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捌号会所艺术总监林芳宜 为价值奋战的侠女人生 |
林芳宜
林芳宜(阮予澄 摄)
特别企画 Feature 开箱创作者的「未竟之室」

作曲家、捌号会所艺术总监林芳宜 为价值奋战的侠女人生

她是作曲家/创作者、是策展人、是乐评人、也曾当过十年的公务员——林芳宜的多元角色,表面看来与音乐息息相关,但真正建构起她的,是林芳宜面对「人」时触发的情感与责任,如她生命转折的选择,如她留著朋友送的每一样礼物。就像她手中拿著铁钉的断耳小兔——就算受了点伤、遭遇磨难,依旧要自己所坚持的价值奋战。

文字|吴岳霖、阮予澄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她是作曲家/创作者、是策展人、是乐评人、也曾当过十年的公务员——林芳宜的多元角色,表面看来与音乐息息相关,但真正建构起她的,是林芳宜面对「人」时触发的情感与责任,如她生命转折的选择,如她留著朋友送的每一样礼物。就像她手中拿著铁钉的断耳小兔——就算受了点伤、遭遇磨难,依旧要自己所坚持的价值奋战。

2020卫武营TIFA—当代音乐平台

2020/4/11~26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INFO  07-2626666

人生近乎以「音乐」串联起来的林芳宜,我们很难用固定的职称去定位──她是作曲家/创作者、是策展人、是乐评人……也曾投身于公务生涯。这些身分构成她的人生经历,同时随著生命的开展,既拼贴成我们认识她的模样,也慢慢叠加,不只是过去,仍是进行式。

「移动」是她的生命状态

这天,她拖来了沉沉的行李箱,里头安安稳稳地收放过往人生的回顾之物;一件又一件拿出来、然后摆放的过程,似乎也是将自己剖开、再重新安置的开始——于是,我们席地而坐,看著那些书籍、笔记、作曲工具、纾压小物、纪念品等,循著时间顺序、心境转移觅到了属于它/他的某个位置。此时的林芳宜,也用她爽朗却又细腻、坚毅但也温柔的声音,讲起过往。

当一切都从行李箱里掏出后,她笑著说,行李箱也是个回顾之物,陪著她走过不同国度、相异经验、几段人生——「移动」似乎也是她的生命状态,如二○一四年的她透过「流浪者计划」走往新疆,不只是采集声音,也是重新启动自己。

林芳宜回顾自己,恰好可以十年为单位,将目前的人生切割成三个阶段,分别是在奥地利维也纳求学时、回国后的公务员生涯,以及现阶段成立音乐策展平台、经纪公司。

经书、线香等(阮予澄 摄)

如海绵般用力吸收  奠下丰厚养分

组成奥地利求学阶段的,除了母亲从台湾寄来的《国语日报字典》、《肯定自己》等书籍,夹著自己小时候、以及父亲的相片,作为从远方捎来的思念;还有一本本当时就留下的书籍、自己第一次参与制作的唱片,与一张张笔记、乐谱,工整的笔迹,还用了不同的颜色注记。林芳宜说,这段时期不只是专业能力的养成,更重要的是对人文思辨能力的启发;同时,让自己像块海绵,不停吸收,然后颠覆原来学习到的系统。

有些叛逆吧?从小学习古典乐,但大学时的林芳宜其实玩过乐团,直到奥地利求学后,才又再次寻回音乐生涯的原乡。除上课外,多数时间就泡在歌剧院或音乐厅里;这也酝酿了她返台之后,从创作到策展的养分──对原有知识体系的挑战,正组成林芳宜的生命状态。

