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瑞斯.修尔 重温莎士比亚时代的美丽与哀愁 |
德国假声男高音安德瑞斯.修尔
德国假声男高音安德瑞斯.修尔(联合数位文创 提供)
艺号人物 People 德国假声男高音

安德瑞斯.修尔 重温莎士比亚时代的美丽与哀愁

斯文帅气的外型,悠扬温润的嗓音,德国假声男高音安德瑞斯.修尔的演出让许多古乐迷心醉不已。将于六月中与有廿五年默契的搭档——鲁特琴琴演奏家卡拉马佐夫访台,修尔将带来五百年前文艺复兴时期的英国艺术歌曲与民谣,淡淡的英式忧郁,将让乐迷有不一样的古乐体验。时间是让生命酝酿醇香的重要因素,艺术亦然,在修尔的心中,音乐或者艺术,拥有一种升华人心的力量,他期待藉著音乐,让人能省思在自己的人生中投资「时间」的重要性,以蜕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

文字|邱秀颖
第306期 / 2018年06月号

斯文帅气的外型,悠扬温润的嗓音,德国假声男高音安德瑞斯.修尔的演出让许多古乐迷心醉不已。将于六月中与有廿五年默契的搭档——鲁特琴琴演奏家卡拉马佐夫访台,修尔将带来五百年前文艺复兴时期的英国艺术歌曲与民谣,淡淡的英式忧郁,将让乐迷有不一样的古乐体验。时间是让生命酝酿醇香的重要因素,艺术亦然,在修尔的心中,音乐或者艺术,拥有一种升华人心的力量,他期待藉著音乐,让人能省思在自己的人生中投资「时间」的重要性,以蜕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

来自天堂的歌声 第一假声男高音 修尔

6/18  19:30  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77373988转2

立夏后的闷湿,引人焦躁,就像那响了许久都无人接听的电话,令人惴惴不安。经过越洋的几番辗转确认,终于接通了在德国的修尔(Andreas Scholl),电话那头却颇令人意外,他的声音并非如演唱时那般悠扬高亢,反而是低沉浑厚充满磁性,这便是叱咤当今乐坛的假声男高音的日常说话声?!「真是抱歉,我刚刚在练唱,所以把电话铃声转小了,以至于没注意到您的好几通来电!」修尔说,以一种典型德式的温文有礼。顿时,也消解了早前的不安与焦虑。

其实,早在法国的贾洛斯基(Philippe Jaroussky)崛起前,修尔就已经红遍欧美乐坛,他斯文帅气的外型,悠扬温润的嗓音,让许多观众心醉不已;他的演唱与录音,特别是韩德尔的作品,更是令古乐迷趋之若鹜。专长文艺复兴及巴洛克时期声乐曲的他,在电话那头侃侃而谈早期音乐的魅力,修尔指出:「文艺复兴时期的美学是『先文字,再音乐』(prima le parole, poi la musica),音乐实质上反映并传递著诗文与戏剧的内容。也就是说,歌者在演唱时,并非在追求音色上或声响上纯粹的美,而在于每个音是否有描摹传递出对应文字的语意与感情,比如当我演唱『恨』字,在发声咬字上、在音色上,我都要传递给观众有恨的感觉!」但是,即便如此,修尔也强调演唱音乐时不应刻意将之戏剧化,相反地,应尽可能保持自然。他坚信「艺术不应该听起来像艺术,而应贴近人生,流露自然!」

歌手与鲁特琴的二重之夜

在访谈中,修尔提到他最喜欢的作曲家是韩德尔与巴赫,这实在引人悬念,因为这次首度来台的演出曲目中,几乎见不到大家耳熟能详的韩德尔或巴赫名曲,对此,修尔笑道:「有,我有准备一首韩德尔,将与我的鲁特琴伙伴一起演出;但巴赫并没有写给歌者和鲁特琴的作品,我若要演唱巴赫,恐怕得要带一个乐团来才行了。」

