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净莲 今日花都的明日咏唱 |
(刘洁萱 摄)
艺号人物 People 巴黎歌剧院新任合唱团总监

吴净莲 今日花都的明日咏唱

去年(2021)4月宣布接下法国巴黎歌剧院合唱团指挥,来自台湾的音乐家吴净莲,一夕之间在欧洲乐坛成为瞩目新星。

自大学时期获留学奖学金负笈欧洲,吴净莲至今已经旅居欧洲30余载,在法国、瑞士、荷兰等国知名歌剧院都有多年工作经验。在前往巴黎前,吴净莲是阿姆斯特丹荷兰国家歌剧院的合唱团指挥,7年来不仅带领该团队赢得全球最优秀合唱团殊荣,也在国际舞台上建立了声望。如今游历了一圈又再回最初求学之处——法国,且是为了加入这个欧洲编制最完整、合唱团团员超过百人的巴黎歌剧院,虽有硬体装备的支持,但相伴而来的责任与压力也不容小觑。

去年(2021)4月宣布接下法国巴黎歌剧院合唱团指挥,来自台湾的音乐家吴净莲,一夕之间在欧洲乐坛成为瞩目新星。

自大学时期获留学奖学金负笈欧洲,吴净莲至今已经旅居欧洲30余载,在法国、瑞士、荷兰等国知名歌剧院都有多年工作经验。在前往巴黎前,吴净莲是阿姆斯特丹荷兰国家歌剧院的合唱团指挥,7年来不仅带领该团队赢得全球最优秀合唱团殊荣,也在国际舞台上建立了声望。如今游历了一圈又再回最初求学之处——法国,且是为了加入这个欧洲编制最完整、合唱团团员超过百人的巴黎歌剧院,虽有硬体装备的支持,但相伴而来的责任与压力也不容小觑。

Team work but work better

「合唱团的工作其实大同小异。」采访一开始,吴净莲就开门见山地说。不论在哪个团队,对上、对下的责任并不会消失,但在加入巴黎歌剧院后,确实因为剧目规划的时间限制而有较大的压力。剧院规划以季为单位,在巴黎团队规模庞大,每季要准备的剧目相对也比起其他剧院要更多。但因为编制大,且有两个表演场馆,团队往往要分成2或4组,同时进行演出与排练。换言之,每出剧目所能够排练的时间就会受到压缩,但对品质的要求却是有增无减,对于吴净莲来说,这样的工作条件是她站在第一线的最大考验。

离开法语区20余载,吴净莲也坦言自己需要重新习惯法国人的工作习性,她也打趣地将这份工作比拟为「在丛林作战」,要用强大的战斗力将自我意识强烈的法国人调整成和谐的团队。

欧陆表演艺术场馆中的国情百态

「民族性」一直是吴净莲在带领合唱团时相当注重的因素,她认为唯有懂得如何与团员沟通,才能够正确、有效地引导出整个团队的音乐潜能。举例来说,荷兰的环境给予学童很大的信任与空间,因此人民的创造力强,也重视工作的趣味性,因此必须要更加费力地将工作变得有趣、活泼。在瑞士地区的团队则随和许多,因为日内瓦剧院的合约中给予资方单方面解约的条件,加上瑞士人温和的个性,让她在职期间,将摸索团员的潜能并加以引导的责任视为首要。

虽然巴黎的团队和日内瓦的团队在成员组成上都相当多元,但相较之下,巴黎团队成员的个性更为鲜明。吴净莲也为此将在巴黎的任务重点首先放在强化团队性,引导各个技巧出类拔萃、来自不同地区的音乐家能在团队中找到最适合的位置。

「指挥的调整不只要针对团队的民族性,也要对团队的声音特质有深刻的认识,才能做出优化表现的引导。」吴净莲举例说明:如东欧地区的音乐家音色较暖,声音圆而有厚度,在表演较轻柔的作品时就需要多加提示;而来自北方的声音则相反,在面对义大利式的作品时,要进行调整来配合作品的风格。

(刘洁萱 摄)

声东击西的音乐之路

迈入职涯的又一新篇章,吴净莲忍不住忆起当初在国内求学时,受到前辈指挥家陈澄雄老师的提点、鼓励报考公费留学,才开启了她旅外的指挥生涯。在老师与家人的支持下,吴净莲也尝试不同的路,从里昂歌剧院的指挥助理开始,一路坚持展现出自己的能力,争取对合唱团有利的条件,逐渐走到如今的位置。

