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秀年 娘子永远不诉苦 |
许秀年
许秀年(许斌 摄)
艺号人物 People 歌仔戏资深旦角

许秀年 娘子永远不诉苦

从五岁开始上台,迄今已在歌仔戏表演上耕耘了一甲子,「永远的娘子」许秀年的成绩有目共睹,今年获得传艺金曲奖戏曲类特别奖也绝对实至名归。六十年的表演岁月,许秀年总是兢兢业业,持续精进,不畏接受挑战;现在思考的是如何将一身功力传给下一代。但看似顺遂的表演生涯,没说的是没有童年的过往与扛起戏团招牌的压力,还有各样的身体病痛,即使如此,她也从不诉苦,「可能是受妈妈身教影响,她不诉苦,我也不诉苦。」

文字|陈淑英
摄影|许斌
第308期 / 2018年08月号

从五岁开始上台,迄今已在歌仔戏表演上耕耘了一甲子,「永远的娘子」许秀年的成绩有目共睹,今年获得传艺金曲奖戏曲类特别奖也绝对实至名归。六十年的表演岁月,许秀年总是兢兢业业,持续精进,不畏接受挑战;现在思考的是如何将一身功力传给下一代。但看似顺遂的表演生涯,没说的是没有童年的过往与扛起戏团招牌的压力,还有各样的身体病痛,即使如此,她也从不诉苦,「可能是受妈妈身教影响,她不诉苦,我也不诉苦。」

29届传艺金曲奖颁奖典礼

8/11  190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大表演厅

LIVE转播】年代MUCH 38 8/11  19002200

【录影重播】东森超视 33  8/18  14001600

INFO  gmafta.ncfta.gov.tw/home/zh-tw

 

唐美云歌仔戏团《夜未央》   

9/27~29  19:30

9/30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33939888

知名歌仔戏旦角许秀年,获颁今年传艺金曲奖戏曲表演类特别奖。她五岁以囝仔生出道、七岁拍电影歌仔戏,长大后与歌仔戏皇帝杨丽花搭档演电视歌仔戏,成为观众心中「永远的娘子」。近廿年来她与歌仔戏小生唐美云合作,于现代剧场公演迄今。是许秀年让戏迷赞叹,原来囝仔可以搬戏;是许秀年用娘子力量,扭转戏曲重生轻旦现象;是许秀年用她六十年功力证明,传统是创新的基石。戏曲类评审召集人钟明德推崇许秀年,「多年来兢兢业业为戏曲奋斗,值得这座奖。」

「恭喜年姊得著这个奖。」当我用台语向许秀年致意时,她很惊喜,「你会讲台语噢?足好、足赞,现在会讲台语的人愈来愈少,我足烦恼。」她说:「台语很美很好听,简单一个字就有很多含义,例如国语讲『是』,台语可以说『对啊』『嘿』『著啦』,能用台语做戏,我觉得很荣幸,会一世人做下去。」

五岁登戏台、七岁演电影  戏龄长达一甲子

许秀年今年六十五岁,自幼以「拱乐社歌剧团」为家。拱乐社,曾经是台湾光复后最具规模、家喻户晓的歌仔戏剧团。她因为阿嬷和妈妈都在戏班工作,生下来四十天,就被大人抱到班里养著。「团里的大姊姊看我长得可爱,会帮我打扮、教我唱歌跳舞。」许秀年回忆往事,至今难忘三岁那年,「我被拉上台在歌仔戏正戏开演前卅分钟,跳原住民舞蹈。」

不知道是不是许秀年的名字里有个「秀」字,小小身躯站在偌大舞台,竟然一点也不怯场,好像注定她就是要在这个歌仔戏台,秀自己与生俱来的表演才华。当时戏棚下的大人看到一个三岁囝仔在戏台上跳舞,觉得很新鲜,使劲地拍手、大声叫好。

