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鸡三吃」暗箱操作 剧坛黑幕撕开一角? |
桂剧「《七步吟》海报。
桂剧「《七步吟》海报。(杨朋 提供)
上海

「一鸡三吃」暗箱操作 剧坛黑幕撕开一角?

近期一篇在微博、微信公众号发布的爆料文章引爆了京沪剧坛乃至整个戏剧界,文中写出主管大陆戏剧艺术工作的某文化官员热中创作戏曲剧本,并向各地戏曲院团推荐排演,作品上演后再申报代表专业舞台艺术政府最高奖的「文华奖」,甚至一剧三团演,一本三稿酬,号称「一鸡三吃」……虽然目前的爆料尚不足构成内幕交易的证据,但黑幕揭开一角后,接下来呢?

近期一篇在微博、微信公众号发布的爆料文章引爆了京沪剧坛乃至整个戏剧界,文中写出主管大陆戏剧艺术工作的某文化官员热中创作戏曲剧本,并向各地戏曲院团推荐排演,作品上演后再申报代表专业舞台艺术政府最高奖的「文华奖」,甚至一剧三团演,一本三稿酬,号称「一鸡三吃」……虽然目前的爆料尚不足构成内幕交易的证据,但黑幕揭开一角后,接下来呢?

中国大陆政坛的反腐倡廉、扫黑除恶之风,迄今为止成就显著而颇得民心。长期生存在象牙塔内的戏剧界也未能置身事外,有迹象表明,洁白无瑕的象牙塔并非是一块乾净之地,或许黑幕的一角已被撕裂。

盛夏的江南,台风雷雨频现,而风起于青萍之末;草蛇灰线或在数年前已时隐时现。

爆料文章揭发官员「一鸡三吃」

一篇来自于互联网新媒体微博、微信公众号上的〈一专多能的裁判员与运动员〉的爆料文章,一发布即引起舆情哗然,霎时惊动了京沪剧坛乃至整个戏剧界的关注。据爆料者称,在大陆戏剧界,无论是创作、排戏,还是宣传、评奖及制作经费使用等方面,都存在著涉嫌黑箱操作和利益输送等敏感问题,而且不是个别现象。文章披露说,主管大陆戏剧艺术工作的某文化官员热中于自己创作戏曲剧本,并向各地戏曲院团推荐排演,作品上演后再申报代表专业舞台艺术政府最高奖的「文华奖」,而微妙的是,「文华奖」委会和负责日常工作的评奖办公室,恰恰就设在该官员担任主管领导职位的部门内。这就好比在赛场上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该官员的作品在剧坛能屡屡获得各种奖项也就不奇怪了。据披露,这位官员的作品曾获得文华奖优秀剧码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资助剧码、中国京剧艺术节剧码一等奖等多种奖项,其中最为得意的当属广西的新编历史桂剧《七步吟》。

据悉,新编桂剧《七步吟》曾于二○一四年获得大陆「五个一」工程奖。按照官员自己的说法,早在廿年前,他就开始酝酿创作《七步吟》剧本,一次机遇让他发现了桂剧的长处,终于使《七步吟》成功牵手广西桂剧团。但诡异的是,《七步吟》获奖的主演并非是桂剧演员,而是由来自上海的京剧演员傅希如、高红梅和昆剧演员吴双取代的混合阵容。饶有意味的是,几乎就在《七步吟》排演的同时,这部戏也开始交由国家京剧院排演,作为参加二○一三年国家艺术院团优秀剧码展演的剧码,只不过剧名改成了《洛水伊人》。

而更令人惊诧的是,这部神奇的作品在桂剧版获奖之后,又神奇地出现在了上海昆剧团的排练场上,领衔主演的是吴双等上昆演员,剧名则摇身一变成了新编历史昆剧《川上吟》。

爆料者称,编剧如此赤裸裸地一稿三投,目的就在于以此遮人耳目,名正言顺地牟取三部戏的稿酬,而这样的稿酬则要比普通编剧的高出数倍。于是,这位名利双收的官员也就获得了「一鸡三吃XXX」的「雅号」。

有异议者认为,三家剧团竞相争演同一部戏,或许该剧艺术水准极高,以致纷纷移植上演。但事实是否如此呢?除了某些专家非理性的溢美之辞外,观众的直接反应是:「刚看完《川上吟》,只想对编剧先生诚实说下最简单的感想:可怕、可笑、可恼!」即便是力捧吴双的观众也无奈地表示:「《七步吟》故事淡薄、人物无新意,一部曹丕曹植甄妃的三角恋,连鸳鸯蝴蝶都不如。」「《川上吟》充其量就是一部不成熟的琼瑶爱情剧。」等等。

官员获利院团获名,何乐而不为?

爆料者还称,这位尝到甜头的官员对「一鸡三吃」乐此不彼,此后又创作了《屈原》,他左手将剧本交给了北京京剧院创排,右手又把它交给了浙江绍兴小百花越剧团。于是,一个剧本两部稿酬又稳稳落入囊中。

从爆料者目前发布的资讯来看,虽然还不足以构成内幕交易、权钱交易的法律证据,但个中的脉络、踪迹也未必是捕风捉影;况且这一现象也并非是个案,对地方戏曲院团来说,排演类似「一鸡三吃」官员的剧本,其诱惑力是巨大的,官员可以获得不菲的稿酬,院团赢得获奖的名声,双方互惠互利,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呢?

眼下,爆料者撕开了剧坛黑幕中的一角,但暴风雨会来吗?!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