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的虚拟 |
何晓玫MeimageDance《默岛新乐园》
何晓玫MeimageDance《默岛新乐园》(刘振祥 摄 MeimageDance 提供)
舞蹈

默的虚拟

如果「默」不是一种对既有再现体系的顶礼膜拜,如果「默」不是一种在语言体系中发声与缄默的对立,那「默」可以是什么,又可以不是什么?

如果「默」不是一种对既有再现体系的顶礼膜拜,如果「默」不是一种在语言体系中发声与缄默的对立,那「默」可以是什么,又可以不是什么?

何晓玫MeimageDance《默岛新乐园》

 2022/4/28~5/1  台北表演艺术中心蓝盒子剧场

义大利哲学家阿冈本(Giorgio Agamben)在谈论电影时,提出了「默片」与「默哲学」的必要。对他而言,「默」不是缄默无声,而是如何重新找到新的流变创造力,让已然死于成规套式的表达,重新活过来。因而「默片」不是没有声轨的电影,而是如何在无法不落入意义与符号系统之时,也能同时解离出充满潜能的「姿势」。那何晓玫的《默岛新乐园》便是一种「默舞蹈」的示现,逼显出舞蹈身体动作、地理政治与文化表意之间的可能解离,一种企图解构创造的创造,一种「钮扣」(new choreography)的虚拟之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