚流行的购物中心;有令人叹为观止的摩天大楼,也有古意盎然的传统建筑。其中最丰沛的,就是他们拥有多元的人文景致——在一个国家除了能同时体验中华、马来以及印度文化精髓外,还可深入其他少数民族传统。而不同生活习惯发展出的特殊美食、宗教、服饰、建筑……像是永远绽放著鲜艳的色彩,朝气澎勃地迎接远道而来的朋友。

以「廿四节令鼓」为基础的表演团体「手集团」,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的。他们以当地狮鼓文化为底韵,融合甘美朗、马来鼓、印度鼓等传统打击乐器,加上现代的风格、与肢体、音乐、灯光、装置等当代剧场元素来探索击乐的可能性。更难得的是,「手集团」是马来西亚首支自资以企业方式经营的专业击乐团队,其突破性和创新性的表演,早已得到民众广泛的重视和赞赏。

今年,是手集团丰收的一年。在创立至今十九年后,乐团在九月五日首度踏上马来西亚「国油管弦乐团国际音乐演奏厅」(Dewan Filharmonik Petronas,MPO)呈现完整的专场演出。踏进这堪称大马「国家音乐厅」的殿堂,代表的不但是一种肯定,也是团队向前大步迈进的最佳表征。九月十日,手集团则移师至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的表演厅(Plenary Hall Kuala Lumpur Convention Centre),号召国内外团队,献上两场以「节奏国度」为名的飨宴。

「节奏国度」乃手集团「国际鼓艺节——万花鼓宴」的节目之一,鼓艺节集结了鼓艺、敲击与音乐三大元素,自二○○六年至今已是第四届。可喜的是,此档节目今年受邀为「吉隆坡国际艺术节Diversecity2016」演出,更成为年度的重点推荐节目。谈到观众取向,艺术节总监Datin Sunita Rajakumar表示:「我们已经广泛地推广,从经常在海外欣赏演出的剧场常客及达人,到第一次进入剧场,甚至难民学校、特殊需求学童等等都能网罗。我坚信艺术是一种非语言交流的强力表现形式,在一个多文化、多语言、多种族的社会如马来西亚,这是共同分享经验最有效的方法。」

非洲音乐领军  手集团年度创作抢先看

「节奏国度」音乐会除了有马来西亚三大民族及西洋敲击乐曲目,更邀请来自非洲西部布吉纳法索的Dafra Drum呈现西非传统歌舞鼓乐,和印尼峇里岛乌布Gamelan JingGong的传统峇里岛甘美朗演出,而手集团一团和二团年度最新作品《击乐园》和《手舞》也在本场抢先亮相。

节目一开始由Dafra Drum揭开序幕,演出的几首歌曲取自他们最新的作品Tié,作品结合了舞蹈、音乐、传统搏击及传唱者(Griot),突显古代曼丁戈帝国多元音色与形式特点。使用的乐器相当多元,有非洲鼓、低音大鼓、葫芦敲击乐、木琴、鲁特琴等等。但其中最令人惊讶的,是一旁配上电子吉他,让乐曲风味加入许多流行音乐元素。不过非洲音乐最大的特点就是打击乐,在复杂与强烈的节奏下,音乐洋溢著自由奔放的感受,让人不觉跟著起舞。打击乐之外,歌唱的方式也是一大亮点,除了领唱与回应之外,还时常在乐句与乐句之间高声欢呼,甚至在音乐进行中,有歌唱还有类似爵士Scat的口技,原始粗犷又精采万分。

在演出最后一首〈美丽的非洲Africa Kadi〉乐曲前,演奏家特别向台下说:「对很多人来说,非洲大陆的概念就是一群人说著一样的语言,有一样的思维,但其实各个地方非常的不一样。」然而相信这块土地有著相同点,那就是美丽的风景及音乐。于是他邀请观众随意拍手、尽情欢笑、也可以站起来跳舞。随著音乐的摇摆,直到最后的结尾众人停下乐器,以纯人声合唱结束,似跳脱西方和声的a capella,别有一番风味。

紧接著两首是由手集团所演奏的Stubernic及《手舞》Bare Hands DanceStubernic是三位一团的成员搭档组成,由于三位的主修乐器都不是木琴,因此这首乐曲的表现对他们来说,不但是一个大挑战,也是一个自我提升的机会。而《手舞》则是一、二团加上吉兰丹皮影戏大师Mat Din所发展出来的乐曲。抛开鼓棒,演奏家们用双手与双脚真正来体验节奏的感染力。在一段节奏与舞蹈进场后,接替的是传统拉弦乐器,之后加入金属乐器的打击,旋律热闹得像是在街头庆典的表演。特别的是他们受皮影戏的影响,以手姿伸展配合节奏的舞动,相当引人入胜。

下半场第一首的重头戏,就是手集团一团的《击乐园》Percussion Paradise。相较于其他团队,他们的造型颜色不但鲜艳,也营造出年轻的气息。一开始坐在鼓上,整齐画一的节奏动作令人深刻,而随著乐曲开展,演奏家们时而上下跳跃,时而用手部不同方向敲击,营造出丰富的音色。而也许由于主题为「乐园」的因素,处处有趣味盎然的童趣,例如前面摆著一只玩具熊作为象征,也有铃声营造出梦幻的感觉。

