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真实人生舞动的《舞魂》 |
看戏不忘电影

以真实人生舞动的《舞魂》

本片的第二亮点为女主角Marion Barbeau,原本就是巴黎歌剧院首席舞者,电影一开始就是她在歌剧院舞台上演出《舞姬》(La Bayadère),柯拉皮许对巴黎歌剧院熟门熟路,镜头也玩出了许多巧思,从第一幕女主角等待上场却目睹男友与其他舞者暧昧,到第三幕跳跃后的跌伤,如同折翼天使般地隐喻著《舞姬》中遭背叛的死亡悲剧。

本片的第二亮点为女主角Marion Barbeau,原本就是巴黎歌剧院首席舞者,电影一开始就是她在歌剧院舞台上演出《舞姬》(La Bayadère),柯拉皮许对巴黎歌剧院熟门熟路,镜头也玩出了许多巧思,从第一幕女主角等待上场却目睹男友与其他舞者暧昧,到第三幕跳跃后的跌伤,如同折翼天使般地隐喻著《舞姬》中遭背叛的死亡悲剧。

去年春天巴黎上映了一部电影En corps,台湾没有上映,豆瓣翻成舞魂,描述巴黎歌剧院的首席舞伶,因为目睹男友暧昧导致演出中分心跌伤,被医生告知两年内无法再跳舞,与朋友来到布列塔尼休养,接触到在此驻村的侯非胥.谢克特(Hofesh Shechter)舞团,她决定尝试在当代舞蹈中寻找新的方向,重新找回对身体的掌控。

这部电影有好些亮点,先从导演塞德里克.柯拉皮许(Cedric Klapisch)谈起,我第一次到巴黎看的电影就是他的寻找一只猫》(Chacun cherche son chat),虽听不懂对话,却完全无碍对电影的理解,就是寻找一只猫的故事,真实呈现出巴黎10区附近的街廓风貌,电影中的人物跟我的邻居一模一样。柯拉皮许的成名作是西班牙公寓》(L'Auberge Espagnole),真实诙谐地描述年轻人到外地求学,感受不同国家文化冲突,生活与爱情的真实经历,用原班人马以11年的时间,让剧中角色因时光发酵,而发展出后续的《俄罗斯娃娃》(Les Poupées russes)与三部曲《纽约爱情拼图》(Casse-tête chinois)。如同《爱在黎明破晓时》三部曲,以真实时间展开的人生况味,但不同的是柯拉皮许擅长捕捉生命中的荒谬诙谐,及多线交织的人际关系,拉大时间跨度后,不用说教,观众自然心领神会。

从舞星记录片到拍出舞魂

因为「真实」的风格,他接下一些纪录片拍摄工作,成就了舞魂的机遇与机缘。2010年他拍摄了巴黎歌剧院首席舞者奥蕾莉.杜邦(Aurélie Dupont)的纪录片《l'espace d'un instant》,奥蕾莉10岁进入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学校,1989年16岁时加入舞团,同年西薇.姬兰离开,她也接棒演绎纽瑞耶夫担任巴黎歌剧院艺术总监时期由姬兰演出的主角,一直跳到2015年从舞者退役,2016年接替娜塔莉.波曼的老公米尔派德(Benjamin Millepied)成为巴黎歌剧院舞蹈总监,2022年底卸任。柯拉皮许在纪录片中没有太多的访谈,反而用了资料影像,从她12岁上课、16岁演出到怀孕的身影,以众多舞作中的独舞表现来呈现一代芭蕾伶娜的丰采。

虽在巴黎歌剧院经历26年古典芭蕾职涯,但奥蕾莉并不守旧偏执,邀请不同类型的当代编舞家合作,如2018年邀请谢克特作品《永不回头的艺术》(The Art of Not Looking Back),还有新马戏的詹姆斯.提瑞(James Thierrée),荷兰舞蹈剧场客席编舞家克莉丝朵.派特(Crystal Pite),曾与舞蹈空间舞团合作的伊凡.培瑞兹(Iván Pérez),带给巴黎歌剧院芭蕾舞者身体技巧的新刺激,上述合作的制作都请来柯拉皮许拍摄,也让《舞魂》的雏形水到渠成。

本片的第二亮点为女主角Marion Barbeau,原本就是巴黎歌剧院首席舞者,电影一开始就是她在歌剧院舞台上演出《舞姬》(La Bayadère),柯拉皮许对巴黎歌剧院熟门熟路,镜头也玩出了许多巧思,从第一幕女主角等待上场却目睹男友与其他舞者暧昧,到第三幕跳跃后的跌伤,如同折翼天使般地隐喻著《舞姬》中遭背叛的死亡悲剧。柯拉皮许使用了Marion Barbeau的真实背景,住在北莱茵,6岁开始学跳舞,电影中角色的成长过程也都和Marion Barbeau相似,甚至也都是大多数舞者的写照。

还有满满的侯非胥.谢克特

第三个亮点自然是侯非胥的舞蹈特色。出身于以色列巴希瓦舞团,以自身对打击音乐的天赋与敏感,从2008年创团以来,立刻席卷全球成为当红舞团,让人血脉贲张的动感节奏,揉合了传统犹太与狂野不羁的身体动作与著魔般的出神状态,光是台湾在短短几年间已经邀请了5次(包括疫情3年间因故取消的2次)。侯非胥舞团中的台湾舞者张建明也在片中露脸,在这部法国电影中只要出现英文对话时,通常就是候非胥本人上场演出。若这部电影的前一小时以芭蕾为主旋律,那下半场几乎为我们展现了侯非胥舞团的热身、排练与基本精神,同时也在片尾收录了长达4分钟侯非胥舞作政治妈妈》,在19区科学城演出的片段。

柯拉皮许也在舞魂中演出一闪而逝的巴黎歌剧院的管理员,这是他电影的彩蛋标记。他在寻找一只猫中演一名路人,看著寻猫启示说:我不喜欢猫。在西班牙公寓中演出那个有压力的老师,俄罗斯娃娃中演火车上的乘客等等,他总爱在自己每部电影中扮演路人角色。当年他考不上巴黎高等国立电影学院(La Fémis ),后来才去念了纽约大学成为李安学弟,多年后反而在 La Fémis 任教,他的每部电影台湾几乎都会上院线或在金马等影展放映,希望这部好看的舞蹈影片别成了唯一例外啊!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