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位程式捕捉肢体 性别思辨化为肉身叙事 「性别、社会、翻转」郑淑丽演讲与工作坊侧记 |
艺术家郑淑丽
艺术家郑淑丽(台湾舞蹈协会 提供)
话题追踪 Follow-ups

数位程式捕捉肢体 性别思辨化为肉身叙事 「性别、社会、翻转」郑淑丽演讲与工作坊侧记

应台湾舞蹈学会之邀,艺术家郑淑丽举行了「数位、性别与身体的演算法:跨域创作与舞蹈对话的可能观点」专题讲座与工作坊。作品关心身体政治,大量使用数位、电子互动的混合媒材与科技,讨论科技于当下的社会性与性别意涵的郑淑丽,在本次工作坊中选择不同背景的十位舞者,借由舞蹈身体创造化身动作的观察,让舞者想像叙事肉身化的过程,倾听程式捕捉身体的逻辑与程式自身的阅读限制,以启动科技艺术与舞蹈跨域合作的第一步。

应台湾舞蹈学会之邀,艺术家郑淑丽举行了「数位、性别与身体的演算法:跨域创作与舞蹈对话的可能观点」专题讲座与工作坊。作品关心身体政治,大量使用数位、电子互动的混合媒材与科技,讨论科技于当下的社会性与性别意涵的郑淑丽,在本次工作坊中选择不同背景的十位舞者,借由舞蹈身体创造化身动作的观察,让舞者想像叙事肉身化的过程,倾听程式捕捉身体的逻辑与程式自身的阅读限制,以启动科技艺术与舞蹈跨域合作的第一步。

去年的十二月八日,台湾舞蹈学会邀请艺术家郑淑丽进行专题演讲「数位、性别与身体的演算法:跨域创作与舞蹈对话的可能观点」,并举行「科技、性别、与身体」工作坊(工作坊英文名称为“Uki Virus Rising V.02”)。

郑淑丽的作品关心身体政治,大量使用数位、电子互动的混合媒材与科技,讨论科技于当下的社会性与性别意涵。在本次工作坊中,科技艺术与舞蹈是两大重点,借由舞蹈身体创造化身动作的观察,舞者的能动性与个体性是创作成形前进的动能,舞者如何想像叙事肉身化的过程,倾听程式捕捉身体的逻辑与程式自身的阅读限制,是科技艺术如何与舞蹈跨域合作的第一步。

郑淑丽刻意选择不同背景、甚至也有非科班的舞者,舞者的身体性,自身的文化、性别认同,甚至是身体操作中的性别意涵,如何进一步形构作品,包括叙事的复杂性与程式操作的逻辑,是舞蹈与科技艺术合作开启的可能性。

郑淑丽正在发展中的长篇电影UKI,描写复制人四处搜集性高潮,消费者透过芯片可立刻感觉高潮。(郑淑丽 提供)

数位监狱正在当下

二○一九年,郑淑丽在威尼斯台湾馆的作品《3X3X6》,是理解她近年创作取向的重要关键。该作指涉九平方公尺的(监狱)空间,六个当今最高保全系统的监视镜头。台湾馆所在的普里奇欧尼宫(Palazzo delle Prigioni)前身为监狱,一五八九年建成。郑淑丽发现十八世纪作家贾科莫.卡萨诺瓦(Giacomo Casanova)于此受囚,决定以监狱与性为题发展作品。郑回溯一九九八至九九年古根汉美术馆委托作品《布兰登》Brandon,引述英国哲学家边沁(Jeremy Benthan)的圆形监狱(panopticon);圆形监狱配置中央监视塔可全景俯瞰;社会学家傅柯(Michel Foucault)在《规训与惩罚》中,描绘圆形监狱从惩罚肉身转为全面监视,犯人的心理压力无时不在。

她表示视觉控制╱监视已将当今社会变成数位圆形监狱,中国的天眼系统有两亿支监控镜头,个人的性别认同、倾向被程式化为资料,每个人都在数位监狱中。她由此著手研究因为性取向、行为而遭定罪的十个个案,转化为威尼斯台湾馆中的沉浸式装置。