传统前卫同台  赢造击乐无国界

手集团之后是印度团体Speaking Hands from Temple of Fine Arts,由三个塔布拉鼓加上一个风琴演奏。此表演是以一种名为Teen Taal的十六拍子循环方式演奏,在一小段鼓声之后风琴的顽固音型加进来,自此到结束没有改变。不过搭配著类似中国「锣鼓经」的唱念,他们倒是将塔布拉鼓的节奏变化得淋漓尽致。最特别的是,团队还跟台下观众「玩」起来,一段音乐结束后,只要有人拍手,他们就会衍生另一段花式,直到最后各出奇招,连顽皮豹、麦可.杰克森的旋律都上场,堪称一绝。

相对于传统,由Max Riefer、谢振国、陈素音三人所组成的团队Triokho带来的乐曲则以前卫与实验性为主。第一首《喔酷》OKHO是知名作曲家Iannis Xenakis所作,从演奏中可以感受到作品思考结构缜密与三位演奏家扎实的技巧与训练。另一首《仿佛有一个长出千只手臂的巨灵,正心不在焉地练习著木琴》则是利用三人弹奏铙钹以及现场电子音乐的演出。表演者结合各种自由选择元素的方式,加上电子音乐所需的弹性,让每一场演出显得别出心裁。

上半场与下半场的最后一个节目,分别由马来西亚的Kamrul Hussin & Geng Wak Long及来自印尼峇里岛的Gamelan JingGong担任。Geng Wak Long所演出的内容是「吉兰丹子民合奏的节奏、音调和律动」因此用的就是他们的传统乐器来演绎编曲并做即兴演出。乐曲一开始由一位演奏家配著拉弦乐器出来演唱,乐曲缓慢、装饰音甚多,像是倾诉一个故事。接著再由一位女性出场唱著一样的歌,没有乐器的她一边走一边缓慢舞出姿态,待走到中间时,更下腰演唱,引来观众一阵掌声。之后成员也缓缓齐唱进场,一一就位,在一个令下,击乐快速演奏,一段一段像是祭祀庆典一样愈催愈快。第二首以唢呐为主,高低音剧烈加上模仿笑声,变化引人发噱,在结束时更以惊人的长音让人留下深刻印象。而峇里岛的甘美朗组,则带来《身体说话》Body Tjak和《环环相扣》Kilitan两首乐曲,前者充满动感、多元领域及跨文化的表演,结合了身体敲击乐与峇里火舞,又加上崭新的节奏概念编排而成。后者以峇里甘美朗其中两种乐器reong及terompong合奏成环环相扣的乐曲,由于作曲者曾于韩国学习音乐,因此印尼音乐与其他音乐诸如非洲、韩国,以全新方式结合为一体。

当所有曲目演完后,不料Gamelan JingGong取自《身体说话》的节奏又再度响起。正当观众纳闷时,第一组的非洲演奏家呼喊著相同的韵律进场,才知道一场精心安排的谢幕即将展开。随著一组组的演出团队带入,音乐的厚度也慢慢增加,惊觉所用的元素即使各不相同,却能够在单一节奏的演唱或演奏中,听见他们正在相互模仿、对峙与交融。在最后,演奏家们跟随著节奏的起源——非洲领唱的口号而呼叫,蔓延到台下跟著热情呼应,「节奏国度」的深刻意义,尽在眼前的感动中散播到每个人的心中。

节奏,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抚著胸口,便能感受到心脏规律的跳动。打击乐,更是不分人种、国籍;没有语言障碍、没有年龄区别的乐种。回首学习过程,手集团艺术总监吴圣雄感性地说:「我成长的环境,自然接触丰富的文化,如果不是在这个地方长大,我也许做不出这样的东西。马来西亚是一个很美的国家,没有地震、没有风灾,但有时却人心惶惶。所以在愈乱的时候,就愈需要艺术抚慰人心。」然而在团队走过了十九年、迈向第廿年之际,所引发的,岂止是艺术而已。其中孕育的文化能量,却不是数字可以简单衡量。就在这一场演出中,我们不仅已看见丰富的资源在马来西亚展现,也领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击乐无国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廿四节令鼓  马来西亚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九八八年由陈徽崇和陈再藩先生共同创立,是一种结合廿四节气、书法及广东狮鼓的鼓艺表演,在华人传统鼓艺的基础上加以充实创新而成。除了是一项鼓艺表演,也是东南亚华人文化传承的象征。表演者为每个节令鼓创作不同的鼓点节奏,搭配呐喊、肢体动作和队形的变化,形成一个大型的鼓阵演出。起源于新山中华公会承办的全国华人舞蹈节,该届舞蹈节的主题「九舞」代表的是第九届全国华人舞蹈节,同时也呼应《楚辞.九歌》,寓意「古有九歌,今有九舞」。工委会策划陈再藩原先构思在开幕仪式上以九面南狮鼓串击,以激昂的鼓声传达节庆热闹的气氛,后得到作曲家陈徽崇提供的音乐创作《九鼓雷鸣》。

之后陈再藩在阅读台湾诗人向阳的作品《四季》时,有感其中廿四节气手写现代诗的书法优美,产生以廿四节气的书法艺术为廿四面单皮鼓「刻背」的构想,以每一面鼓代表一个节气,形成天、地、人融合一体的表演概念。二○○九年,马来西亚旅游与文化部宣布廿四节令鼓成为马来西亚国家遗产的其中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当地首支专业的廿四节令鼓团队,便是成立于一九九七年的手集团。(李秋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