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位监狱中,被监控的性别、欲望与表演 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郑淑丽作品《3x3x6》 |
《3x3x6》作品录像影像。
《3x3x6》作品录像影像。(郑淑丽、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话题追踪 Follow-ups

数位监狱中,被监控的性别、欲望与表演 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郑淑丽作品《3x3x6》

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邀请知名艺术家郑淑丽参展,她重新爬梳了台湾馆所在的普里奇欧尼宫作为监狱的历史,创作了全新艺术作品《3x3x6》。作品结合录像、舞蹈虚拟化身和有著多重介面的沉浸式装置,把台湾馆装置成拘禁空间,并透过十位因性别及性倾向而遭囚禁的历史和当代案例,探询不同时代法治系统如何建构及合理化关于性与性别的「正常」方式,以此提醒观众重新思考当代监视科技与社会身分认同的关联。

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邀请知名艺术家郑淑丽参展,她重新爬梳了台湾馆所在的普里奇欧尼宫作为监狱的历史,创作了全新艺术作品《3x3x6》。作品结合录像、舞蹈虚拟化身和有著多重介面的沉浸式装置,把台湾馆装置成拘禁空间,并透过十位因性别及性倾向而遭囚禁的历史和当代案例,探询不同时代法治系统如何建构及合理化关于性与性别的「正常」方式,以此提醒观众重新思考当代监视科技与社会身分认同的关联。

视觉艺术界最重要的艺术展览威尼斯双年展,近几年来表演性作品成为展览的主轴之一,例如本届的国家馆金狮奖的得主了给了立陶宛馆「太阳与海洋(码头)」(Sun & Sea (Marina))的音乐行为表演,而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继上届展出行为艺术家谢德庆在纽约创作的「一年行为表演」系列作品之后,本届展览则邀请享誉国际的知名艺术家郑淑丽代表台湾馆参展,郑淑丽擅长以装置艺术、表演、网路艺术、影像装置、剧情片和行动网路剧等,运用电子互动设备建构大众可参与的开放式网络,追求穿越地缘政治、性别与经济结构边界的想像与欲望,身为网路艺术的先驱,她的网路艺术创作也是首件由纽约古根汉美术馆纳入馆藏的作品,在「后网路崩毁」(post-netcrash)情境里,她关照人体内「生物网」(Bio Net)地带,近期作品呈现了对病毒爱与生物骇(viral love biohack)议题的关照,具备表演性的前卫特质,创作对未来科技时代里的想像和批判。

台湾馆展场《3x3x6》装置入口处被拍摄的脸孔辨识系统。(郑淑丽、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透过十个案例,探询「性」的监控

在本次展览中,郑淑丽重新爬梳了台湾馆所在的空间——普里奇欧尼宫(Palazzo delle  Prigioni)在十六世纪作为监狱的历史,为这次展览创作全新的艺术作品《3x3x6》。《3x3x6》横跨四个展间,结合录像、舞蹈虚拟化身和有著多重介面的沉浸式装置,将监狱的标准建筑结构——每个标准牢房有3x3平方公尺,没有窗户,被六个摄影机每天不间断监控的设计重新规划,把台湾馆装置成拘禁空间,以此提醒观众重新思考当代监视科技与社会身分认同的关联。艺术家以一七五五年被囚禁于威尼斯总督府的浪子作家贾科莫.卡萨诺瓦(Giacomo Casanova)的经历为出发点,探查了十位因性别及性倾向而遭囚禁的历史和当代案例,包括法国哲学家傅柯(Michel Foucault)、萨德侯爵(Marquis de Sade)等,如创作影片中「MWX」在网路上的食人主题论坛,与另一个男子签了协议,同意发生关系后再把对方吃掉,后来却因此被以谋杀定罪,于二○○六年在德国被判刑终身监禁;「傅柯X」则是在一九五九年担任华沙大学法国中心主任时因同性恋遭受波兰警方调查而被囚;而「LX」这位中国「九五」后的年轻人,则是因为二○一六年在社交网路上被控「制造淫秽文章获利」而遭起诉等案例,展场中的旋转投影塔,以 3D 摄像监视系统的方式,同时投射出上述个案的形象,以此带领观众进入他们的故事中,探询不同时代法治系统如何建构及合理化关于性与性别的「正常」方式。