挑战公部门框架  开启另一种创作生命

林芳宜是个不满足于现有的人,同时也对顺畅的经历感到不安。她虽笑著说,自己是在「刷存在感」,其实更是不愿意被框架束缚。不过,返国后却意外投入公务员生涯多年,而我们对公务员的刻板印象也与林芳宜不大吻合。有部分因素确实是意外──采访时任国立台湾交响乐团团长柯基良先生后,两人找到做事的默契与感召──另一方面,则又是林芳宜对自己的挑战。她说:「在那个牢不可破的框架里,真的可以做出自己想做的事情,挑战就更大了!」这样的企图与勇气,让她在公务体系里打滚多年。此时,代表她人生的是一本又一本的文件夹,仍旧留存的,不只是那段时间的记忆,更作为经验的积累,然后对照、验证与翻新。

近期的林芳宜,正用一张又一张来自各地的名牌、一本又一本的节目手册组起了策展生命。「捌号会所」工作室与「大声艺术」经纪公司的启动,既是生命的转机,也是累积,来自于林芳宜从创作、行政、策展等经验,自由转换、然后揉合运用。她想做的,不只是开启自己另一种创作生命,更想要实践社会责任,除了艺术家的经纪事务外,还陪伴著创作/创作者的成长;另一个重要目标,则是培养年轻策展人、音乐制作人与艺术行政人才。她拿出了《于此 有时 Dasein》这张CD,接著说,这是他们陪伴、然后出版的第一张专辑,有些欣喜的颜色,在她脸上。

猫的画像与照片(阮予澄 摄)

生命转折都因「人」  坚毅有守的侠女情

当我们以为她用文字、音符来代表人生时,真正建构起林芳宜的,是她面对「人」时触发的情感与责任,如她生命转折的选择,如她留著朋友送的每一样礼物。她说起二○一六年到二○一七年间的转折,除了工作外,是父亲、陪伴多年的猫咪、好友的父亲、过去乐团的助理、好姊妹黄小黛、带她进公部门的柯基良先生的过世,人生的下一步迎面而来。

这时的光线有些昏暗,我却从她的眼角反射出的光,清晰看见她的思念。

最后,林芳宜拿起最早拿出、却最慢定位的兔子饰品,放在掌心。她说,这是当代音乐平台结束后留下的艺术创作,由二手音乐盒上的兔子装饰与旧铁钉组成。断了一只耳朵的兔子,漆色也不是那么亮丽,却紧握著如刀剑般的铁钉,透出历经挫折后还是如此坚毅的神色;我以为她就是林芳宜,就算受了点伤、遭遇磨难,依旧要自己所坚持的价值奋战,如侠女一般。

人物档案

奥地利国立维也纳音乐大学(Universität für Musik und darstellende Kunst Wien)艺术硕士,主修作曲,师承瑞士作曲家Michael Jarrell与 Klaus Huber。曾任《PAR表演艺术》企画编辑与编辑顾问。曾任公职十年,先后负责国立台湾交响乐团的媒体公关与行销、担任国立传统艺术中心编审与台湾音乐馆助理研究员。二○一七年卸任公职,现为「捌号会所」艺术总监,进行艺术陪伴、策展企划、人才培育等业务,集创作、策展、评论、媒体、出版、行销与公共事务等经历于一身。

拿铁钉的断耳小兔偶(阮予澄 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经书、线香等

林芳宜说,她喜欢读《金刚经》。而这本《金刚经百家集注大成》则汇集了各家对《金刚经》的解释,让她能够在人生的不同处境里彼此对话,试图找到出口。至于,摆在旁边的携带型线香,则是她旅行时的纾压小物。它们提供了林芳宜在面对密集的工作行程、疑惑的生命转折时,能够找到暂时安放自身的位置。

猫的画像与照片

陪伴林芳宜多年的阿米,在二○一七年过世。虽说,在猫界算是高龄,但毕竟是最亲密的家人的离开──陪伴愈久,其实情感愈深,也愈不舍。特别是在那段时间里,林芳宜面临的其实不只有生命的消逝,还有公务生涯末期的种种荒唐,甚至是从挫折到看破,让她得重新检视现有人生。此时的她,留下了当年的照片,以及友人、学生替猫所创作的不同形式画作,或许是纪念与追忆,但也同时附著了身旁的人对她的关怀,用了另一种形式保留,然后延续了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