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入真实 省思创作 |
工作坊现场。
工作坊现场。(Le Phénix 提供)
话题追踪 Follow-ups

介入真实 省思创作

侧记凤凰剧院「选个真实片段,再辗转相传」工作坊

应法国凤凰剧院之邀,两厅院驻馆艺术家Baboo与编舞家刘彦成在去年底参加了该剧院举办的「选个真实片段,再辗转相传」工作坊。工作坊由创作组织「友善制作」两名创作者和两位行为艺术家策划,以法国哲学家莫杭的论述为基础,带领学员探究创作思想的流转及集体脑力激荡的成果。借由取材自真实的元素,此次工作坊透过共同的讨论与分享,让创作者了解自己的思考路径。

文字|王世伟
第302期 / 2018年02月号

应法国凤凰剧院之邀,两厅院驻馆艺术家Baboo与编舞家刘彦成在去年底参加了该剧院举办的「选个真实片段,再辗转相传」工作坊。工作坊由创作组织「友善制作」两名创作者和两位行为艺术家策划,以法国哲学家莫杭的论述为基础,带领学员探究创作思想的流转及集体脑力激荡的成果。借由取材自真实的元素,此次工作坊透过共同的讨论与分享,让创作者了解自己的思考路径。

所有艺术创作皆来自真实生活,但艺术家如何从日常片段中汲取灵感?他又怎么把实际经验或物件幻化为具有艺术价值的作品?在他将真实材料转化为作品的过程中,他是否被现实环境所影响?当艺术作品在观众眼前呈现,它是否促成另一种真实的体验,它是否唤醒了观者曾经历过的实际情境?也许有些人觉得,会提出这些问题的人其实只是小题大作、钻牛角尖。但如果艺术家真正诚实地面对创作,他不可能不去注意这些疑惑。创作者该如何区分真实和艺术的分野?他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重新处理现实的材料?他要如何为观众创造出难忘的真实体验?二○一七年底,来自台湾的两厅院驻馆艺术家——导演Baboo,与编舞家刘彦成,获法国凤凰剧院邀请,与来自各领域的艺术家们一起用实际创作来探索这些富有哲学思想的疑问。

把个人想法当作是思考客体

「选个真实片段,再辗转相传」(Prendre des morceaux de réel et les faire passer)是由「友善制作」的两名创作者和两位行为艺术家共同策划的工作坊。他们试图以法国哲学家莫杭(Edgar Morin)的论述——《方法》第四卷《思想观念:生境、生命、习性与组织》La méthode - les idées, leur habitat, leurs mœurs, leur organisation(注)——为基础,带领学员一起探究创作思想的流转,以及集体脑力激荡的成果。此次工作坊之目的不在于专业技术的传授,而是借由共同的讨论与分享让创作者了解自己的思考路径。它就像是一系列训练哲学思想的课程:把个人想法当作是一种思考的对象或客体,并经由交流、辩论的过程观察它的质变。尽管这样的说法相当广泛,但工作坊的过程就像是在筹备一出制作。无论是导演或编舞家,演员或舞者,还是设计群,所有参与演出的人必须在排练时表达自己的想法,再与他人沟通。众人的智慧会带给他全新的灵感,提供他另外一种思考的方式。最后,他再汇集所有人的意见,发展属于自己的创作。

在内涵与形式之间探索思想路径

在工作坊开始前,每个人必须准备一种取材自真实的元素,无论它是人、物件、感受或经验。它可能极为明确,也可能非常模糊;它可以表示自己的独特性,也可以与自己完全无关。一开始剧院提供的范例让人有点摸不著头绪:爱国心、十欧元的零钱、巴黎市、出汗的手、兄弟、街上洗衣店的灯光……的确,导师们采取极为开放的态度,让大家自行选择。借由自主性的筛选,他们希望参与者能够对自己提出以下的问题:「我们希望透过什么样的东西,跟他人一起分享真实?」对他们而言,这涉及到每个人思考的喜好与欲望。「要如何让把私人的爱好与欲望当成一种工具,观测思想运行的过程与张力?」这就是整个工作坊最重要的课题。

为了处理这样形而上学的提问,他们把工作坊的主轴分为两个方向。一方面,他们从内在核心出发,让学员们寻找并意识到自己依据何种理论去建构论据、使想法成形,以及用哪一种思考方式去探索、处理真实素材。另一方面,他们也著重创作形态:这些材料有没有一些明显的特色,可以用来发展具有表现力的形式?在内涵与形式的交替之间,他们希望带领学员们一步步融入创作的乐趣中,并且找到属于自己的工作方式。

想法的接力循环

为期六天的工作坊就像是一场接力赛。除了第一天和最后一天,其他四天的工作内容分别由不同的老师负责。对学员来说,每一天都像是全新的开始。他们得迅速地转换思考模式,适应完全不一样的教学方式。此外,学员们也得互相交换素材。从第一天开始,他们就要诠释别人的真实元素,到了最后一天才回收自己事先准备好的题材,将其发展成一个小型演出。换句话说,尽管每一件材料背后隐藏著某种特定的个人因素,但经过四次转手后,它逐渐变成了一种具有可塑性的有机素材。这样辗转相传的方式不但能够使学员们认识彼此的想法,也能让他们保持一段距离,用客观的角度重新观察、处理自己选择的真实元素。