话题转到了这次的鲁特琴伙伴卡拉马佐夫(Edin Karamazov),修尔忍不住盛赞:「卡拉马佐夫是鲁特琴方面的奇才!对我而言,身为一个艺术家,最开心的就是棋逢对手,当你知道,你的伙伴在他的专业上是个中翘楚,甚至可能还比你在自己的专业上更强,你就会鞭策自己,要端出更好的品质,展现出自己最好的状态!这样两人的合作便会相得益彰。」修尔和卡拉马佐夫在学生时代就认识,并经常一起演出,两人超过廿五年的情谊,早已培养出舞台上绝佳的默契,这并非随意的他人所能取代!修尔确定,若和卡拉马佐夫一起登台演出,一定能呈现出最好的品质,这也是为什么他力邀卡拉马佐夫连袂来台的原因。与其说,这场音乐会是一个独唱之夜,不如说,这是一个二重奏(唱)之夜。在电话那头,修尔不只一次地强调:「卡拉马佐夫并非是我的伴奏,而是我的音乐伙伴!」

在曲目表上,也如实地反映出这一点,修尔指出:「道兰 (John Dowland,1563-1626)是文艺复兴时期整个欧洲最具影响力的作曲家,在同一时期的德国,还没有几位可与之匹敌者。」道兰除了声乐曲外,也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鲁特琴曲,所以修尔特别选择道兰的作品作为他首度来台的演出曲目,除了想与大家分享英国文艺复兴时期音乐之美外,亦让卡拉马佐夫得以展现他的琴技,再则可以让观众感受他和卡拉马佐夫之间的无上默契。修尔说:「道兰是复音音乐创作的能手,鲁特琴的角色并非是歌者的和声伴奏,相反地,歌者只负责一个声部,鲁特琴却要负责三个声部,而且四个声部皆同等重要,所以对鲁特琴的技巧要求和考验是很大的,这绝对不是我的个人演唱会,而是我和卡拉马佐夫共同合作完成的二重奏!」

流浪的异乡人

这次音乐会有个带点哀愁的浪漫名称——「流浪的异乡人」,关于此,修尔也做出了解释:「这应是主办单位的发想,事实上这是一首歌的标题,不过也相当符合我这次的曲目安排。在这次的曲目中,我也铺陈了流浪——从古艺术歌曲到民谣的流浪。」在多年的演唱经验中,修尔发现艺术歌曲和民谣有著本质上的不同:民谣不论在音乐还是歌词上,总是很快便能深入人心引起共鸣;艺术歌曲,却需要仰赖学者的分析与解释,听众才比较能够进入诗与歌的情境,进而品味与欣赏。换言之,民谣歌词对于听众的影响力其实远在艺术歌曲诗文之上,这是一个颇堪玩味的现象。

从这次整场英国歌谣的曲目安排上,不难看出修尔对于英国歌曲的情有独钟。他说文艺复兴时期那股独特的英式忧郁,著实令他著迷。而身为德国人,他也有些遗憾,在同个时期的德国并未留下许多在质与量上可与英国匹敌的民谣;再则,是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对德国民谣的滥用与泛政治化,导致德国民谣不再单纯,相当可惜。事实上,在修尔的世界巡回演出中,英国歌曲占据他演出曲目的极大重量,虽然他说,英语是他在母语以外最流利的语言,但,或许对于曾在瑞士求学并居住了廿年的他,「流浪的异乡人」也是他心灵深处的写照吧。

修尔说:「文化对我们是如此的重要,然而却太少人真心对它感兴趣。如何让文化走进人心,是所有艺术工作者的共同责任。」(© James McMillan/Decca 联合数位文创 提供)

乐事.浮生

很难想像,像修尔这样一位专长演唱文艺复兴与巴洛克时期作品的古乐专家,竟然也爱玩电子音乐与POP,他甚至组过团,拥有自己的录音室,也出过一些流行音乐专辑。这就仿佛穿著礼服戴著假发的莎士比亚,瞬间穿越时空来到现代玩3C产品一样,画面因著极大的反差而显得有些逗趣。这不禁令人心生好奇,在修尔的心目中,所谓的「音乐」究竟是什么?在电话的那头,他沉思片刻,缓缓道来:「我是一个歌手,但到了一定的程度,音乐就不再只是一种职业,而是我这个人的体现。音乐反映了我的价值观和我的人格特质。我生活在音乐里,我的生命因为音乐而更加丰富充实!」

在修尔的心中,音乐或者艺术,拥有一种升华人心的力量,他希望每位观众来听音乐会后,都能与艺术产生交流,进而衍生出自身的一些变化:可能是一天的忙碌与压力获得了舒缓;也可能因某段音乐触碰到内心,而感动不已;又或者在一场演出中获得了一些新的灵感与启发……正是这些小小的变化,抑或者升华,见证了音乐的美好与存在。

