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具特色的音乐比赛 迟到一年的颁奖典礼 |
2016年首届音乐节比赛大奖得主台湾小提琴家蔡雨频,在迟来的颁奖典礼中演出。
2016年首届音乐节比赛大奖得主台湾小提琴家蔡雨频,在迟来的颁奖典礼中演出。(清迈吉纳斯特拉国际音乐节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别具特色的音乐比赛 迟到一年的颁奖典礼

泰国清迈「吉纳斯特拉国际音乐节」

第一届的泰国清迈「吉纳斯特拉国际音乐节」暨音乐比赛于二○一六年十月举办,原是难得的音乐盛事,却因泰皇蒲美蓬驾崩,全国肃哀,停止一切文娱活动,原本的颁奖典礼,也被迫延至次年举办。音乐比赛的成人组采开放式,比赛不分乐器种类,声乐、钢琴、吉他、萨克斯风、长笛、弦乐等互相抗衡,专业人士与业余爱好者同场竞艺,放开的不仅是种类,也是思想、情绪、观念。

文字|唐若甫
第303期 / 2018年03月号

第一届的泰国清迈「吉纳斯特拉国际音乐节」暨音乐比赛于二○一六年十月举办,原是难得的音乐盛事,却因泰皇蒲美蓬驾崩,全国肃哀,停止一切文娱活动,原本的颁奖典礼,也被迫延至次年举办。音乐比赛的成人组采开放式,比赛不分乐器种类,声乐、钢琴、吉他、萨克斯风、长笛、弦乐等互相抗衡,专业人士与业余爱好者同场竞艺,放开的不仅是种类,也是思想、情绪、观念。

说到泰国,一般人往往将其与「人妖」、「佛教」和「普吉岛」联系到一起,少有会想到古典音乐。即使有自诩为资深的业者如我,即使知晓曾经在曼谷上演的华格纳《尼贝龙指环》全集,但说来惭愧,第一次赴泰国旅游,竟也是冲著度假而去。

国王迷音乐  却也因他好事多磨

那是二○一六年十月中旬,与好友共赴清迈度假,住在老城外西北口的噶春娇莲花酒店,看多了佛寺之后每天的娱乐就是吃饱睡,睡醒吃,或者到位于酒店七层偌大的露天泳池里晒太阳,简直无所事事。

当时正逢泰国国王蒲美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去世,全国哀悼,所有娱乐活动取消。酒店大堂设立老国王灵台,镶著黑色纸花边,酒吧小舞台上的几件乐器,连同全城能演奏的乐器,都被布蒙了起来或束之高阁。唯一能听到的音乐就是国王写的带有情调爵士风味的管弦乐改编版,当作背景音乐不断刷耳。

这里不得不说到泰国老国王蒲美蓬,他具有超凡音乐天赋。作为一个既有钱又有闲的头号乐迷,青年时代国王的音乐素养远不止于欣赏,更是横跨演奏、配器、作曲等各个方面。仅就粗略统计而言,他精通的乐器包括钢琴、手风琴、吉他,吹管乐器更他的拿手好戏,比如各类萨克斯风、单簧管和小号。乐评人们把国王对乐器的精湛掌握归功于三个因素。其一是他对音乐发自内心的热爱,其二是长时间的练习,其三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位以音乐见长的君主去世,却波及到一个在清迈的音乐节兼比赛,而且还是第一届。

阿根廷作曲家  远渡重洋「落脚」清迈

我和清迈吉纳斯特拉国际音乐节(CGIMF)结缘,便是源自二○一六年的那次泰国之旅。有一天,突然在酒店大堂发现一张红色海报,在一堆泰式按摩招贴组成的美女背景里脱颖而出,上面写著阿根廷作曲家吉纳斯特拉(Alberto Ginastera)的名字,貌似是音乐节。无聊极了的我立刻按照上面提示拨打电话,于是我认识了指挥柴普鲁克.梅卡拉(Chaipruck Mekara)。

原来我在清迈度假的日子,恰逢首届清迈吉纳斯特拉国际音乐节兼比赛举办日。但老国王突如其来的逝世,让比赛最后的颁奖音乐会不得不取消,音乐节来了个戛然而止。柴普鲁克是清迈社区乐团清迈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也是音乐节与比赛的执委会主席。他出生于清迈,在本地的帕亚普大学以作曲兼单簧管双硕士学位毕业后进入美国西北大学深造,获得作曲博士学位后回到泰国耀祖列宗,如今在母校帕亚普大学音乐系任教,兼职指挥乐团。

这个音乐节是由日本钢琴家濑田敦子和柴普鲁克一同发起,以「吉纳斯特拉」命名是因为二○一六年恰逢作曲家百年诞辰。于是,在二○一六年,吉纳斯特拉「远渡重洋」,落户清迈,第一届音乐节十月份举行。但鉴于十月中旬有老国王祭日,主办单位便索性自二○一七年起把活动挪到天灯节之后、也就是十一月中旬举办。二○一八年的音乐节/比赛则将于十一月十三至十八日举办。

