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典!
专栏 Columns

经典!

其实,我们小孩也喜欢老歌,但有些太慢、歌手又爱浮夸抖音的爱情歌,真的就让我们不敢苟同。我姐姐很爱用取笑的方式模仿这些,她会假装拿著麦克风,把头往后仰,然后把嘴张得尽可能大,并在那拉得无敌长的抖音上,伸出舌头上下摆动。我们其他人会疯狂大笑,完全不能懂我们的父母为何会喜欢这种恐怖的歌。那时,我妈就会说:「也许这首歌没有变成经典,但它在当时可是很受欢迎的呢!」

其实,我们小孩也喜欢老歌,但有些太慢、歌手又爱浮夸抖音的爱情歌,真的就让我们不敢苟同。我姐姐很爱用取笑的方式模仿这些,她会假装拿著麦克风,把头往后仰,然后把嘴张得尽可能大,并在那拉得无敌长的抖音上,伸出舌头上下摆动。我们其他人会疯狂大笑,完全不能懂我们的父母为何会喜欢这种恐怖的歌。那时,我妈就会说:「也许这首歌没有变成经典,但它在当时可是很受欢迎的呢!」

这是个星期日的早上七点十分,我在台北车站。通常,这会是我非常享受床上时光的时段,但我九点半在高雄有场讲座。从台北出发,两个小时就可以在高雄举办讲座,实在是令人觉得神奇。以前没有高铁,我必须在前一天就搭巴士或火车前往,我也曾搭飞机去过,虽然飞行时间只要四十分钟,但一定得提早一个小时到机场等候,而且,飞机常误点,但高铁几乎总是完美。活在这个时代,是不是很棒?

会不会成为「经典」?很难说喔!

从小,我住在郊区,所以家家户户都需要有车。在我家的车里,总会有要听哪个广播电台的问题。我们四个小孩,会想听最新的流行歌曲,但爸妈却想听老歌,所以我们订了规则:出门时听一种,回程时听另一种。其实,我们小孩也喜欢老歌,但有些太慢、歌手又爱浮夸抖音的爱情歌,真的就让我们不敢苟同。我姐姐很爱用取笑的方式模仿这些,她会假装拿著麦克风,把头往后仰,然后把嘴张得尽可能大,并在那拉得无敌长的抖音上,伸出舌头上下摆动。我们其他人会疯狂大笑,完全不能懂我们的父母为何会喜欢这种恐怖的歌。那时,我妈就会说:「也许这首歌没有变成经典,但它在当时可是很受欢迎的呢!」

在学生的发表会或比赛中,常会出现「经典」的曲目。但大多来听我讲座的老师,已经厌倦教这些乐曲,大家都想多会一些别人没有的曲子。这些「特别」的曲子,可能在当时是受欢迎的,但要成为「经典」,并不是那么容易。

这场在高雄的讲座,我讲了几首鲜为人知的浪漫时期乐曲。我从一本一八九○年代出版、很旧的书里,找到了皮耶宗卡(Pieczonka)的一些曲子。对,别说是曲子,就连作曲家我也没听过。因此,我上网去搜寻这个名字,并惊讶地发现,随便找就有很多有关他的网页,还有他一堆从一八七○到八○年代的照片:在沙滩上、在他家门口、坐在草地上……我真不敢相信,和同时期非常有名的作曲家,像是李斯特或是布拉姆斯比起来,他居然可以有这么多的照片。看来,这个家伙真的很爱照相!在等高铁时,我跟我助理说,我很高兴发现这件有趣的事,并秀出这些皮耶宗卡很酷的老照片给她看。

照片多了,会不会有张「经典」?

高铁来了,我们上车并找到座位。隔著走道、坐在我右手边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当高铁出发时,他熟练地拿出了手机开始自拍。虽然这种举动在现在,大家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但我还是觉得不寻常。他不停地、忘我地帮自己的脸照相,还专注地研究他的成果。放大、缩小、左看、右看。然后又照了一张,再做不同角度的观察。这种情况一直维持著:戴眼镜照、拿下眼镜再照;戴上太阳眼镜照、摘下太阳眼镜再照……他好忙啊!是说,如果那是个艺人、模特儿、时尚的俊男或美女,这一幕看起来的感觉或许会很不同。我和我助理,尽可能地不注意他,但是,从台北到台中这段快要一小时的路途中,他几乎没有停止过这样的举动,直到他要在台中下车,才默默地收起手机。我问我助理:「他会需要这么多照片吗?」我助理说:「别这样,你不就很高兴皮耶宗卡有很多的照片。你自己也很爱叫粉丝们下课后和你来个大合照啊,你有这么多的照片,几百年之后,或许其中有张『特别』的,就会变成了「经典」啊!!」

好吧~我整个无言!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