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中的哲学 穿越时空的末日体验 |
《你所见到的》探讨关于世界末日想像的历史。
《你所见到的》探讨关于世界末日想像的历史。(Danielle Voirin 摄 Theatre de la Ville Paris 提供 )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科幻中的哲学 穿越时空的末日体验

法国编舞家嘉爱尔.布尔日作品《你所见到的》

长于穿梭艺术影像与时空对话的法国编舞家嘉爱尔.布尔日,去年底发表的新作《你所见到的》受圣约翰的《启示录》图像和法国科幻经典《堤》启发,借由舞蹈动作、姿态、身体,带著观众重新思考这些我们「似乎」都认识,充斥在文化叙事当中的既定符码,重新阅读《启示录》世界末日的亘古命题。

长于穿梭艺术影像与时空对话的法国编舞家嘉爱尔.布尔日,去年底发表的新作《你所见到的》受圣约翰的《启示录》图像和法国科幻经典《堤》启发,借由舞蹈动作、姿态、身体,带著观众重新思考这些我们「似乎」都认识,充斥在文化叙事当中的既定符码,重新阅读《启示录》世界末日的亘古命题。

「这是关于一个童年所见画面的故事。」

「困扰他许久的,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明白的暴力场景,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前几年,在奥利(Orly)机场的堤(码头)上发生的。」

「周日,父母带著他们的孩子到奥利机场看飞机起飞。孩子在堤(码头)尽头看著太阳下山,还有一张女人的脸。」

「没有什么能够将记忆与其他时刻区分开来……这张脸是他记忆中唯一和平时期的影像,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想知道他是否真的看过它。或者他是否创造了这个温柔的时刻,来支撑正在发生的疯狂,突如其来的声音,那个女人的姿势,那摇摆的身体,人们的恐惧叫喊 。」

「后来,他意识到,他看到的是一个男人的死亡。」(按:小男孩他看到的是自己的死亡。)

热爱艺术史、热爱穿越古今的法国编舞家嘉爱尔.布尔日(Gaëlle Bourges),继上次在亚维侬艺术节的《我唯一的欲望》A mon seul désir中召唤中古世纪的神话动物和古堡处女后,这次她与她的五位舞者一起受圣约翰的《启示录》(也就是世界末日)的图像和法国科幻经典《堤》La Jetée(注1)启发,推出新作《你所见到的》Ce que tu vois。号称是最古老的《启示录》图像,中世纪的宗教绘画风格巨幅挂毯《那昂热》Angers,这幅知名的十四世纪艺术杰作(注2)中的世界末日,充满了旧世界的恐惧和极端的风格,展示了约翰在第一世纪所写的启示录故事。而另一部分则是法国艺术家克里斯.马克(Chris Marker)于一九六二年的科幻叙事(严格说来它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部影像小说)经典《堤》,特别是当中透过影像的时空旅行部分。布尔日与这些对于未来,对于世界末日的叙事进行对话,企图产生足够强大的心理图像,以求在时间上凿出一个洞,穿越时空。

艺术「等于」时空旅行

当我们看著一幅幅图像,看著一件件艺术作品时,我们到底看到什么?布尔日的作品告诉我们,我们看到的是叙事,是历史。图像的历史,思想的历史,而在她的这部新作品中,是关于世界末日想像的历史。她从这些影像出发,连接不同时代和文明,不同的叙事和世界观。如同《启示录》是新约的最后一个章节,中世纪的巨幅挂毯当中一个个图像描绘的场景,舞台上以一一出现的悬挂背幕清楚地分隔出一个个章节,舞者在舞台上也一一建构如同在画框中的平面图像,时而如同《堤》当中由画外音旁白引领,我们在不同的叙事间,在不同的时空之间,来回摆荡。

错综复杂的古今未来,《启示录》历史穿越故事。中古版画形式中的古典姿态动作,夹杂科幻情节,时而迸出似乎是抽样自我们日常新闻的「历史」一般,经济危机、全球暖化等等,极为当代的社会政经时空情境。舞者并大量使用形式极简的道具,召唤如同圣经画面般众所周知的古典图像,独特的拼贴方式构成强烈的冲突反差,我们在五位表演者的陪伴下仔细审视这些旧图像,重新思考这些我们「似乎」都认识,充斥在文化叙事当中的既定符码,透过舞蹈作品重新阅读《启示录》世界末日的亘古命题。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