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小提琴家杭诺.卡普松 开放心胸 累积无限实力 |
法国小提琴家杭诺.卡普松
法国小提琴家杭诺.卡普松(Simon fowler 摄 爱乐电台 提供)
艺号人物 People

法国小提琴家杭诺.卡普松 开放心胸 累积无限实力

是早慧音乐天才,也是当代最活跃的中生代小提琴家之一,杭诺.卡普松不仅常以独奏、协奏身分现身舞台,更长年积极投入室内乐演出,合作对象遍及乐坛老中青三代,之所以和谁都能合作得很好,正因为他有一颗开放、谦逊、包容的心,他说:「无论和谁共事、对谁演出,年幼、年老、音乐圈内圈外的人都好,只要开始演奏,对方就会有不同的反应,这些经验都可以让自己更好。」

文字|吴毓庭、Simon fowler
第310期 / 2018年10月号

是早慧音乐天才,也是当代最活跃的中生代小提琴家之一,杭诺.卡普松不仅常以独奏、协奏身分现身舞台,更长年积极投入室内乐演出,合作对象遍及乐坛老中青三代,之所以和谁都能合作得很好,正因为他有一颗开放、谦逊、包容的心,他说:「无论和谁共事、对谁演出,年幼、年老、音乐圈内圈外的人都好,只要开始演奏,对方就会有不同的反应,这些经验都可以让自己更好。」

杭诺.卡普松与萨尔兹堡室内乐团经典之夜

10/23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87683399

十四岁就进入国立巴黎高等音乐院,十七岁获小提琴第一奖毕业,十八岁创办自己的音乐节,该节在未来十年内,包括阿格丽希、寇瓦谢维契与拉贝克姐妹等一流音乐家皆是参演嘉宾,廿一岁时受指挥巨擘阿巴多邀请担任马勒青年交响乐团(GMJO)首席,出色的表现,旋即引来各大乐团争相邀演……现年四十二岁的小提琴家卡普松(Renaud Capuçon)是当代最活跃的中生代小提琴家之一,他不仅常以独奏、协奏身分现身舞台,更长年积极投入室内乐演出,合作对象遍及乐坛老中青三代,有评论如此形容:卡普松和谁都能合作得很好,这并不是说他像变色龙一样弃守了自己的个性,而是因为他既能领导,又懂得聆听与回应。

今年十月,他将与萨尔兹堡室内乐团(Camerata Salzburg)来台演出三首莫札特协奏曲,没有指挥,完全靠他领奏,能够肩负这项既要突出自己又要统合全体的工作,对卡普松而言,固然奠基他的音乐实力,但追根究柢,更可说是源于他有著一颗谦逊、开放的心。

共奏的美好

卡普松一九七六年生于法国东部的古城香贝里(Chambéry),虽非出身音乐世家,但从小就对音乐特别敏感。每当假期来临,父母带他去度假村滑雪,玩雪之余,他最期待的就是去参加滑雪场举办的免费音乐会,后来,妈妈带他去上听觉训练课,老师看他对音感、节奏的反应极好,便建议卡普松的妈妈让他尝试拉奏小提琴。于是从四岁起,卡普松便展开了与小提琴「相恋」的日子,当时他参加的类似铃木教学系统的大班课程,卡普松后来回忆道,大概就是当时和大家一起演奏的愉快经验,奠定了他对室内乐的爱。

八岁时,他开始与蕾诺兹女士(Veda Reynolds)女士学琴,蕾诺兹来自美国,过去曾是费城管弦乐团团员,亦为寇蒂斯音乐院老师,少年卡普松在她的调教下累积了扎实基础,也学到了老师面对音乐时「开放」的态度。「面对一首新的奏鸣曲或协奏曲,蕾诺兹女士常常会给我两种不同的指法,然后让我尝试找到最适合我的,她从来不会强加某一种方式在我身上。」卡普松后来考进巴黎高等音乐院,受教于当代法比学派传人普雷(Gérard Poulet),毕业后又赴柏林艺大与前柏林爱乐首席布兰迪斯(Thomas Brandis,奥裔小提琴家Max Rostal的学生)学习。这位法国出生、在法国最高学府接受训练的小提琴家,因此认为自己不全然是法式风格,「我是这些老师们的融合,然后比较接近中欧的音色。」

除了学校里的学习,卡普松在校外很幸运地和廿世纪另一位小提琴大师伊萨克.史坦(Isaac Stern)有不浅的交集。「十九岁时,我在韦尔比尔(Verbier)和他(史坦)上了大约六、七堂课。在最初三分钟内,他就把我当时所有的问题找出来了,包括过于紧绷的抖音、右手臂有更好的运用方式等(右手臂的运用是卡普松演奏时特别著重之事,他认为这是制造出个人音色的关键)。」卡普松还请史坦帮他写推荐信,因为他正在寻找一把合适的琴与赞助者,史坦慷慨应允,并在信上告诉赞助者,这位年轻音乐家绝对值得拥有如此待遇。两人更奇妙的缘分是在十年之后,卡普松遇见了他打心底认定的灵魂伴侣——目前所使用、由知名制琴师耶稣.瓜奈里(Guarneri del Gesù)制作的“Panette”,而这把琴正是史坦使用过近五十年的琴,「我获得的时候,史坦已经过世了,他并不知道最后这把琴会来到我的手上。我想人生有时就是会有这样的幸运发生。」

