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的舞蹈,虽然有一点短暂 |
《换我编舞》学员重新以身体感知一成不变的日常生活,转化为舞。
《换我编舞》学员重新以身体感知一成不变的日常生活,转化为舞。(许斌 摄)
话题追踪 Follow-ups

十分钟的舞蹈,虽然有一点短暂

记「树林跳:跳岛舞蹈节」之青少年身体编创工作坊

从新竹跳到树林的跳岛舞蹈节,公开征选设籍新北市的十至十八岁青少年,举办为期四周的身体编创工作坊,开启对于身体的多元想像,并于十一月廿一日在树林艺文中心演艺厅正式演出《换我编舞》。参与的六位少女学员在余彦芳与林祐如两位编舞家带领下,打开身体感知,重新观察并体验看似平凡且日复一日的生活,再以身体语汇表现。

文字|白斐岚
摄影|许斌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从新竹跳到树林的跳岛舞蹈节,公开征选设籍新北市的十至十八岁青少年,举办为期四周的身体编创工作坊,开启对于身体的多元想像,并于十一月廿一日在树林艺文中心演艺厅正式演出《换我编舞》。参与的六位少女学员在余彦芳与林祐如两位编舞家带领下,打开身体感知,重新观察并体验看似平凡且日复一日的生活,再以身体语汇表现。

「树林跳:跳岛舞蹈节」以青少年编舞为号召的《换我编舞》,节目单醒目的字体写著「这不是一个『由大人编舞,青少年表演』的节目」,明确地区分了两个世界:大人的世界与青少年的世界。正如许多青少年剧场(或广义表演艺术)相关讨论,关于青少年作为一种类别,究竟指的是表演者、创作者、题材或是表演对象?在由余彦芳与林祐如两位编舞家带领的四周排练与创作过程中,更像是所谓大人与青少年不断界定的彼此关系,共同寻找那还未被定型、也不该被定型的青春灵魂。

不平凡的双重人生  打开对平凡生活的身体感知

从新竹跳到树林的跳岛舞蹈节,延续二○一八年邀请陈彦斌与董怡芬带领成功国中田径队的跨世代、跨领域跳舞经验,二○二○年改走公开征选路线,以设籍新北市的十至十八岁青少年为对象,举办为期四周的身体编创工作坊,开启对于身体的多元想像,并于十一月廿一日在树林艺文中心演艺厅正式演出。虽说是广邀各界青少年报名,主办方之一的骉舞剧场依然得凭借地利之便(剧团排练场在与树林一水之隔的板桥大观,成员也多居住在板桥树林一带),主动出击,寻找可能的青少年人选。最终录取六人,清一色为女生,年龄自小六到国二,只有一人是舞蹈科班背景,但多有身体与表演经验。

初次与这群少女们见面的那一天,是一个平凡的周日午后,但少女们近期短暂过著不平凡的双重人生。她们躺在地上放空补眠,有人在自己的结界(表演区域)整理道具,有人和两位编创促膝恳谈。专注、投入,但有点疲惫,某方面而言也颇贴切地说明著她们这四周的行程——下课来到排练场,用餐、稍作休息后开始排练,结束之后还得回家继续写作业。就以初次看排的周日为例,是下午一点到六点的行程,即便是青春无敌的体力,恐怕都有点吃力。

但事实上,真正不平凡的,是两位编创老师如何带领她们打开身体感知,重新观察并体验看似平凡且日复一日的生活。在工作坊的头一个礼拜,余彦芳与林祐如让她们分享自己生活的身体细节,例如早上起床的过程、从家里到学校的路途等,每一次都比先前更仔细、更深入;又或者是两两相聊,找到彼此相似处,也透过这样的过程来开启对于自身、人际关系和外在环境的观察。如余彦芳所说:「来回过程中,有些人总是看到一样的事情,有些人尽管平常不爱讲话,但会在实作时展现更细腻的观察。」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树林艺文中心  融入社区生活的剧场

今年正式营运的树林艺文中心,是新北市继位于江子翠的新北市艺文中心、新庄艺文中心后成立的第三座表演场馆,为五百个座位的中型剧场,可因应需求调整观众席方位。场馆位置看似遥远,实则占据各种地利之便,距离板南线亚东医院捷运站约十分钟公车车程,若选择搭火车也只要走路十分钟(以上至台北车站车程皆十五至廿分钟),艺文中心与隔壁的威秀影城还有停车场,方便开车前来的观众。

除了交通方便外,树林艺文中心更是都会区难得与庶民生活紧密相连的剧院,不远处就是树林夜市,周遭随处可见平价料理,隔壁就是八层楼的秀泰影城与百货,看完戏还能买个日用品。至于整栋建筑物全名为「艺文综合行政大楼」,楼上包括卫生所、长照中心、图书馆,真正落实「剧场即生活,生活即剧场」。

树林艺文中心在开馆前,已提前于二○一九年七月试营运,开启一系列表演、地方团队演出、讲座、工作坊、剧场导览等活动,拉近民众与剧场距离。今年春天虽因疫情而短暂关闭,排定演出也因而取消或延期,然下半年依然邀请骉舞剧场担任策展,与OISTAT国际剧场组织合作策画「树林跳:跳岛舞蹈节」,为中心量身打造首档「特色节目」,不只串联在地舞团能量,也藉表演打破剧院与社区的分界。(白斐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