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达梅兹》(Ruth Walz 摄 Salzburger Festspiele 提供)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萨尔兹堡艺术节 疫情压力下的百年庆

苦撑下终开场 首演汉德克委创作品《阿达梅兹》

萨尔兹堡艺术节今年喜迎百年大庆,却遇到武汉肺炎搅局,主事者苦撑待变,最坏打算是至少要演出开幕传统制作《每个人》。还好奥地利境内疫情趋缓,艺术节如期开演,这次重头戏是汉德克委创新作《阿达梅兹》世界首演。阿达梅兹是一位捷克青年,于二○○三年三月六日清晨由布拉格国家博物馆一阳台自焚,并跃下至博物馆前广场,送医不治。汉德克在剧中拼贴前述事件发生的时地、各式媒体报导和相关研究说法,夹以说者自身心境,以「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立场,传达给读者/观众。

萨尔兹堡艺术节今年喜迎百年大庆,却遇到武汉肺炎搅局,主事者苦撑待变,最坏打算是至少要演出开幕传统制作《每个人》。还好奥地利境内疫情趋缓,艺术节如期开演,这次重头戏是汉德克委创新作《阿达梅兹》世界首演。阿达梅兹是一位捷克青年,于二○○三年三月六日清晨由布拉格国家博物馆一阳台自焚,并跃下至博物馆前广场,送医不治。汉德克在剧中拼贴前述事件发生的时地、各式媒体报导和相关研究说法,夹以说者自身心境,以「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立场,传达给读者/观众。

一九二○年八月廿二日,由莱因哈特(Max Reinhardt,1873-1943)导演的霍夫曼斯塔(Hugo von Hofmannsthal,1874-1929)剧作《每个人》Jedermann(一九一一年于柏林首演),在萨尔兹堡主教座堂广场(Domplatz)露天演出,这一天被公认为萨尔兹堡艺术节(Salzburger Festspiele)的开始。(注1在主教座堂广场露天演出《每个人》,则成为艺术节不可或缺的仪式与象征。(注2为了因应气候变化,演出《每个人》的当晚,艺术节的「大剧院」(Großes Festspielhaus)必定空下,若遇天雨,《每个人》即移至「大剧院」演出。

时光荏苒,转眼百年。艺术节兴高采烈地筹备著百年大庆,却意外地遇上了武汉肺炎疫情。二○二○年三月中,欧洲武汉肺炎大爆发,奥地利为第一个全面封锁管制的国家,大型活动全面禁止。在诸多艺术节纷纷宣布停办之际,萨尔兹堡艺术节主事者苦撑待变,拟定应变计划,最坏的打算是,于八月廿二日象征性地演出《每个人》,毕竟百年庆不会有第二次。

五月廿五日,艺术节原打算公布最小的百年庆版本,却有了一线生机。由于奥地利境内疫情趋缓,政府宣布,若能提出防疫计划,八月一日起,室内观众人数可放宽至一千人。苦撑待变有了结果,萨尔兹堡艺术节立即宣布,二○二○艺术节将于八月一日至八月卅一日举行,成为二○二○年夏天唯一举行的大型艺术节。六月九日,艺术节公布了新版节目。戏剧方面,除了《每个人》和与其呼应的《每个女人》Everywoman外,重头戏是汉德克(Peter Handke,1942-)委创新作《阿达梅兹》Zdeněk Adamec的世界首演。同时,艺术节亦在网页公布公卫专家小组建议的长大防疫措施。六月廿六日开始排练《阿达梅兹》,七月廿日苏尔坎普(Suhrkamp)(注3出版原作,让读者/观众先睹为快。

八月一日(注4晚上九点,主教座堂广场一切就绪,《每个人》即将开演,却因大雷雨即将抵达,为免演出中断,台上台下全体向大剧院移动。半个小时后,《每个人》重新就位开演。八月二日晚上八点,《阿达梅兹》在邦立剧院(Landestheater)首演。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