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瑗 欢迎大家走进来 也要走到世界交朋友 |
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邱瑗
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邱瑗(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艺号人物 People 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

邱瑗 欢迎大家走进来 也要走到世界交朋友

卸下历时十二年的「国家交响乐团执行长」头衔,邱瑗在今年六月一日正式接任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一职,从管理一个乐团到管理一座歌剧院,她将带来什么新思维?将带给歌剧院怎样的新面貌?上任一个多月,邱瑗以其丰富的行政经验,从提升效益入手,她表示,期待未来歌剧院的演出都与「音乐元素」相关,计划要建构音乐剧制作平台;而她也想著力让更多人进入歌剧院,并带著歌剧院走出去跟世界做朋友!

文字|李秋玫
摄影|颜涵正
第308期 / 2018年08月号

卸下历时十二年的「国家交响乐团执行长」头衔,邱瑗在今年六月一日正式接任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一职,从管理一个乐团到管理一座歌剧院,她将带来什么新思维?将带给歌剧院怎样的新面貌?上任一个多月,邱瑗以其丰富的行政经验,从提升效益入手,她表示,期待未来歌剧院的演出都与「音乐元素」相关,计划要建构音乐剧制作平台;而她也想著力让更多人进入歌剧院,并带著歌剧院走出去跟世界做朋友!

许久未见,看到邱瑗迎面而来,即使出发前早已念了许多遍「总监、总监」,却还是对著她的笑容挥手叫了「执行长」!声音一出才发现不对,她笑著说这是最近许多人共有的错误。毕竟这个头衔被叫了十二年,大家一时也改不过来。但她自己不也是如此,明明在就职典礼中跟来宾致词「容我最后一次说NSO」,还老是把NTT(台中国家歌剧院简称)讲成NSO。

「带一个团队,你要用很多感情,把人带在身边,一起去旅行、连喜怒哀乐都要在一起……」如今从掌管一个团队到掌管一个场馆,最大的差别,对她来说就在于「管理的方式」。以往的办公室与行政人员只隔一扇玻璃门,想要找谁只要抬头一望就看得到,推门出去面对的每个办公桌都是「平」的,每一个人都能直接沟通询问。但到了台中之后,自己的办公室独立不说,其他的办公室也分布在场馆各地。因为最常见的只有一级主管,让她第一个月仿佛只有带领八个人。到了第三周之后,她忍不住越过阶级围墙往下找组长、再往下找第一线人员。于是从八个人、十二个人到慢慢累积。上班前刻意停下来与保全聊天,连整理花园与清洁的「美护团队」都捉弄他们说:「不认识总监,你糟糕了!」邱瑗得意地说:「同仁不敢找我,我就主动找他们。所以我现在采取的是『移动式管理』。」每周认识几个人,跟他们深谈、了解他们的工作,期许半年后,可以叫得出歌剧院同仁一百八十个人的名字,还有两百多个点志工!

改变,需要时间,称谓如此,一个场馆也是如此。

想起多次乐团出国巡演,乐器车在场外受阻,她便亲自推著乐器箱指挥动线迅速就位;搭水上巴士靠岸难下码头,她二话不说扛起团员一箱一箱行李,接力上岸。也许「移动」早在她的习惯当中,因为哪里需要,她就一定出现在哪里,不管是以往的NSO,还是未来的NTT。

Q:知道您从就职前便开始做准备工作,甚至在大家尚未认识您之前亲身至歌剧院暗中视察。请问其中是否有什么趣事或观察影响您的工作方针,或者政策决定?

A董事长在提名之前,曾要我先写一个营运计划,那时我几乎没有头绪,因为我过去在NTT是以「使用者」的角度去看它,所以我会有许多的不满与不解,质疑为什么这么不友善?但就职之后,从「管理者」的角度去看时,我慢慢就有了解答。我从主管会议中了解订定管理规则的背景原因,也跟大家分享我从使用者角度的思考,很快的同仁们不论在第一线的面对面表达方式或工作规则的制订都有了转变,从前台到后台的管理都能从使用者的角度替对方(演出团队或观众)思考。我觉得当观念转变后,同仁就可以自己调校,让我感到欣慰。

