骇人的真实 暗黑的真相 那些震惊日本的社会事件 |
(wiki common)
焦点专题 Focus 阅读社会的剧场——野田秀树

骇人的真实 暗黑的真相 那些震惊日本的社会事件

情节惊世骇俗、超越日常人生的社会事件,除了在第一时间挑起世人的惊惧好奇,也让人想探看事件背后的层层内幕与潜藏意涵,而艺术创作者也为之吸引,透过事件作为背景或直接改编,探讨社会议题与复杂人性。本文整理了八项从廿世纪初迄今、曾让日本人民为之震撼的社会事件,让读者在了解这些悲剧之后,再进入艺术家者以此为题的创作……

文字|兆欣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情节惊世骇俗、超越日常人生的社会事件,除了在第一时间挑起世人的惊惧好奇,也让人想探看事件背后的层层内幕与潜藏意涵,而艺术创作者也为之吸引,透过事件作为背景或直接改编,探讨社会议题与复杂人性。本文整理了八项从廿世纪初迄今、曾让日本人民为之震撼的社会事件,让读者在了解这些悲剧之后,再进入艺术家者以此为题的创作……

1、关东大地震朝鲜人虐杀事件(1923

一九二三年九月一日,日本发生了地震矩规模高达8.1的关东大地震,死亡及失踪人数逾十四万人。随著重大灾害而来的,是可怕的流言──「朝鲜人在井水下毒!」、「朝鲜人四处放火抢劫!」

日本人将灾后恐慌转嫁到朝鲜人身上,彼此素来的对立反感此刻激升,加上各家媒体大肆渲染,朝鲜人竟成了地震灾后无辜的牵连者。当地日本居民组成了「自警队」,沿街搜捕,只要不会说标准日语的人,即刻遭到屠杀,其中还包含了为数不少在日本工作的中国人,甚至琉球人,以及只会说方言的日本人。日本军方和政府随即介入调查,九月三日发布澄清,十月起诉自警队,十一月自警队强制解散。看似不到几日的暴力事件,却造成六千多人遭到杀害,人性在恐慌中的黑暗何其残暴。

为此,日韩每年都有追悼活动,东京横网町公园等事件发生地,也都立有追悼死者的慰灵碑。然而,二○一六年九州熊本大地震,竟又有类似的流言再次误传,甚至前来救援的韩国团体,都被视作小偷。二○一七年,东京议员质疑横网町公园追悼碑文中,关于超过六千人的死亡数字没有佐证,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自此取消过去例行的「关东大地震朝鲜人遇难者追悼仪式」追悼文,日韩的敌对关系始终难解。

2、昭和三大悬案之一──三亿元抢劫事件(1968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十日,日本东京发生了现金抢劫案,损失近三亿(近值今日的廿、三十亿),是日本至今最高金额的抢案,也因过了追诉期仍未捕获犯人,故被视作「完美犯罪」。

起先,日本信托银行(今三菱UFJ信托银行)国分支行经理收到用杂志上的字剪贴拼凑而成的恐吓信,扬言要他派名女职员,到指定地点交付三百万,否则就要炸掉他的家。到了那天,警方部署严密警力,歹徒却始终没有出现。即使大家为此戒慎恐惧,严加戒备,但终究会疲乏,使歹徒有机可趁。四天后,国分支行一辆运钞车运送近三亿元现钞(这是东京芝浦电气工人的年终奖金)。半路上,歹徒伪装成警察,拦下运钞车,向司机说银行经理的家被放了炸弹,车子连带要检查。众人不疑有他,下车后让「警察」搜车,此时,歹徒引燃烟雾弹,并大喊炸弹要爆炸了,接著在一阵混乱中开车逃逸。烟雾散去后,留下一脸错愕的运钞人员们。如此戏剧化的转折,让警方措手不及,加上歹徒几度换车,且警力部署分散至全东京,又现场搜到的物证、人证都相当薄弱,这事件就成了一桩悬案,也成了各种影视、动漫创作的题材。

然而,因为银行有保险,所以损失得以理赔,年终奖金三亿元得以发送。另方面,也许这些年来动漫、影视借此的收益,早已远远超过三亿;反倒是警察为了追查犯人,七年内已烧九亿。