音乐比赛得奖者开心合影。(清迈吉纳斯特拉国际音乐节 提供)

开放式比赛  著重乐感技巧居次

不少音乐节都具备比赛和育才双重功能,因为比赛的评委和参赛者都是不可多得的表演力量储备,复赛和决赛场次,参与者音乐水准高, 足可把比赛当成对外的音乐会。清迈吉纳斯特拉音乐节也不例外,两个年龄组别的比赛针对青少年举办,成人组则是开放式,别具特色。

所谓开放式便是不分乐器种类的比赛,声乐、钢琴、吉他、萨克斯风、长笛、弦乐等互相抗衡,独奏与重奏间隔穿插。评委更为在意的是乐感,技巧居于其次。这也正是为什么,二○一七年比赛大奖获得者是一对来自香港的钢琴二重奏,两人职业为医生和商学学生,均非音乐业者。

为照顾到五花八门的乐器品种,比赛设立的七名评审亦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评审会主席及音乐节名誉总监自然由与吉纳斯特拉关系密切的阿根廷同乡、钢琴家埃杜瓦.德尔加多(Eduardo Delgado)担任,由他灌录的吉纳斯特拉钢琴作品全集被视为典藏,因此德尔加多也是不可多得的吉纳斯特拉权威。由他担任评审会出席,除了必要象征意义外,也是评审会凝聚力的支柱。

其余七名评审分别来自泰国、美国、香港、以色列、波兰和越南。美国指挥家丹尼尔.皮特曼(Daniel Pittman)在数所美国大学任教并指挥管乐队,目前在清迈帕亚普大学任教并任半职业化的清迈青年爱乐乐团及铜管乐队的指挥。其余五位评审横跨钢琴、长笛、大提琴、声乐和作曲专业。丰富饱满的评审构成述说著比赛的包罗万象和不拘一格。

比赛评审们另一大特色是都身怀绝技,同步在音乐节的舞台展现。来自波兰的男高音沃泰克.索科(Voytek Soko)是波兰男高音组合「美声三笑」(Tre-Voci)的领头羊,噶德剧院的舞台上,他们献演了一场插电音乐会,借助扩音和投影,幽默的演出让人在需要高度专注的比赛之余得以放松。其余评审也或以独奏或以重奏形式登台亮相。他们出演的音乐会,票往往早早售罄。

前几轮比赛的举办地在莲花酒店六楼、平日用作昔日皇家康托克(Khantoke)晚餐的宴会大厅,有著出其不意的建筑声学效果,很适合用作独奏场地。比赛结束后,有的选手直接扔下乐器换上泳衣或泳裤,往宴会厅外的露天碧波泳池里一跳,欢乐嬉水。比赛就是在这种综合《夏日的嬷嬷茶》和《海角七号》的节假氛围中,慢条斯理地进行。

总而言之,开放式比赛,放开的不仅是种类,也是思想、情绪、观念。

丰富饱满的评审构成述说著比赛的包罗万象和不拘一格。(清迈吉纳斯特拉国际音乐节 提供)

台湾音乐家夺冠  颁奖典礼上光芒四射

尽管比赛有著不少业余选手参加,首届获奖者却是专业人士。二○一六年首届音乐节比赛大奖获得者是位地道的小提琴专业才俊——台湾小提琴好手蔡雨频。蔡雨频住于桃园,之前就读武陵高中音乐班,这次是她参与国际大赛的初体验。

因老国王逝世推迟一年的颁奖典礼,于二○一七年十月十八日晚在与莲花酒店相连的噶德剧院举行,音乐会在国王创作的国歌(柴普鲁克配器)中开始,全体起立奏国歌。一千四百席的噶德剧院是清迈主要演出场所,一层大堂座无虚席。蔡雨频从赞助方手中接过奖杯、奖状和鲜花,随后在柴普鲁克指挥清迈爱乐乐团伴奏下献上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再慷慨加演一曲巴赫,老练的琴声更加衬托出稚嫩的脸庞。我这才想到前几日在酒店早餐时注意过她,以为穿著近似款式黑白相间连衣裙的女生是她的姊妹,后来才知是她妈妈,原来两人以母女装亮相。

蔡雨频是当晚唯一上台献艺的比赛优胜者,自然吸足目光,成为全场焦点。后台满满都是向她道贺的人群,音乐会后她便被请去参加赞助商私密派对,连爸爸妈妈都未能获邀前往,陪伴在女儿身边。不过年轻的蔡雨频经过比赛历练,相信又成长一步,她迟早要离开父母羽翼,闯荡天涯。

不过同样让我高兴的是,去泰国清迈,除了纪念邓丽君和参加天灯节,又多了一个难以抗拒的理由:聆听来自五湖四海的音乐好手,和他们共进早餐,说不定有的还能成为朋友呢!

 

文字|唐若甫 中国独立乐评人、Musical America专栏作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