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漂亮之后 |
价格低廉而又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蓝白帆布的使用,时而如细沙浅滩,时而如风卷残云,时而堆叠出山峦地貌,时而如巨浪翻腾。这是舞台设计让人惊
价格低廉而又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蓝白帆布的使用,时而如细沙浅滩,时而如风卷残云,时而堆叠出山峦地貌,时而如巨浪翻腾。这是舞台设计让人惊(王政一 摄 云门舞集 提供)
ARTalks

漂亮漂亮之后

价格低廉而又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蓝白帆布的使用,时而如细沙浅滩,时而如风卷残云,时而堆叠出山峦地貌,时而如巨浪翻腾。这是舞台设计让人惊艳之处。只是,当舞台还原到被帆布齐整框架起的棚架意象时,会让人联想到在台湾极其常见于各种庙口俗世文化与灵堂棚架,并为之产生困惑。也许,这是在为少年春梦感伤行葬。也许,应当连同维特的烦恼一起掩埋。

文字|张晓雄、王政一
第287期 / 2016年11月号

价格低廉而又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蓝白帆布的使用,时而如细沙浅滩,时而如风卷残云,时而堆叠出山峦地貌,时而如巨浪翻腾。这是舞台设计让人惊艳之处。只是,当舞台还原到被帆布齐整框架起的棚架意象时,会让人联想到在台湾极其常见于各种庙口俗世文化与灵堂棚架,并为之产生困惑。也许,这是在为少年春梦感伤行葬。也许,应当连同维特的烦恼一起掩埋。

布拉瑞扬舞团《漂亮漂亮》

10/14~16  淡水云门剧场

一九三○年代,美国现代舞先驱巨擘泰德.萧恩(Ted Shawn)在与妻子、另一位现代舞先驱圣丹尼丝(Ruth St. Denis)分道扬镳之后,率领一群男舞者在麻塞诸萨州的一片山林里,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男性舞蹈团。萧恩一方面追寻古希腊之圣洁之裸的身体艺术观去进行训练、排练、创作,一方面率领男舞者们在山林间赤裸著身体去伐木、建房、耕种、挖池塘,自给自足,并形塑劳动者的体魄。在山林间有块巨石,被命名为「雅各之枕」(Jacob's Pillow),舞者们常枕卧巨石,在冥想中寻找创作灵感,并由此而产生大量与土地山林、劳动生产、工业化时代议题、奥林匹克之雄浑精神、东方神秘主义之奇想等等作品。此后八十多年间,雅各之枕成了现代舞的圣地,每年夏天在这片山林间举办的雅各之枕艺术节(Jacob's Pillow Dance Festival),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现代舞盛会。

蓝白帆布多样变化令人惊艳

当初布拉瑞扬选择离开都市,回到台东创建自己的舞团时,让人联想到与上述那段美好的历史(布拉也曾受邀到雅各之枕艺术节发表作品)。这个才华洋溢的原住民编舞家,自校园时代起,便得到万千宠爱。因此原乡的回归,无疑是一个勇敢的抉择,也因此背负了更多的寄望。

这次在云门舞蹈剧场首演的《漂亮漂亮》,是布拉在台东建团后发表的第二个全篇幅作品,全场约六十分钟。整个舞台,由巨幅的蓝白塑胶帆布框起,地上亦覆盖著巨幅蓝白帆布。七位阳光的男舞者,穿著日常便装与塑胶雨靴,散坐在地上,如收工时小歇的劳动者。他们开始嬉闹、开始唱歌,开始相互作弄。接著,地面上的蓝白帆布在嬉闹中被拉扯、堆叠,并在渐暗的灯光中,转换成海边细沙、浅滩微波之意象。

昏暗的灯光中,两个赤裸的男舞者时而在细沙上自慰,时而浅滩中戏水。这让人想起《大白鲨》剧本开篇的描述:沙滩上,年轻的男孩们将身体埋在灼热的沙里,在不停的摩擦中获得快感。

接著,蓝白大布被用作〈渡海〉里的翻腾的浪,来作舞者换场。这一次,是另一名赤裸的高瘦舞者,以一连串的爬行、翻跌,来回应低沉压抑的场景音乐。他的舞蹈,有如山魈海怪,孤独而鬼魅。

接著,舞作又回到了开场时的场景,易装逗趣、牵手踏歌,在不断的循环踏歌中由嘹亮欢快到声嘶力竭。到了这一段,观众情绪似乎被点燃了,而正是在这喧闹中,却让人有了些莫名的哀伤。

以更宽广的视角去俯瞰人间

在这看似松散且去主题的结构布局中,大概推测到编舞家所要讲述的,原住民在偏乡的资源匮乏、年轻人口流失、与历史亏欠中的生活处境,和他们在面对这一切现实的乐观态度,以及原民文化中对多元性向的包容。

整个作品建立在去动作、去叙事的基础上。灯光、布景、甚至音乐,都采用了微量变化之手法。价格低廉而又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蓝白帆布的使用,时而如细沙浅滩,时而如风卷残云,时而堆叠出山峦地貌,时而如巨浪翻腾。这是舞台设计让人惊艳之处。只是,当舞台还原到被帆布齐整框架起的棚架意象时,会让人联想到在台湾极其常见于各种庙口俗世文化与灵堂棚架,并为之产生困惑。也许,这是在为少年春梦感伤行葬。也许,应当连同维特的烦恼一起掩埋。 

在不惑之后,人,或许可能会更加坦然、自在与豁达,或许可以更宽广的视角,去俯瞰人间。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