3、联合赤军浅间山庄事件(1972

一九七二年,两个日本激进组织「革命左派」和「赤军派」联军后,绑架了浅间山庄女主人!如此标题看似极为恐怖的攻击事件,背后却是一连串荒谬失误,甚至让商人获益。

说是联军,其实只是一路被警察追捕的残兵败将,仅剩五人;他们冲破重围,逃到长野县轻井泽町河合乐器制造公司的保养所「浅间山庄」,绑架女主人,开始长达十天的对峙。其间联合赤军一度想驾山庄的车逃走,但没人会开车。整个搜救行动也十分「搞笑」,首先是一位老人自认可以说服歹徒,迳自闯入山庄,岂料被赤军一枪毙命!攻坚行动开始后,警察想用巨大铁球击毁楼梯和楼层,以为这样可以救出二楼的人质,岂料评估错误,人质在一楼!而且操作铁球的起重机,还因为警察踢掉电池而失灵。再次攻坚,铁球、炸药、催泪弹全数出动,但歹徒手上火力惊人,警察为救人质多有顾忌,两名警员被击中头部死亡,廿六名受伤,还有位播报的记者也受到波及——究竟是猪队友太多,还是对手太强?这一场混战无从判断。

但整起事件最大的受益者竟是电视台和速食面厂商?由于绑架搜救过程日本各大电视台都在直播,收视率一度飙近九成;而时值严冬,新闻的内容经常可看到警察在吃热腾腾的速食杯面,竟引发抢购热潮,使得原本作为防灾救难粮食的速食面,自此蔚为流行。

4、东京巢鸭儿童遗弃事件(1988

一九八八年,日本东京巢鸭地区警方接获报案,随即来到一间恶臭飘散的公寓追查,迎面而来的是散乱的垃圾、一具白骨和三个瘦削肮脏的小孩,最大的是十四岁的男孩,另两位分别是七岁与三岁的小女孩。几经盘查,才知道这些是同母异父的孩子,而且都没有登记户口,生父不详,妈妈则已经消失快一年了,他们靠著便利商店的下架食品撑到现在。但妈妈去哪里了?白骨又是谁?事情远比眼前所见更加骇人。

当年,他们的妈妈还是个十八岁少女,离家出走后就不断和不同的男人同居, 没几年生下了第一个男孩,即是如今十四岁的长男。但他的爸爸却没想尽父亲的义务,反而一走了之,此后妈妈就带著孩子继续和不同男人在一起,以为可以找到真爱。其后,第二个男孩出生,但没多久就夭折了,妈妈将其封存,与次子尸骨、长子同住,继续寻觅下一个男人,之后又陆续生了三个女儿。如此,警方破门而入时,怎会只看到两个女孩呢?就在事件爆发的前一年,妈妈又认识了另个男人,为爱远赴他乡,却假说是要去大阪工作,实际是把孩子弃留家中,虽然不时会汇点钱回来,也曾约长子见面,但这些无人照顾的孩子终究会出事。长子在外认识了年龄相仿的不良少年,经常把他们带回家玩。某日,这两个不良少年认为最小的女孩偷吃了他们的泡面,联手长男殴打小妹,就这样把她折磨致死,而后长男将妹妹的尸体抛弃荒野。事件爆发后,长男被送到福利机构,妈妈则被判刑三年,缓刑四年,并继续扶养遗下的两个女儿。

(wiki common)

5、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1995

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日,东京地铁霞关站(政治中枢)的主要干道列车弥漫著沙林(Sarin)毒气,造成十三人死亡,六千多人轻重伤,事件背后的主谋是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和他九名核心信徒。

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他视力几近全盲,懂些针灸、瑜珈,还曾卖假药诈财。一九八三年,他看准新兴宗教市场,取阿修罗与释迦的日语谐音,化名麻原彰晃,成立「奥姆神仙会」(之后改名奥姆真理教),以一张他盘坐漂浮空中的照片,吸引大批信徒加入,组织日益庞大,成员近一万五千人。他号称靠著抚摸可以为信徒治病,并贩售各种自体产出的「周边商品」,其中包含:头发、体毛、指甲、血液、精液,甚至是洗澡水都可以卖,但他只是靠毒品控制信徒,一旦入教,就永无回头之路。麻原彰晃还妄想当日本首相,一九九○年组党参选,但全员落败,之后他开始酝酿恐怖攻击计划,向信徒宣称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到来,并著手制造沙林毒气,此外,他还成立了自己的武装部队,购入军事武器,试图攻击政府,夺取政权。但他的计划却显然没有逻辑可言,一九九四年发生了松本沙林毒气事件,起因是真理教于松本的根据地被地主提出诉讼索回,麻原教唆信徒以沙林毒气毒害法官及附近居民,谁知警察竟误判抓错人,使麻原得以避过追查,继续进行下一波攻击,却也让人注意到毒气和麻原有所关联。一九九五年,麻原彰晃原预备于日本国会开幕时,以直升机散播有毒气体,但在此之前,他却率先发动了东京地铁毒气事件,两个月后就被警察逮捕,麻原的疯狂行径及真理教背后的各种丑陋手段于是被揭穿。