当时提给董事长的营运计划中,第一个就是要让大厅回到场馆应有的环境,不能充满噪音。NTT是一个声音的涵洞,声音很容易在里面乱窜,每一个人只要加大一点分贝就不得了。所以我想要「净音」,先要从我们自己开始。首先我发现催场广播从十分钟、五分钟到三分钟前都有。想想看,进来的观众如果不是在等人等票,为什么不赶快入场?再者,没有人会安静听广播的,广播一来,不是观众讲话更大声就是自动「关掉耳朵」。所以上任两个礼拜后,催场的广播就取消了。那怎么催场?其实只要开演前三分钟敲三角铁在前台区走一圈就够,至于广播,则对厕所里就行。我想我们应该是全台湾第一个不用广播催场的。当观众慢慢地习惯我们的用意后,大厅也该会慢慢静下来。

另外,闭馆时间是晚上十点,遇到买东西三心二意的,慢慢从远处局部暗灯暗示观众。遇到演出才刚结束心中充满感动的观众,也别急著催场,播一段布拉姆斯的《摇篮曲》、贝多芬或德布西的《月光曲》,我们用艺术性的方式来提醒。

在大厅,我们有一个「假日随想曲」的免费音乐会,摆了很多椅子给观众自由入席。但对音乐家来讲,有人前后走动很干扰,说话的回声又可能影响音乐家的演奏。所以我决定在排定的场次演完之后,将免费音乐会搬到小剧场演出,即使是免费的音乐会也要让大家到剧场里聆听。这样一来进来看演出的人都能够把心沉下来,一楼大厅又更安静了。所以最近想的都是如何将人导引离开大厅进入观众席!

邱瑗说:「未来代表NTT参加国际会议,我也希望也能成为可以发声的成员,让大家知道台湾的台中国家歌剧院,是有能力与世界各重要剧场发展共治能(颜涵正 摄)

Q:您的专业在音乐,对于歌剧院在音乐、声响上的安排是否有什么计划?

A台中国家歌剧院的三个剧场里,中剧场和大剧场都有乐池,是全台独一无二的,所以它命中注定要作跟「音乐元素」有关的剧场制作,当然我不会只做音乐节目!我希望在我的制作理念中,音乐是存在的必要元素,不然就可惜了中剧场与大剧场的设计理念了。

虽然在乐池内演奏的音响不错,但是对舞台上纯音乐的演出偏乾,因此接下来会找剧院空档来作音响测试。之前曾经做过全部与半套反响板的测试,现在计划做使用三分之一套反响板的测试,希望找出适合各种编制的不同反响板规格。此外,也想研究在大剧院观众席内设置「反响板云」的可能性。

另外,我希望能让NTT的各种空间,从剧场、回廊到凸凸厅,都能被活用,用建筑物本身的设计与装置去创造另一种声音的展演。所以在表演形式已经没有界线的现代,我期待让观众感受剧场魅力毫无门槛。

Q:您认为台中国家歌剧院未来将在市民的生活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与其他邻近场馆是否有什么合作的计划?

A台中的优势在地理位置上刚好是台湾的中心点,而台中国家歌剧院不只是歌剧院也是一个观光景点,一定可以利用这个优势让更多人认识剧场进而喜欢剧场。

人们很容易进到一楼「观光」,但之后如何能把人群带上二楼、走进剧场、爱上表演艺术,而台中国家歌剧院又是如何「迎接」进馆的人,这是我所思考的。

歌剧院同仁下了许多功夫,让开馆以来参加导览的人非常的多,除了建筑主题,「剧场解密」导览,还有「户外植物」主题导览以及许多「手作活动」,让大家一而再地来访;除了国台语,还有英日韩语的语音机自助导览,让大家在场馆里随性游走。

未来要更深耕努力的是增加购票人次,不论票价是高或低,只要购票就代表他与歌剧院的关系更进一步。我希望未来入馆的人能与歌剧院关系愈来愈密切——借由各种低门槛的活动、讲座、展览,增加与歌剧院的互动。此外,我也希望未来歌剧院制作的小型节目可以送到中、彰、投、苗的中部各文化中心去演出,由歌剧院负责制作费,各地文化中心只要负担加演费,就能让优秀的演出者有更多展演的机会,也分摊地方的制作压力。

Q:以歌剧院的角度出发,对于艺术家与艺术作品是否有什么培育的想法?

