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度之外》势不可挡的魅力 |
钟玉凤《摆度之外》
钟玉凤《摆度之外》(杨文卿 摄 大大树音乐图像 提供)
直击艺现场—2022TIFA

《摆度之外》势不可挡的魅力

2021 TIFA一段30秒的宣传片段,带我来到了《摆度之外》的观众席,后来才知道,那是钟玉凤的作品《直到》的片段,琵琶、小提琴和电吉他这看似冲突的组合,在钟玉凤的巧妙安排下毫无冲突感地完美搭配,短短半分钟,钟玉凤的编曲和音乐家们的演绎,让《摆度之外》散发著一种势不可挡的光芒和魅力。

2021 TIFA一段30秒的宣传片段,带我来到了《摆度之外》的观众席,后来才知道,那是钟玉凤的作品《直到》的片段,琵琶、小提琴和电吉他这看似冲突的组合,在钟玉凤的巧妙安排下毫无冲突感地完美搭配,短短半分钟,钟玉凤的编曲和音乐家们的演绎,让《摆度之外》散发著一种势不可挡的光芒和魅力。

钟玉凤《摆度之外》

4/16 19:30 台北 国家演奏厅

2021年因疫情《摆度之外》无法如期演出,时隔1年,《摆度之外》以新的编制于2022 TIFA重新登场,钟玉凤和她许多才华洋溢的音乐家伙伴们一起带来精采绝伦的跨界音乐飨宴,感谢两厅院的不放弃,得以让我透过这场音乐会认识这些优秀的音乐家,拥有如此美好的音乐和夜晚。

《摆度之外》用音乐带观众「摆度」于世界各地,钟玉凤在她的创作中用琵琶与手风琴、吉他、低音提琴、波斯手鼓、击掌手等不同乐器合奏,尝试带入异国音阶和不同风格的乐曲,让琵琶跳脱传统古曲的框架,作出了充满「混血」感的音乐。

一开始,钟玉凤带来北管曲牌《大板风入松》贴近大家所熟悉的琵琶样貌,接著是与手风琴单挑合奏具舞蹈性的《七拍子》,然后是灵感来自斯堪地那维亚音乐、充满异国风情的《九拍子—杜鹃彻夜不眠》。或许是不规律节拍带来的新鲜感,后两首曲目特别吸引我,经过重新编曲的《七拍子》改为用手风琴搭配琵琶,在琵琶疾速的演奏中手风琴不间断而饱满的声音刚刚好地衬托了琵琶的力量,钟玉凤演奏的琵琶音符在手风琴上跳跃!钟玉凤在过去的专辑中尝试过与吉他合奏《七拍子》,也尝试过与甘美朗乐队合奏,但今天与手风琴合奏这让人耳目一新的组合是我的最爱!谁能想到这看似冲突的组合竟意外地和谐,而听觉上比过去的两种组合都来得更饱满。

接著《中国佬的华尔滋》是让人惊艳的一曲,琵琶与12弦吉他、低音提琴合奏,由吉他建立轻快的三拍子,琵琶旋舞于华尔滋脚步中,踩著既轻快又优雅的步伐;《夜之城》让画风一转来到印度,演奏吉他的David陈思铭如游唱诗人般于其中演唱述说英殖时代加尔各答水手的游子心声,曲毕《西瓦》把大家带到了阿拉伯,玉凤把阿拉伯音阶移植到琵琶上,在琵琶与击掌手们激烈的碰撞之间,富于阿拉伯风情的琵琶仿佛穿梭于刀光剑影中。

下半场《山灵的呼唤》、《月光》是玉凤与谢杰廷的钢琴、手风琴和云力思合作即兴的两曲,在云力思的演唱下,引领观众走入幽静辽阔的森林里;《简单摆》结合琵琶、钢琴、低音提琴和波斯手鼓4样乐器,玉凤将4样乐器比喻为4个契合的齿轮,由琵琶快速飞腾的旋律为动力轴,驱动4个齿轮一同「摆动」;最后一曲《垂钓太平洋》充满热带岛屿风情,活力轻快又热情的编曲与编制为整场音乐会带来了活力满满的结尾。

钟玉凤说琵琶是强大的乐器,因其为独奏乐器,嘈杂且强势,时常难以和谐地与其他乐器合奏,但这一夜的演出,我并未感觉到其强势与合奏的不和谐,但却深深认同「琵琶是强大的乐器」且臣服于琵琶的魅力之下,因为在钟玉凤的作品当中,她总是能为各个乐器找到最适合的位置,恰到好处的存在,使琵琶如此强势的乐器「百搭」,和谐穿梭于各种乐器和各式曲风当中却又不失其本身的古典风韵。

《摆度之外》能量满满,魅力四射,集结了钟玉凤多年来与世界各地音乐家合作的精华,在琵琶新创曲中既保留了琵琶的古典质朴,又跳脱于古曲的框架,精准掌握各式曲风精髓并结合,大胆挑战创新,引领观众飞越世界,是让人想一听再听,如此让人上瘾的混血音乐啊!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6/18 ~ 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