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虽长旺 管弦乐团劳资纠纷仍不断 |
巴尔地摩乐团手的脸书,记录他们与管理阶层的抗争。
巴尔地摩乐团手的脸书,记录他们与管理阶层的抗争。(取自网路)
纽约

美国经济虽长旺 管弦乐团劳资纠纷仍不断

近几年来,美国的管弦乐团时不时就传出财务危机,或引爆劳资纠纷,即使美国经济经过有史以来最长的热火期,问题并没有好转,如芝加哥交响乐团在今年三、四月间,发生了近两个月的罢工,而巴尔的摩交响乐团也从六月起因合约谈不拢而取消演出。可见乐团的经营危机,不只是大环境经济因素,还有许多深层的问题。

近几年来,美国的管弦乐团时不时就传出财务危机,或引爆劳资纠纷,即使美国经济经过有史以来最长的热火期,问题并没有好转,如芝加哥交响乐团在今年三、四月间,发生了近两个月的罢工,而巴尔的摩交响乐团也从六月起因合约谈不拢而取消演出。可见乐团的经营危机,不只是大环境经济因素,还有许多深层的问题。

美国的管弦乐团经营危机,自本世纪初的金融海啸以来浮上台面,几乎已经成了常态,破产解散或是合约纠纷,大中小型城市都有,即使是经济长旺的今日,同样的问题还是层出不穷,显示经济的波动,不是根本原因,而是有更深的毛病。

近十年来曾发生过乐手罢工或管理阶层封锁(lock out)乐手而停演的交响乐团,包括底特律(2010)、旧金山(2013)、明尼苏达(2012到2014长达14个月)、亚特兰大(2014)、匹兹堡等(2016),费城爱乐在二○一一年申请破产更是震撼。究其原因,都是因为合约谈判衍生的劳资纠纷,具体内容虽有不同,但大致有共通性,就是管理阶层以财务困难为由,要求乐手在薪水、健康保险、退休金、或是一年领薪时间上让步,而乐手不肯,造成僵局,只好大家离开舞台,放下乐器改举抗议牌。这还只是问题终于解决了的,有更多小城市或小乐团根本就撑不下去而解散。

经济热火  乐团劳资纠纷却不断

危机的引爆点,或许是金融海啸带来的经济大衰退,但即使美国经济经过有史以来最长的热火期,问题并没有好转,因为芝加哥交响乐团在今年三、四月间,也发生了近两个月的罢工,而巴尔的摩交响乐团也从六月起因合约谈不拢而取消演出,到截稿时还没有结果。这两个乐团出问题,格外引人注目,因为芝加哥是所谓「五大」之一,巴尔的摩则有著美国最具威望的女指挥艾索普(Marin Alsop),如果这类等级的乐团都财务吃紧,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

管弦乐团的经营危机有很多原因,最主要的当然是因为整体人口文化娱乐消费习惯的改变,导致观众老化流失,票房收益下降。根据美国管弦乐团联盟的调查,从二○一○到一四季度,交响乐观众数少了一成多。季票(套票)购买者流失尤其厉害,这表示在每个观众身上投资的行销费用,反而更加多。而从二○一三年开始,绝大多数乐团的最主要收入都是慈善捐款,其他自筹收入包括售票、卖纪念品、录音、饮食、场租等,加起来都不及募款。但金融海啸引出贫富不均的问题后,美国慈善捐款的方向转趋医疗、社会服务等项目,文化募款渐渐难,捐钱的董事,对荷包的监督愈来愈紧,管理阶层也得在合约上斤斤计较。然而这个趋势影响所有表演艺术团体,为何古典乐团的劳资纠纷似乎特别严重?

乐团乐手有其特殊性,没了他们就不成乐,但大部分观众并不认识个别乐手,而是冲著指挥、独奏家或是乐团之名而买票,因此即使他们的贡献再大,个别谈判时筹码并不多,只好走团结力量大的路线。

高薪族也抗争  强调「维持竞争力」 

美国乐团工会并不是一直都有这样强的谈判筹码。根据加州大学博士研究生Ben Negley前两年的研究,在没有政府支持的美国,乐团乐手直到六○年代也跟自由业差不多,有演出才有钱,即使大乐团的固定乐手,薪水仍不及公立学校老师。但一九六六年福特基金会开始一项改善乐团财政的计划,在接下来十年内,共拨出美金八千万元(现值约六亿)的对等基金,让美国许多乐团增加演出场次,给乐手全年的薪资保障,彻底改变了乐团的运作模式。今天五大乐团手的底薪,至少有其所在地教师的三倍,就是托此一计划之福。

但在福特撤手后,维持这个薪资架构的责任,就落到董事会身上,他们若是无心或无力,现况就无法维持。乐手当然也知道,他们的薪水对美国蓝领乃至中产者来说,不能算低,所以每次抗争,都不敢真正讲出具体的数字,而是用一般人不明所以的福利来搪塞,或是说要有一定的水准以维持竞争力。但美国是崇尚资本和自由主义的社会,大部分人都认为如果你有本事就去另谋高就,所以这个论点也很难引起同情。从这些角度看来,或许乐团营运的根本模式,必须要改变,才是长久之道。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