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裔剧作家杰作频发 正面检视种族问题与权力结构 |
《美景》结尾,演女儿的演员突然头一转,问观众为什么黑人长期以来都要在白人的眼光下活著。
《美景》结尾,演女儿的演员突然头一转,问观众为什么黑人长期以来都要在白人的眼光下活著。(Julieta Cervantes 摄)
纽约

非裔剧作家杰作频发 正面检视种族问题与权力结构

近年美国剧坛上,非裔剧作家杰作不断,量多质佳且内容多元,而近期引起话题的作品,更正面挑战美国种族问题里最敏感的黑奴及白人掌控的权力结构。如将在九月转战百老汇的《奴隶戏》与普立兹奖得主帕克丝新作《白噪音》,将奴隶情节搬上舞台,获今年普立兹奖的剧作《美景》让演员在舞台上向观众公开叫阵,点出他们身为现有权力结构的维持者,胆识非比寻常。

近年美国剧坛上,非裔剧作家杰作不断,量多质佳且内容多元,而近期引起话题的作品,更正面挑战美国种族问题里最敏感的黑奴及白人掌控的权力结构。如将在九月转战百老汇的《奴隶戏》与普立兹奖得主帕克丝新作《白噪音》,将奴隶情节搬上舞台,获今年普立兹奖的剧作《美景》让演员在舞台上向观众公开叫阵,点出他们身为现有权力结构的维持者,胆识非比寻常。

非裔剧作家的蓬勃发展是美国剧坛这几年来最叫人欣喜的现象之一,不但量多质佳,而且内容多样,包括女性和同志等过去未碰触的议题。然而近期来最引起话题的几部作品,是正面检视美国种族问题里最敏感的黑奴及白人掌控的权力结构,甚至把观众也列为指控的对象。

奴隶情节搬上舞台  挑动敏感神经

才卅出头的哈里斯(Jeremy O. Harris)是新生代中的佼佼者,他在耶鲁大学戏剧系时创作的《奴隶戏》Slave Play去年在外百老汇演出大受好评,将在九月转战百老汇。这出戏尺度极为大胆,开场场景似乎是两百年前的美国南方奴隶庄园上,一个黑女奴遭白人工头强暴,但她不但不求救,反而要求工头鞭打她。与此同时,庄园的女主人,以家传的玩具阳具来侵凌她的家事男黑奴。而在另外一个庄园里,一个男黑奴强迫一个白人佃农舔他的靴子以满足他的性高潮。

这个极度挑衅的场景在第二幕(全戏三幕没有休息)急转直下,原来这些只是发生在性治疗师办公室里的性爱游戏,这三组人都是黑白配的倩侣,因为性欲望衰竭而来寻求治疗。性游戏搬上百老汇,自《情欲维纳斯》Venus in Fur以来还没有过,但《奴隶戏》不是为挑逗观众,而是把美国黑白种族的政治权力不平衡与性懽力的不平衡结合在一起,尽管情节与对白的大胆荒谬,有意引观众发笑,但笑的同时,也因为自己身处的社会地位而有或愤怒、或惭愧的情绪。

在二○○二年就获得普立兹奖的帕克丝(Suzan-Lori Parks)对新一波的非裔剧作家来说,可算是师姊级人物,她的新作《白噪音》White Noise也有著一个不合现实的剧情:一个受创作瓶颈所困的非裔画家,自愿做他的一个富二代白人朋友的奴隶一个月,以偿还他所有的债务,这对黑白朋友,也分别都身处于一个黑白配的情爱关系里。透过这样一个无法置信的剧情安排,帕克丝检视身在纽约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其实也并不能完全脱离美国社会黑白对立的历史伤痕。

普立兹得奖作  向观众公开叫阵

上季最受好评的剧作,是获得今年普立兹奖的《美景》Fairview,剧作家卓丽(Jackie Sibblies Drury)创作力丰富,一季就有两出戏在纽约上演。《美景》不分幕,但很明显有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一个当代的黑人中产阶级家庭在准备一个晚餐,这部分不论对白或表演方式,都有著电视情境喜剧的风格,每个角色的小缺点都只让他们更显得可爱。但就在晚餐要开始前,灯光一换,故事又从头开始,只是这一次,我们虽然看到黑人演员重复同样的动作,但他们的对白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从扩音器里传来的评论,而这些评论的声音我们可以听出他们都是白人,慢慢的,这些评论者出现在舞台上,逐渐取代原来的黑人演员的地位,整出戏似乎失去了控制。

但这出戏最震撼的是结尾,演女儿的演员突然头一转,面对观众,问他们为什么黑人长期以来都要在白人的眼光下活著,并要求白人观众上台去,成为被注视的对象。这个转折有点像香港小说家西西的《肥土镇灰栏记》里争议中心的孩子突然站出来说话,打破了我们观戏读戏的常态。但卓丽向观众公开叫阵,点出他们身为现有权力结构的维持者,胆识非比寻常。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