许秀年五岁时,戏班公演《红楼残梦》,恰好有一场小孩子的戏,缺人手演,老板娘问她,「要不要上去演」,她小脑袋点点头,应声「好」就上去了,没想到大受欢迎。

老板看她表现好,很有观众缘,就请专人为她量身写剧本、打著她领衔主演的名号,四处巡演。许秀年还记得,「当时一天演两场,总共演六个小时,每晚演完十点多,收拾好东西差不多半暝,第二天一大早起床背剧本。」当时一场戏演三个钟头,每一出戏的剧本都很厚,小小许秀年没上学、不识字,「老板叫其他人一句句一段段念给我听,我再跟著背下来。」当时鲜少孩童挂名当主角,许秀年每次演出都很轰动,场场爆满。七岁时,她挟著高人气,登上大银幕拍起了电影歌仔戏,九岁主演的《流浪三兄妹》红遍全台湾。

许秀年十六、七岁时,因为电视娱乐流行,戏班一个个解散,她的歌仔戏事业于此时进入第三阶段:本来反串小生的她改做小旦,与杨丽花配对,在台视歌仔戏演夫妻,从此展开为人津津乐道的娘子生涯。廿七岁时,她踏出歌仔戏现代剧场化的第一步,与杨丽花在国父纪念馆演《渔娘》、四十一岁登国家戏剧院演出《双枪陆文龙》,四十五岁起与唐美云搭档,固定于现代剧场公演,廿年来已演出超过廿部大型新编歌仔戏及电视歌仔戏《菩提禅心》系列。

几十年演下来,许秀年的表演技艺有目共睹:唱腔动人、扮相婉约,全无岁月感。她从外台、内台、电影,演到电视、剧场。如钟明德老师赞许,「在每一个时代最顶尖的歌仔戏剧团,始终占有一席之地。」

许秀年年轻时的小生造型。(许秀年 提供 许斌 翻摄)

百变娘子为戏持续精进  集各种表演经验于一身

许秀年是一位声色艺俱佳的戏曲表演艺术家,她的这份成就,除了归功扎实幼功外,也缘于她从来不以丰富的资历为傲,反而以开明的态度向其他表演类型学习更多的表演方式,以求达到更好的演出效果。譬如她从小到大在拱乐社这个天团,学的是小生,但为了歌仔戏改扮小旦。

「当年杨丽花看我长得娃娃脸,一百五十一公分高,属于娇小型,建议我演小旦比较适合。」许秀年坦言,「起初做小旦,非常不适应。」为了避免身段僵硬呆板,她在家对镜子勤练旦角功法、去看黄梅调电影揣摩女主角身段,以及反复读剧本,深入了解人物个性,再将吸收到的内化成为在舞台上的表演语汇。

精益求精下,许秀年转型成功,她饰演樊梨花,就是一个直率娇媚的番婆;她唱王宝钏苦守寒窑,句句流露傻女人与夫分离十八年的悲情;她亦曾有太过入戏而影响生活的经验,「演林黛玉风儿一吹就倒,不知怎的那段时间我自己常常生病。」

许秀年演活杨丽花的「老婆」,两人扮萤幕夫妻几十年,把自己拚到「永远娘子」的地位。观众都以为这个柔弱娘子,就这样一直伴「老公」白头偕老,没想到,她再次为了歌仔戏,放下成功的娘子形象,挑战唐美云歌仔戏团给她的任何角色。

如创团新编大戏《梨园天神》取材西方音乐剧《歌剧魅影》,许秀年出饰的芙蓉,挑战传统七字仔调加西洋管弦乐,是观众心中永远没人能比的本土版「克莉丝汀」;《荣华富贵》中她饰演抛夫弃子的坏女人,坐上皇太后大位后狠心杀死亲儿子;还有《大漠胭脂》她演刁蛮的北周宇文氏公主,载歌载舞,刻下了我们对她唱念作打功夫精湛的印象。