A歌剧院的驻馆艺术家不会只限于表演艺术类的对象,将开放给童书/文学/剧本等各种创作者、甚至雕塑家、摄影师……可以以歌剧院、甚至台中作为创作发想。

我有一个音乐剧创作平台计划正在发酵中,希望参考百老汇音乐剧业界的做法,透过剧本创意征件或邀请,将歌词作家与作曲者配对,从创作一开始就是“Team Work”,让艺术家们一起研发、创意,从单曲、试唱、到试演,再组织一个包括观众、剧场界、媒体、企业投资者等人组成的委员会,选出有发产潜力的作品,再发展成为大型制作,虽然花多一点时间耕耘,这样才能有好的、有市场性的作品。当然,「音乐剧」只是一个暂用名词,重点在于创造一个音乐剧场作品的创作平台。

此外,剧场人才培育是我们正准备「大做的事」,例如九月我们有个中阶剧场人员实作的研习。借用天作之合剧团《天堂边缘》的作品,让研习营中优秀的学员有机会参与装台、调灯、操作自动控制系统等,完成一部演出执行,这是一般实习课程比较难亲手接触到的。这「实习制作」将开放给歌剧院同仁、剧场保全、清洁、园艺人员等跟他们的家人,让他们的家人也了解歌剧院是什么样的剧场工作。从这里我将扩大剧场人才培育:办一个「NTT学苑」。中部地区没有剧场相关科系,严重缺乏剧场技术及艺术行政人员,我希望理论与实习并进,未来若有开缺,这些结业的学员能优先成为正式员工。希望借这些机会,为中部场馆与表团培养更多的人才参与第一线的工作。

Q:在就职典礼上,您说要让世界看到台中,那您怎么让台中跟世界接轨?

A「让台中跟世界接轨」就是我们要走出去跟世界做朋友!很多时候我要很感谢在NSO 的十二年,NSO是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努力才走出去。不是只有参加国际会议,而是要在这些国际会议上「发声」,从参与者逐渐变成组织核心成员,这些经验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未来代表NTT参加国际会议,我也希望也能成为可以发声的成员,让大家知道台湾的台中国家歌剧院,是有能力与世界各重要剧场发展共治能力的场馆。在前任王文仪总监的努力之下,我们已经有几个共制节目在进行中。

场馆做国际行销不如团队容易,团队以自己的制作吸引国际媒体;而场馆的国际行销则需要一些转化过程,除了邀请国际知名表团来NTT演出、或是NTT参与国际共制,更深化的是借由驻馆艺术家与国际场馆交流、或邀请国际艺术家来NTT驻馆,双方异地进行工作坊、论坛,深度地与在地文化连结,可以台中国家歌剧院的特殊性或“Taiwan Inspiration”进行创作,逐渐强化我们在国际表艺场馆平台的能见度!

Q:最后,您对歌剧院有什么期许吗?

A我在行政法人的体制下很久,过去的经验让我在这个工作上手很快,所以可以很快地在歌剧院各部门分工上做一点微调强化工作效益。我期许在半年后能让外界体会到歌剧院的改变。更期待明年透过硬体的优化、整体服务形象的提升,让大家看到一个不一样的NTT。

 

采访|黎家齐、李秋玫
文字|李秋玫
纪录整理|洪珮僖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现任台中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曾任国家交响乐团执行长、纸风车文教基金会企划总监,于国立中正文化中心(今国家两厅院)期间担任企划组音乐组长、演出组舞台监督。
  • 首位来自台湾的亚太地区交响乐团峰会(Association of Asia Pacific Region Orchestras)会员及该会理事、亚洲五大乐团峰会发起人之一、亚洲文化促进会理事及副主席之一。
  • 曾担任教师、导演、主持人、剧本创作/改编者,并撰写专书多本。
  • 东吴大学音乐学系学士、美国伊利诺大学戏剧硕士、美国北伊利诺大学音乐硕士、纽约市立大学戏剧理论研习博士肄业。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