虽然是师专出身,吴净莲从不爱教书,反而喜欢当职业的指挥,甚至不惜放弃薪水优渥的合唱团教师工作,一度转为担任钢琴伴奏。「教学就像是培养树苗,要对学生负责。」吴净莲笑著说道,角色相对较为平衡的指挥工作,虽然高压,但她反而无比自在。

在职业的团队中,指挥的角色则更像是面包师傅,吴净莲比喻:「作为『师傅』,我可以挑选面粉的等级、制作工法等,制造出理想的成品。」对她而言,只要挑选好的材料、精进自己的技艺,指挥的工作都是可以控制的。虽然可能需要数年酝酿、累积经验,但却是一门可以精益求精、达到自己设定目标的专业。

从旅居国外的视角回望台湾的音乐舞台,吴净莲也不禁对国内能邀演许多大乐团与知名指挥表示羡慕之情。曾与之合作的杨颂斯,与享誉国际并曾多次造访台湾柏林爱乐乐团等,对吴净莲来说都是神级演出。虽然今日已少有在台欣赏音乐表演的机会,但看著国内乐坛近年引进的曲目与整体发展,她对表演艺术的未来发展其实并不感到担忧。

身为欧陆音乐界少见的亚裔女性面孔,吴净莲从不以此身分自我设限。近年来各领域提倡多元、平等的氛围下,她突破刻板印象框架、杰出的表现也让她受到更多的关注。但在时常被问到是否期许自己提供亚裔音乐家职涯上的机会与帮助,她则直言身分的框架都是别人加诸于己的,专注在工作专业时根本无暇顾及这些,比起身分背景,全心投入才是唯一的关键。

「性别与族裔的身分认同既是天生而来,就是自己无法掌握的事物,与其去挑战已经存在的事实,不如做好自己的事,让别人用统一的标准评价你。」回探自己的求学、职涯经验,吴净莲如是感慨。

(刘洁萱 摄)

期待以专业「玩心」让观众耳目一新

重回巴黎的第一年,就因为COVID-10疫情几乎所有节目都被停演、延滞。但在这个全新岗位上,她也努力做功课、在封城期间不断观摩大剧院免费推出的录影与转播,每日勤奋观看,并针对合唱团表现作笔记。如今身处编制更具规模的剧院,她尤其更加理解同时经营多出剧的难处,但也更加懂得用不同的标准要求作品的呈现。但作为欧洲的艺文首都,巴黎歌剧院时常因为表演场馆、剧目选择的增加,让今日的观众购票习惯也随而改变:能够在当日决定观赏哪场演出、通过各种管道购票的弹性,难免导致剧院的票券收入稳定度下降,加上近期旅游产业的消退,也冲击观光游客的收入。但随著疫情逐渐平缓,吴净莲笑著说,相信巴黎作为「铁打的花都」,不会轻易放弃走进剧院、欣赏演出的自由。

谈起短期内对未来工作的规划,吴净莲虽不能独断决定演出剧目,但可以直接和巴黎歌剧院的上司讨论、提出想法。有鉴于过去合作过的老板都蛮青睐冷门的曲子,她也希望能够借此尝试自己偏爱的20世纪末以后的作品,或者挑战偏僻、少受瞩目的曲子,如来自法国、俄国的作品等。怀著一颗专业的「玩心」,吴净莲认为,所有没有做过的东西都是最有趣的东西,她也期待,未来一季能够带给全球观众更有新意的合唱作品,不仅让观众耳目一新,也让明日的巴黎歌剧院有不同宜以往的性格和惊喜。

吴净莲

台北市立女师专(现台北市立大学)音乐科毕业。法国里昂高级音乐院合唱指挥首奖。是第一位获法国高等音乐教育指挥教授资格之外国人。曾任法国史特拉斯堡莱茵歌剧院(1991-2001)、瑞士日内瓦歌剧院(2001-2014)、荷兰国家歌剧院(2014-2021)驻院合唱指挥。现任巴黎歌剧院合唱指挥。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4/27 ~ 07/27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