修尔说:「文化对我们是如此的重要,然而却太少人真心对它感兴趣。如何让文化走进人心,是所有艺术工作者的共同责任,不论你是音乐家、画家、雕塑家、导演或电影制作人。」言谈之中,不经意便流露出他对艺术与文化所怀抱的远大理想。诚然,所有的艺术工作者或文化人,都尝试透过艺术与人群进行沟通和交流,进而产生化学变化。在修尔眼中,所有的艺术都期望带来改变——让每个人蜕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艺术与文化可以让人与人之间进行对话,学会融入群体与人相处、学会仔细聆听与观察、让自己凡事不要过于主观而拥有宽广的心、在对一件事或一个人下定论前,能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去正确认识它╱他。现今是速食的世代,凡事贪快,让人无法好好去享受「时间」的淘洗所慢慢孕育出来的过程变化。修尔说:「现在的青少年,总是期望有一点点小小的成果就能获得别人的赞赏,可惜,音乐却是一个需要经过漫长时间练习与累积,才能看到成就的事物,它并不像电视节目,你只要有一点小小的才能,长得还不赖,就有机会一夕成名,变成超级巨星,所以今天愈来愈少人肯花时间来苦练音乐,或者花时间好好地读一本书,取而代之的是打开电脑按下一个键,然后就能进入 Facebook 去浏览并理解人生。」修尔认为,这样让人错过许多生命的美好,也让人只活在虚浮的表象世界。所以,作为一个音乐人,他觉得自己责无旁贷,他总是努力借由音乐为这个世界注入一些正向的力量,希望能带给他的观众一些不同的省思,让大家能重新正视——在自己的人生中投资「时间」的重要性。因为每个人心灵的蜕变、内在的自我成长,都是透过文化而来的。唯有给自己足够的时间,比如好好地细读一本书,然后去深思玩味其中的细节,而非永远从事物的表面来观察世界,这样才能不断地成长、才能不断地进步。

如何欣赏五百年前的歌曲

对台湾观众而言,相较于比较耳熟能详的古典时期交响曲、浪漫时期艺术歌曲,修尔这次带来的文艺复兴时期歌曲则显得相对陌生。虽说道兰是当时在欧洲最具影响力的一号人物,但许多观众,恐怕从未听过这位英国作曲家的大名,这里特别请修尔提供观众一些聆赏的小撇步。原以为他会认为这样的提问不太上道,不料电话那头却传来洋溢的热情,几乎可以让人想见他说话时眼睛发亮的样子。修尔说:「其实,这些旋律相当平易近人,在我过去的经验中,即便观众从来没听过道兰的作品,但音乐会结束后,大家总是能对其中一两首曲调琅琅上口,所以,不需要有太大的负担,就单纯地来到音乐会中放松地享受即可。」修尔特别提到,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歌曲特色是,歌词往往吐露出一种淡淡的忧郁与哀愁。如果想要深入感受其中的况味,不妨事先阅读节目册上的歌词中译,就比较能快速进入歌曲的情境。同时也不妨仔细地观察歌者在演唱时的肢体语言,因为在歌唱中,歌者本就会将自己投入歌词的情境里,所唱出来的音色、所展现的肢体语言,在在都传达著歌词中的喜怒哀乐爱恶欲,所以,观察歌者的动作与表情也不失为一个帮助聆赏的好方法。

在一种愉快的艺术交流氛围中,结束了这次的访谈,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分钟,但挂上电话的那一刻,却令人异常感动。就像修尔说的,他仿佛就是一本值得花时间去细读的好书,读完后,会发现自己的心灵深处产生了小小的变化——有些感动,有些收获,仿佛内心的某个柔软处被轻轻触碰,悄悄地发芽了,长出一个令人期待的、更好的自己。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出生于德国莱茵高地区(Rheingau)的一个音乐家庭,7岁时进入创立于1333年的吉德里希合唱团(Kiedricher Chorbuben)接受演唱训练。

◎ 师承古乐大师Richard Levitt 与Rene Jacobs。

◎ 曾获留声机大奖(巴洛克声乐类)、古典回声大奖/年度新秀奖、欧洲文化大奖(最佳独唱家奖)及德国莱茵高音乐奖(莱茵高音乐节)。

◎ 曾任教于瑞士巴赛尔古乐学院(声乐)多年,并于新英格兰音乐院、耶鲁大学、南加大开授大师班。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