「年姊为了戏好,在唐团尝试多种角色,以她的功底,角色对她不是问题。」唐美云表示,「剧团成立廿年了,感谢年姊及咪姊(小咪)陪著剧团南征北讨,为当代歌仔戏留下作品。说真的,若我们自私一点,可以不用管那么多歌仔戏的事,但是她们愿意放下身段与我共同做传承,我很感谢。」

曾有来自美国的戏迷,同一出戏看了四遍后告诉许秀年,「你演四场,每一场的身段都不一样。」可见她表演细腻,每一场戏的情感、每一句对白,皆反映每一个当下,不会因熟悉剧情,而陷入制式演法。虽然观众看得高兴,许秀年却认为自己还不行还不够,「每一次演完,我就开始想这里要怎么改、那里可以怎么演。」

这几年许秀年右耳耳鸣严重,虽接受治疗,但未明显好转,然而她靠著坚强意志,忍著身体不适,年年参加唐团公演。唐美云说,「年姊非常敬业,纵然身体不适,也不迟到早退。」

传承深厚戏曲功力  不诉苦劳、尽全力而为

七月份唐团应邀到马来西亚演出,许秀年没跟,就是为了遵医嘱多休息,好储备体力参加九月下旬的新戏《夜未央》,她将在剧中扮汉武帝第二任皇后卫子夫,挑战诠释其晚年绝境求生的疯狂与绝望。她说,「现在右耳还是冒杂音,幸好工作时精神都放在剧本和表演上,会忘记痛苦。」

「感谢祖师爷赏饭吃、天公伯疼惜,让我有幸成为歌仔戏的一分子,亦谢谢评审及观众给我肯定,让我有勇气做戏做甲老。」许秀年说,接下来将继续针对咬字、曲调等基本功,竭力指导年轻人学戏。「歌仔戏的唱词与念白都是使用闽南语演出,可是现代年轻人发音不标准,譬如分不清闭口音合口音,如果能帮助他们清晰咬字,知道怎么讲、怎么处理音调速度,让语意完整、对白流畅,有助于传达人物情感,会更有戏剧张力;七字调都马调是歌仔戏最常使用曲调,练好了这个,其他变调就很好学。」她再三强调,「歌仔戏是台湾土生土长的剧种,一定要传下去,我有信心歌仔戏可以回到内台高峰时期。」

最后许秀年笑著说,「我因为耳鸣,已经很少在采访时讲这么多话,今天讲最多。」许秀年谈了很多关于歌仔戏的事。但她没说因为妈妈与阿嬷在戏班负责采买煮饭,每天都很忙,她多数时间是乖乖坐在文武场旁,看大人唱戏,根本没有童年可言;她没说做囝仔时跟剧团跑遍全台巡演,她是主角,所有戏集中在她一人身上,因为工作量太大,睡不好吃不下,以致体力透支,常打针吃药的往事;她也没讲第一次跟杨丽花合作,紧张到全身发抖,那时候是现场播出,导播喊「五四三二一」,她的情绪就开始不安;她更没透露有一次在幕后等上台,无意中摸自己,发现心脏怦怦跳很快,后来诊断说是心律不整,现在吃药控制中;唐美云也说:「我们前期看不出来她耳朵不舒服,是她就医了才知道。她不会说我不舒服,你们大家来配合我,她不会这样子,她都不要影响别人。」

我忍不住问许秀年:「怎么不说这些?」她静默了一会儿,才缓缓说,「可能是受妈妈身教影响,她不诉苦,我也不诉苦。」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1953年出生于云林县麦寮乡,自幼跟随母亲在「麦寮拱乐社歌剧团」成长。

◎1958年以囝仔生出道,演出《红楼残梦》;1961年开始拍电影歌仔戏,主演《流浪三兄妹》轰动全台。

◎1970年代至1990年代,与杨丽花搭档拍电视歌仔戏,代表作如《七世夫妻》、《梁山伯与祝英台》,获得「永远的娘子」美誉。

◎1999年起固定与唐美云歌仔戏团合作,跨足剧场演出,目前仍持续参与各种演出。

◎2018年获颁第29届传艺金曲奖戏曲类特别奖得主。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