开始演出就是开始进步

卡普松的演奏事业可谓开展得平步青云,但他也不急不躁,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经营一切,「我不希望自己只是红个两、三年的乐坛明星,我希望成为一辈子都与音乐为伍的音乐家。」他在选择灌录唱片时,便体现出了这样的心思,像是二○○六年发行的布拉姆斯双协奏曲,他和大提琴家弟弟葛替耶(Gautier Capuçon)是在一同公开演奏超过了一百次之后,才觉得可以尝试为之。而对于曲目之拓展,卡普松也积极面对,艰深的贝尔格小提琴协奏曲、鲜少被演出的康果尔德协奏曲,乃至委托创作黎姆(Wolfgang Rihm)等人的协奏曲,都是他近年的拿手曲目。

卡普松给自己的期许就是「今天都比昨天好一点」,当他向年轻学子分享自己是如何达到这个目标时,道出的是这样一种循环方法:不断学习、教学、接受新知、分享所学。

学习、接受与分享似乎不令人意外,令人比较好奇的,可能是他将「教学」也纳入其中。事实上,这一位当红炸子鸡投注在教学上的时间并不算少,他在二○一四年加入了洛桑音乐院的教授行列,二○一七年又成立洛桑独奏家室内乐团(the Lausanne Soloists),网罗该校优秀的毕业生与在学生,让他们持续精进所学。卡普松也时常开设大师班指导年轻学子,甚至与他们一起演奏。「我在指导他们时,我就有机会从另外的角度去看作品,而不会局限在小提琴声部。」而与年轻音乐家一起演奏,卡普松觉得「因为要不断讨论音乐内容,使我能够一直记得音乐本身才是最重要的事,而不会迷失在独奏家拥有的名利、光环中。」他也补充道,「其实无论和谁共事、对谁演出,年幼、年老、音乐圈内圈外的人都好,只要开始演奏,对方就会有不同的反应,这些经验都可以让自己更好。」

他曾问阿巴多为什么每年暑假都喜欢和年轻人共事,阿巴多说,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卡普松并未听听而已,他很早就体会到和年轻人合作是演奏生活不可或缺的维他命。从二○一六年起,他就邀请小自己十六岁的钢琴新星周善祥(Kit Armstrong)一同实现莫札特奏鸣曲计划,此系列音乐会至今仍在持续中,更早先他也邀请过当时刚出道不久的钢琴家卡蒂雅(Katia Buniatishvili)合作灌录小提琴经典奏鸣曲。这些合作与其说是提拔,卡普松更看重不同年纪的心灵碰撞,能够激发出什么样的闪光。

享受生命的变化

聆听卡普松,令人留心的往往并非是其技巧如何高超、情感如何慑人,而是他兼容优雅、活泼与深沉等不同特质于一身的风格。可能就是这样的风格,让他演奏的莫札特在近年愈来愈有自成一家言的风范,「莫札特很复杂,但又要很自然地表现出来,就像水流一般。」

卡普松的人生观一如他的音乐,包容、开放、享受生命的变化。像是他面对最深爱的提琴,他会觉得:即使我买下了这把琴,它也不会永远是我的,它未来会到某个人的手中,有另外的声音和生命,一如史坦的琴在他手上也有新的色彩。

二○○八年他在一场宴会上结识了比他大十岁的知名政治记者费拉莉(Laurence Ferrari),两人在隔年结婚,现育有一子。虽然彼此事业迥异,但卡普松说,费拉莉会弹钢琴,两人可以一起欣赏音乐,而更重要的是她让他理解到:「过去,我与许多音乐家都太在意自己和音乐了,总以为世界绕著我们转,但事实当然并非如此。(笑)」

从天才少年到乐坛中坚,从热情教师到暖心人夫,卡普松始终保持弹性,洞察同行伙伴心思以完美结果,显然这是他能自在转换独奏、合奏角色的原因,也是他的诠释总能兼顾大局与细腻的理由。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1976年生于法国香贝里,21岁获阿巴多邀请担纲马勒青年交响乐团首席。
  • 2005年获法国胜利古典音乐桂冠大奖(Victoires de la musique classique)年度最佳独奏家奖。
  • 2011年先获得法国国家功勋奖章骑士勋位,2016年再获得法国荣誉军团勋章骑士勋位。
  • 自20岁起便活跃于欧美舞台,合作过的乐团包括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伦敦爱乐等世界顶尖乐团,合作过的指挥包括阿巴多、布列兹、葛济夫、巴伦波英等一代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