麻原于二○一八年七月六日处以绞刑伏法,其余犯案人员死刑亦执行完毕,然而真理教却已改名「阿雷夫Aleph」(アレフ)继续吸收信徒。

6、酒鬼蔷薇圣斗事件(1997

一九九七年日本神户发生连续杀人事件,受害者都是小学生,其中有两人死亡、三人重伤,犯案者竟是位年仅十四岁的少年。

他从一九九七年二月开始,便随机以铁锤攻击两名小学女生,造成一死一重伤;三月,他假藉问路,再次以铁锤杀害无辜小女孩;五月,他诱拐勒死了十一岁的少年,并亵渎死者的尸体,甚至喝遗体的血。数日后,遗弃死者头颅,并留下纸条自称「酒鬼蔷薇圣斗」,描绘他杀人的愉悦,并留下英文署名SHOOLL KILL(School Killer拼字讹误)。更甚者,在警方著手调查后,酒鬼蔷薇圣斗又寄「犯行声明文」给媒体,阐述他杀人的事实。少年被捕后,很快就坦承犯行,但因为年龄与精神状况,被送至「关东少年医疗院」,其后转入「东北中等少年院」。

二○○四年,少年假释出院,更生踏入社会。二○一五发表著作《绝歌》,自白杀人的精神状态,并向死者家属致歉,希望从写作中得到救赎。这起事件使日本国会于二○○○年通过,将犯罪刑责年龄由十六岁下修至十四岁,但在二○○四年,又发生了校园杀人事件,这次的主嫌则是个十一岁的少女……

7、秋叶原无差别杀人事件(2008

二○○八年六月八日晚间,一名廿五岁男子加藤智大,由于被同事在网路霸凌,又误以为被公司开除,于是驾驶货车闯进秋叶原行人专用区,不顾一切辗压五人,随即下车,挥舞著蓝波刀与匕首,刺向路上恐慌的行人。他随即被捕,整起事件造成七死十二伤。

犯案当日的计划与过程,加藤都在网路上公开留言。他起先自称有精神疾病,但经检方侦查鉴定,并无重大精神疾病。二○一五年东京最高裁判所宣判加藤死刑定谳,等候执行。秋叶原事件后,网路出现不少模仿加藤的犯罪预告,但都在实际行动前,即被警方查获逮捕,为数不少其实只是恶作剧,甚至还有年仅九岁的女孩。日本政府对此加强管制刀械,并核定预算研发补获网路犯罪预告的技术。二○一一年,秋叶原行人专用区重新开放。二○一四年,加藤的弟弟自杀,母亲崩溃住院,金融业的父亲消声匿迹。

8、座间九尸体命案(2017

神奈川县座间市廿七岁的白石隆浩在Twitter用了多重帐号,扮演不同角色,分别是:想自杀的人、建议自杀方法的人,以及协助自杀的人,他研究了许多自杀的相关资讯,以不同身分煽动那些有自杀倾向的网友,计划将来「一起自杀」。

二○一七年八月,白石约了想寻死的女性网友,两人共同看屋,租下公寓。在入住后,白石让女子喝下安眠药和酒,再将其吊死,之后分尸。这年的八月到十月间,白石靠著Twitter的不同帐号,陆续约了不少想自杀的网友,先以「一起自杀」为由,约对方出来,再将对方诱骗杀死,共计有八女,另有一男是第一位受害者的男友,因追查女友下落,而遭白石毒手。白石被捕后供称,其实这些说要自杀的人,没一个是真的想死,甚至他约出来的这些女子,亦遭性侵。

日本Twitter之后新增使用者条款,禁止助长或是煽动暗示自杀、自残的发言。日本政府虽欲加强网路监控,防治类似情形再发生,但社群网站日益增多,警方力有未逮。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