工作坊现场。(Le Phénix 提供)

Day 1:将别人的真实元素「据为己有」

工作坊的流程相当紧凑,每天都安排了各种节目:讲座、游戏、讨论、冥想、创作等。透过这样丰富的课程,四位导师希望学员们能在工作与玩乐之间取得平衡。他们时常不按牌理出牌,用一连串充满趣味的练习达成某种目的。第一天,他们借由「集体躲猫猫」,让大家认识彼此,以及整个工作坊的活动范围。与其了无新意地让大家自我介绍,他们要所有人任意挑选一位成员,用虚实交错的方式描述他是谁。此外,工作坊首日的重头戏便是「以物易物」。每名成员不但要把自己的创作素材交付给另一个人,而且还会接管其他两人的真实元素。展现材料的方式其实没有任何限制:讲解、说故事、肢体表演或行动剧等。唯一的条件是每个人得仔细地观察与聆听,并把其他人的材料「据为己有」。

大家所选择的材料包括了物件、歌曲、概念、人名、动作和状态,可说是五花八门。例如:啦啦队的彩球、〈The power of love〉、地平线、「露易珊娜」(Louisaine)、「为你选择」、充气的气垫船等。学员的挑战不只是处理这些不同属性的素材,而且要把握时间「以物易物」。在廿分钟内,大家除了要看别人怎么展示手中的真实材料,还得就地取材,决定用何种形式做出全新的诠释。由于时间紧迫,大部分的呈现还是以口头解释为主,而不是用行动作为创作的出发点。为了突破语言不通的障碍,两位台湾艺术家反而以视觉和感官作为演出形式的主要依据。在处理「计算」这个材料时,他们透过桌子的不平衡、方糖的融解和碎裂,去表现糖尿病患者随时估算自己摄取糖分的状态。这个微型演出运用物质的变化,去延伸主题内涵,给予了其他参与者许多灵感,使他们重新思考自己处理素材的方式。

Day 2:用方法处理庞杂工作,使抽象理念变成可塑模型

第二天工作坊的导师是「友善制作」的核心创作成员安端.德弗特(Antoine Defoort)。研读造型视觉艺术的他试图挖掘出当代艺术的日常性,透过录像、电影、声音、装置与文本等多样媒介,他发展出一种兼具理论性和游戏性的「座谈式演出」(spectacle de conférence)。他用一种奇特的观点和幽默的口吻探讨严肃的议题,例如,他的最新创作《原创性的微弱程度》Un faible degré d’originalité以充满趣味的方式,突显出著作权定义上的模糊。

由德弗特主导的工作坊就像是一场座谈式演出。他用风趣的态度跟大家分享自己独特的创作方式「流通法」(la méthode des flux)。如何有条理地处理好庞杂的业务?怎么预测可能发生的危机?如何选择手边工作的优先顺序?怎么拟定具有弹性的计划?为了解决这些工作上的难题,德弗特自学了好几套商务管理方法。「流通法」便是他融合所有方法的心得。然而,这套办法的目的并不是要提升劳动的生产效率,而是怎么从工作中获得一种满足感。因此,他格外重视创作者的心理因素。他提出了好几个小型的练习,告诉大家该如何排除杂念、提振工作士气,譬如:用重复默念放下心中执念的「驱魔仪式」;或是用关键字找寻自己无可取代的「神奇魔力」(superpower)。此外,他也建议学员用「模型化」(prototypage)的方式铺展创作。也就是说,把无边无际的想法转化为一种具体的形式,让它成为可以持续发展、制作和验证的模型。这种形式可以是文字、问题、图形或物体,重点是如何将抽象的概念变成一个可以与人沟通、互动的媒介。德弗特在艺术创作中导入了商业经营与程式设计的思想逻辑,完全颠覆了学员熟悉的创作模式。

Day 3:思考是一种运动

「友善制作」团长弗赫内(Julien Fournet)主导了工作坊第三天的内容。具有哲学背景的弗赫内不仅负责剧团的制作与经营,也发展自己的装置作品与「座谈式演出」。不同于德弗特的主题式研讨,他的创作透过手绘的图像与图表,带领大家探究文化产业的种种面向:艺术家的思考路径、制作会面临的困难与挑战、观众的感官体验和个人启发、表演艺术的社会价值和政治性等。例如,他二○一五年的创作《朋友们,先缓一下》Amis, il faut faire une pause就以三场演说,探讨廿一世纪的观众应该要负起何种责任。