台湾馆由数个空间组成,一空间装置了高塔,塔上装设的非监视镜头,而是十个投影机,投影出她研究的十个个案,反转高塔的监控意涵。在另一空间,郑淑丽摆放了十个萤幕,播放由十个个案转化的叙事,如科幻小说的跨庞克影像10 cases 10 films。另有一空间摆设了透明方块体的控制塔,达成监控的装置皆在其中,包含声音、程式、3D监控镜头等。

《3X3X6》发展了让人自行上传一分钟跳舞影片的app(3x3x6.com/app),此举受时事启发,有一伊朗女孩因上传跳舞影片而坐牢,人们贴出跳舞影片网上声援,表达跳舞非犯罪。她在作品中反转监控,「骇入」监控;在《3X3X6》中,上传的一分钟跳舞影片被转化成不同的虚拟化身。现场参观群众亦被即时捕捉转化成3D投影,成为无法辨识的虚拟化身,「骇」回监控软体。

郑淑丽「数位、性别与身体的演算法:跨域创作与舞蹈对话的可能观点」讲座现场。(台湾舞蹈协会 提供)

10 cases 10 films  作为复数的个案

在《3X3X6》中的影片10 cases 10 films,郑淑丽探讨反殖民、骇客精神,个案名称加上了X,表达个案为多样的复数。影像中案例的原性别经过翻转,并加入跨性别演出者,复杂化性别叙事。作品促使观众发现因性(举止╱行为)入罪多么容易,例如Casanova X,因推广使用保险套而囚于普里奇欧尼宫,社会学家傅柯Foucault X,在一九五四年因为身为同性恋而被逮捕。

她大量转化影像叙事,促使观众思考;因性受虐而阉割男性阳具,弃置阳具于垃圾桶的越南美裔女子B X,在影像中将在垃圾处理器中的阳具做成了阴茎蛋糕;吃人入罪的MW X,在网路论坛找到愿被食用的对象,被食者于影像中化为机器人;在中国因上传色情影片而被逮捕的A X,被设计摆在集中营的空间。不同案例的主角,透过科幻电影常见的传送(teleporting)进入彼此的叙事,例如B X制作阴茎蛋糕时,也同时与Foucault X对话。

郑淑丽处理法律系统、国家对性的恐惧与犯罪化,唯一的台湾案例00 X,为已不具传染性的爱滋带原者,因未告知的性交(与毒品使用)而入罪;D X为跨性别男性,跟女性性交时使用水果与假阳具而被判诈欺。作品中案例的行为光谱相当广,也涉及绑架(FSB X)与真实的性暴力,成为演讲后提问的焦点。她并不认为这些案例应该入罪,亦提醒与会者案例作为复数指涉的殖民、性别等意涵;例如被两名法国女子指控性暴力的穆斯林学者R X,自愿到法国出庭,却因穆斯林身分在机场受逮捕。如果R X是白种男人,岂能轻易被非法监禁?

骇入系统的废弃机器人UKI与共创的团队逻辑

她引述发展中的长篇电影,主轴环绕原为游戏与表演的前作UKI,电影叙事来自二○○○年的作品I.K.U.I.K.U.描写复制人四处搜集性高潮,消费者透过芯片可立刻感觉高潮。电影叙事始于复制人被报废,描绘UKI经历变形、传染并骇回系统中。郑淑丽分享她参观电子废料场的影像,及发表于光州双年展的《UKI病毒叛乱》UKI virus rising;废弃复制人UKI在彷如电子废料场的环境中醒来,经历变形化身,骇入生物网,抢回高潮的资料。

郑淑丽强调化身设计为中性身体,于工作坊中,十位舞者在即兴前后说明自己身为废弃复制人到重生、传染的想像,并进行三分钟的个人即兴。经设计师魏廷宇编写的程式,配合《3X3X6》中的虚拟化身,动态捕捉关节节点,点转化成线,即时成为虚拟化身的动作。过程中免不了程式意外,程式较难判断贴近地板或关节节点被挡住的身体。十位舞者的影像,最后在魏廷宇的即兴中成为舞动于电子废料场的化身。郑表示影像的故障(glitch)是创作的趣味,短时间的工作坊尚只是实验,发展完整作品时,也会与共创者发展出合适的叙事、动作与化身。

透过郑淑丽的作品,我们得以窥见她研究思考的逻辑,与团队工作的流动。这位跨界艺术家关怀性别、数位、权力、骇客、翻转,究竟在知识领域的跨越、转化后,会如何传染原本的系统?值得持续关注。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