傅柯曾以十八世纪哲学家边沁(Jeremy Bentham)所设计之环形监狱(panopticon)中央的监视塔楼为原型,在《规训和惩罚》一书中探讨空间对身体的规训,如何透过监视和惩罚的技术,让人内化成为自我监控的过程,而在《3x3x6》中,观众一走进入台湾馆普里奇欧尼宫,马上发现自己的身影被监视,脸孔被扫描,从观者踏进展间的那一刻开始,即被带入艺术家所设计的影像回路系统之中,在录像艺术经常使用的影像回路机制里,不需要环形监狱即可让观众进入此种自我监控的内在化,观看与被观看的关系也被挑战。而傅柯在《规训和惩罚》中论述从公开展示的酷刑,转向以惩戒教养和利用空间形式塑造心理自我监视系统,惩罚从制造肉体痛苦感觉的技术,变为一种剥夺公民权利的技术,判决所确定的罪行由法律所规定,而法典也能针对情欲、疾病、行为失调进行公权力的判断,精神病学则在此提供了合法惩罚的机制,不仅正当地裁决了犯法的行为,也同时可以针对个人的身分和认同提供判断标准,在当代社会刑罚深入地干涉肉体的自由,对身体的规训事实上也是对性别和欲望的控制,而身体始终站在中心的位置。从郑淑丽的创作中可以发现,不管她是早期的作品到今天的《3x3x6》,事实上都是运用酷儿(queer)的方式挑战界线,传递逾越(transgress)的可能,身体欲望的对象既是认同的一部分,而逾越则成为一种新的识别或鉴定的可能,作品中表演性的展演,既是探询道德成为界线的一部分,也从中展示了多元性别的概念。

《3x3x6》横跨四个展间,是结合录像、舞蹈虚拟化身和有著多重介面的沉浸式装置。(郑淑丽、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邀请上传跳舞影片,作为骇客的反抗

在创作《3x3x6》的同时,新闻报导一位伊朗女子梅德.霍加布里(Maedeh Hojabri)因为上传跳舞影片到Instagram,因此被当局抓进监狱服刑,这也导致许多不满逮捕行动的女性发起在各类社交媒体上张贴跳舞影片的声援行动,并加上了「#跳舞无罪」(#dancing_isnt_a_crime)的关键词。这个新闻事件也暗示了舞蹈拥有政权想要控制、甚至成为禁忌想像的能动性或颠覆力量,在思考梅德因跳舞影像上网而被判刑一事后,郑淑丽决定要在作品中加入一个开放观众参与的部分,鼓励大家将自己跳舞的影片上传,任何人都可以从世界各地藉网路上传自拍影像,艺术家将这些上传影片中舞者的身体转换为虚拟化身,成为难以辨认性别与种族的形象,并在旋转投影塔屏幕中以数据资料的方式呈现,参与者的影像也因此融入展览所建构的全面监看网络中,成为骇客入侵主流监视系统的行动。从舞蹈研究的角度来观察,舞动本身蕴藏著丰富的身体记忆轨迹,这样的身体某种程度上抵抗了日常的功能性,而当身体的信息变化成为数位网络当中的资讯节点,作品对身体的青睐,是否也提供了关于舞蹈的可能想像,并将此种想像并置于人类的数位未来蓝图之中?此种以表演为重心的酷儿数位策略,能否瓦解奠基于人体测量学的识别传统?

郑淑丽这件作品也更进一步质疑,在新科技时代里,技术的转化形塑出更为新颖和细致的监控技术——从十九世纪阿方索.贝蒂雍(Alphonse Bertillon)所建立的标准化身体测量识别系统,发展到于今日的大数据、人脸辨识技术、人工智慧与演算法,应用于监管控制的科技愈来愈细致精密,也形成了不再需要实体囚禁,就已经全面笼罩的监禁型态(例如当今中国的社会信用点数系统、随处可见的监视摄影机与不尊重隐私权之下一切可以成为大数据的庞大资料)——今天的环形监狱(panopticon)是一个数位监狱,我们任何动作表情都变成一串数据,整个社会因此走向数据控制,以此观之,《3x3x6》或许也可以呼应在近日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人民必须要蒙面抵抗的坚持。而在此种新型态的数位监视中,对动作的捕捉(Motion capture)也成为一种新的规范,例如,同一组身体动作用不同的动作捕捉系统,可能会产生「被看到」和「没被看到」的两种可能,牵涉到了动作捕捉系统背后的演算法之逻辑,也就是说,对演算法逻辑原则的制定,也重新诠释了对社会控制的定义,这也让人想起近日火红的深层历史学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在探讨人类命运时所提到的,在新科技时代,拥有更多「个人资料」已经成为比拥有土地还更高价值的资产,拥有资料数据者将成为权力的中心,而人们到底是拥有「自由意志」,还是成为大数据和演算法的奴隶?最终,《3x3x6》似乎也与哈拉瑞的论述互相辩证著:究竟应该提防机器人,还是该提防机器人的主人?

在台湾馆普里奇欧尼宫的《3x3x6》展示现场是禁止摄影,现场的昏暗氛围塑造出当前时代对数位监控的可能联想与控诉,搭配著十位个案的探讨,也让人进一步思索身体、欲望、边界、认同、科技和演算法之间的关联,有著时空交映之感。而在入口处留言簿上面,有署名来自香港的游客书写著「No China Extradition (Free HK)(反送中)」的字样,也有在其上涂抹著「How Dare You- China is your Daddy(你敢怎么样?中国是你老爸)」的另一个访客留言,在香港正在遭受中共支持的港警暴力事件纷扰之际,《3x3x6》似乎也让人感到一种恐怖——对现实生活既视感的强烈恐惧,而这或许也是台湾馆可以向世界揭示的国人日常。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