在工作坊中,弗赫内用手绘地图把剧场的美感经验比拟为一系列的泛舟过程:观众从「感官河流」笔直而下,经过「体验急湍」,进入了「知觉池塘」,再穿越改变看法的「震撼瀑布」,最后深入了影响行为举止和价值观的「道德湖泊」。此外,他也将创作者的思想比拟为一种运动,每个人都可以用某种意象描绘出自己的思考动力,譬如:电流般的思考、景观式的思考、俄罗斯娃娃般的思考、特写式的思考、越野滑雪式的思考等等。尽管这种把思维转化为动能的方式极为抽象,但它让学员们重新认识自己脑中的论证脉络,并试著想像要用何种独特的动力让创作素材产生变化。

工作坊就像是一系列训练哲学思想的课程,借由共同的讨论与分享让创作者了解自己的思考路径。(Le Phénix 提供)

Day 4:现实意识与无边想像

隔日的工作坊由比利时行为艺术家裴特斯(Diederik Peeters)负责。他曾参与盖西耶(Guy Cassiers)、布拉德勒(Alain Platel)和法布尔(Jan Fabre)的制作,现在则从事视觉、装置、影像和行为等艺术创作。工作坊一开始,他先播放了一部一九七七年的短片《榨乾贫困》The Vampire of poverty。片中,一群影像记录者刻意渲染哥伦比亚卡利城(Cali)的穷苦现象,以换取西方观众同情的眼光。透过这部伪纪录片,裴特斯带领学员探究真实与虚构的暧昧边界,并让他们寻找艺术家介入现实应该保有的立场与态度。在他的引导下,学员们发现创作并不只是赋予真实素材一种具有表现力的形式,而是必须找到它与现实之间的关联。

接著,裴特斯邀请大家进行一场「想像力接龙」。所有人围绕著一个物件,而且依序、即刻地说出对它的联想。随著持续且不间断的游戏,这个物件的形象开始变形、扭曲,变成了一个融会大家想像力的复合物。裴特斯希望借由这项练习使大家跳脱既定的想法,趋向疯狂的奇想。对他来说,无论是现实意识和无边想像,这两者都是激发创作潜能的方法,因为它们不仅改变了艺术家看待世界的观点,也让他意识到全新的可能性。

Day 5:走入人群,挑战未知

第五天的工作坊由义大利公共艺术家荷莉丝波里(Anna Rispoli)策划。她运用城市空间和公民参与,发展出一系列具有社会与政治性的表演作品。透过日常元素的运用与再现,她试图拉近一般民众与艺术之间的距离,唤醒他们对生活环境的感知。在工作坊中,荷莉丝波里先以自己作品《一块陆地》A piece of land的影像记录开场,这件作品以德国西部城市米尔海姆(Mülheim)的都市规划为灵感,用灯光变化和参与行动表现出当地居民对环境变迁的感慨:船上的投影文字、住家的灯火明灭、挖土机的隆隆运作、探照灯下的城市剪影、摇滚乐团的演唱等。透过这段引导式的影片,荷莉丝波里试图提出以下几个问题:「观众介入创作过程会带给艺术家什么样的刺激?」「创作者要如何走进群众,用作品反映日常生活?」「他们要用何种方式与素昧平生的群众沟通?」下午,全体学员必须走出剧院,以一对一的方式跟当地居民分享自己的真实元素。为此,荷莉丝波里事先拜访了瓦朗谢纳城市的商家、住所和大学,召集了一群想要认识年轻艺术家的民众:面包店店员、养老院住户、房仲办事员等。而对工作坊成员来说,这次深入民间的挑战宛如是一场撼动教育,他们得重新调整表演形式和演出规模,去营造一个亲密对话的空间,而且,他们还要直接面对观众出乎意料的反应。某些成员让观众深受感动,某些人则与无动于衷的观众面面相觑。透过这次体验,荷莉丝波里希望大家透过平民百姓的观点,重新思考创作与观众的联结。

Day 6:创作与自我

在工作坊尾声之际,导师们要每名成员集结五天下来的学习经验,作一个小型的呈现。大家可以选择重新塑造自己原本选择的真实元素,也可以换另一种全新的素材。每个人最后的呈现形式都截然不同,但多多少少反映出学员面对真实的复杂态度:某些人选择回到初衷,以画面和行动揭露自己挑选物件或来参加工作坊的缘由;某些人从物件的型态出发,运用它本身的质感突显出一种日常的荒谬性;某些人用集体参与的方式,让观众理解这些素材给他们的真实感受;某些人则以动作和声音形塑出潜藏在心中的创作焦虑。的确,大家似乎没有办法完全消化工作坊的内容,只能靠创作本能重新挖掘材料和表演的可能性。然而,此次工作坊之目的并非要在短时间内达到某种成果,而是让学员经过沉淀之后,重新省视自己介入真实、发展创作的途径和方法。它留下了伏笔,等待年轻艺术家在未来的创作路程中慢慢体会。

注:埃德加.莫杭为法国哲学家与社会学家,他以全面性的「复杂思维」体系,探索大众文化、欧洲文明、社会政治、人道主义、教育意义、生态环保与全球化的效应等主体,充分反映出当代社会的各种面向。《方法》第四卷《思想观念:生境、生命、习性与组织》的中译本由秦海鹰翻译,并于2002年由北京大学出版。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