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乐人钟玉凤 出走回原点 |
(吴昭纬 摄 钟玉凤 提供)
艺号人物 People

琵琶乐人钟玉凤 出走回原点

虽然抱著琵琶把世界走透了,钟玉凤作为音乐人,是超越琵琶演奏家的存在,她内在的战斗历程,也远比外在的行脚足迹更旷远,更磨人,音乐生涯的前20年,她在现代国乐的训练系统下习得扎实的好功夫,务必将手上的每颗音符、每道乐句,打磨得光洁完美,那时的钟玉凤不知是否想过,自己在接下来的10多年间,将带著这国乐现代化的先锋乐器,走出一条不同的路。

虽然抱著琵琶把世界走透了,钟玉凤作为音乐人,是超越琵琶演奏家的存在,她内在的战斗历程,也远比外在的行脚足迹更旷远,更磨人,音乐生涯的前20年,她在现代国乐的训练系统下习得扎实的好功夫,务必将手上的每颗音符、每道乐句,打磨得光洁完美,那时的钟玉凤不知是否想过,自己在接下来的10多年间,将带著这国乐现代化的先锋乐器,走出一条不同的路。

2022TIFA 钟玉凤《摆度之外》

2022/4/15~16  19: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演奏厅

音乐生涯中的推与拉

不只是台北、冲绳、德国、瑞典、印尼的实体移动,也不只是出现在同个舞台上的乐人来自日本、埃及、印度、希腊、匈牙利,这些都不足以说明钟玉凤音乐中的「流变」本质,如同询问吟游诗人可是天生爱流浪?殊不知那原生之地促其外奔之必然,与另一端尽头多少欢快的召唤,一推一拉之间,为钟玉凤画下了独行出海的航图,途中停靠多少个陌生岛屿,交手过多少异士奇人,或许还偷师了几套武功,将谁人的几分功力收为己用。

只不过当年到底是什么推了她一把,谁又如何拉了她,「其实…没有人刺激,你也是不会乱动的。」用钟玉凤自己的话说,如此简单明了。

是不是日复一日的独自练习,即使踏上了舞台也只能在众人拥簇间饮下明星演奏家的孤独,是不是即使攀上器乐演奏的高峰,也只能如悬丝傀儡那般,遵循指令逐一动作。又是在何时何地,与那迷人的自由相遇?钟玉凤认真回想,那是2009年,德国,Rudolstadt,同个音乐节的乐人不经意问起:你们琵琶都不即兴的吗?你们都不作曲吗?那你都在做什么?

「我在练琴啊!我要把它弹到很完美!每次都很完美……就是这样了吧,」

但,音乐只能如此吗?「其实是因为看到别的系统的音乐家,他们本身都保持创作的能量,又能演又能写又能即兴,那时我就觉得好像……我是属于他们的。」

感谢如此的觉醒。人的一生有几次机会,能够如此确信自己的归属,从此有了勇气,不计代价继续向前。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钟玉凤

音乐人、琵琶演奏家。9岁习琴,曾就读国立台湾艺术专科学校(今国立台湾艺术大学)、国立艺术学院(今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佛光大学艺术学研究所。曾加入林谷芳教授召集之「忘乐小集」、与林生祥共组「生祥与瓦窑坑3」乐团、与陈思铭(David Chen)共组琵琶蓝调吉他混种计划「蓝。调」。受邀国内外重要演出有:德国TFF Rudolstadt音乐节、婆罗洲爵士音乐节、首尔「地球村友谊节」、印尼万隆「2012西爪哇世界音乐节」、流浪者之歌音乐节、铁玫瑰艺术节等。2015年受邀参与手风琴家Wolfgang Obrecht「九步跨界」跨国计划、2008年受邀参与钢琴家Matthias Frey「音乐跨界计划」。个人创作专辑《摆Pendulum》于2019年获第9届金音创作奖最佳风格类型专辑奖、最佳乐手奖。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