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舞蹈的人,需要经历自己的人生 长弓舞蹈剧场四兄弟的母亲——宋秀君 |
宋秀君
宋秀君(林韶安 摄)
专题 艺术家母亲的「妈妈经」

学舞蹈的人,需要经历自己的人生 长弓舞蹈剧场四兄弟的母亲——宋秀君

由张坚豪、张坚志、张坚贵与张鹤千四个兄弟组成的「长弓舞蹈剧场」,创立迄今已迈入第九年,表演足迹跨足海内外,成绩有目共睹。成就兄弟四人舞蹈之路的,正是他们的母亲——宋秀君。她自己就是个爱舞之人,从事幼教工作之余,还投入舞蹈教学,也带著自己的儿子们学舞跳舞,她说:「学舞蹈的人,需要经历自己的人生,才能萃取出不同的历练。」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必须要让孩子继续闯荡碰撞,才能在困境中激发出独一无二的舞步。

文字|郝妮尔
摄影|林韶安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由张坚豪、张坚志、张坚贵与张鹤千四个兄弟组成的「长弓舞蹈剧场」,创立迄今已迈入第九年,表演足迹跨足海内外,成绩有目共睹。成就兄弟四人舞蹈之路的,正是他们的母亲——宋秀君。她自己就是个爱舞之人,从事幼教工作之余,还投入舞蹈教学,也带著自己的儿子们学舞跳舞,她说:「学舞蹈的人,需要经历自己的人生,才能萃取出不同的历练。」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必须要让孩子继续闯荡碰撞,才能在困境中激发出独一无二的舞步。

廿多年前艺术资源贫乏的云林斗六市,有一个大家口耳相传的「宋老师」,白天任职幼教工作、晚上走访各处教舞。她前后生了四个儿子(张坚豪、张坚志、张坚贵、张鹤千),各个从小习舞,不顾娘家反对:「男孩子跳舞做什么?」她深信一技之长绝对能带人走得更远。不久后,其中一个孩子告诉她:「妈,我现在知道妳让我们走这条路,会带我们到哪里了。」彼时斗六没有教学舞蹈的国中,孩子小学毕业以后便往嘉义、左营进修。再过几年,「长弓舞蹈剧场」正式立案,张家四兄弟从台湾跳到国际舞台。

给他们「带得走的能力」

宋秀君生于云林斗六,是放弃过梦想成全家庭的人,也是重拾梦想成就自己的人。她说小时候家里哪有经济能力培养孩子的兴趣?从商校毕业后,她随即投入职场,拿到薪水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挤出时间到各大专院校「参加联谊」——「可是我的目的不是联谊啦!」她笑著解释:「是跳舞。」彼时大学舞会正夯,宋秀君以斗六为圆心向南向北跑摊,借此平息身上按捺不住的舞蹈细胞,重温少女时期的兴趣。

但凡周末,她只顾著从早上一路跳到晚上,再从单身一路跳到结婚生子,连进产房前一刻都在学新舞步,接著从业余跳到专业,慢慢成为斗六人口中的「宋老师」,到社区大学、老人会馆等地教学,一个月只收五百块,一周两堂课,一次2.5小时,上过的人都喊「赚到」。宋秀君说跳舞必得细水长流,「不能因为让他们有经济压力就不来上课了,要让身体一直热著才行。」

由是,跳舞也成为她赠予孩子最大的瑰宝。从事幼教卅余年,她记得初入职场时,听人说廿一世纪的趋势是「人人都要培养能够『带得走的能力』」。宋秀君当机立断:「所谓带得走的能力,就是习得一技之长。」于是想也没想,便带著儿子学舞。那几年恰好碰上知名舞者贺连华返乡,于斗六开班授课,上课前她给孩子耳提面命:习舞不是儿戏、不是捧场名师、更不是为了逢年过节在亲戚面前「表演」;同时,也强调人生的选择权仍然在自己身上。

宋秀君说她没有读过很多书,又说像她这样的人经常会要求下一代书读愈多愈好,但她只念兹在兹当初父母亲没能指点更多人生经验,让她绕了一大圈才进入幼教事业。总而言之,宋秀君的教育理念在于能给孩子更多选择,而非挣一张学历文凭,以分享自己走过的冤枉路、且能不限制他们未来的发展为要。结果是:四个儿子真的全走上了专业舞者之路。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