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务部机电组组长李万章。背景是剧院3楼新鲜空气入口。(李佳晔 摄)
职人的图鉴

国家场馆工务部机电组:24小时待命,捍卫机电运行的幕后战将

来到两厅院看表演,从看见外观的灯火通明,进到内部搭电梯入场,看完剧场中的千变万化,直到散场踏上归途。一路的心情不管是轻松愉悦或是感动难忘,都是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但你可知道,有一群人在你下班的时候上班、放松的时刻备战,盯著电脑上的数字维护机电,确保节目完美流畅地进行?

来到两厅院看表演,从看见外观的灯火通明,进到内部搭电梯入场,看完剧场中的千变万化,直到散场踏上归途。一路的心情不管是轻松愉悦或是感动难忘,都是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但你可知道,有一群人在你下班的时候上班、放松的时刻备战,盯著电脑上的数字维护机电,确保节目完美流畅地进行?

两厅院的行政工作并不只是一般人想像的节目规划、前台服务等等而已,跟所有家庭一样,举凡机电设备的维修与支出,都需要人员的管理。具有机电专业的工务部机电组组长李万章,从民国78年考进两厅院后即服务至今,对音乐厅与戏剧院两栋建筑物的机电设备了若指掌。

「在两厅院外观看不见,却占据两厅院1/4空间的,就是风管了!」确实,场馆内没有窗户,如何维持空气的新鲜是个难题,况且,观众席一开,上千人大量涌进,没有新鲜空气是非常危险的。因此两厅院在营建之初,就考虑过这个危机。「空气的入口各在两栋的3楼!」李万章解密:「透过葫芦窗(注),用风管引到地下2楼,经过冷却、除湿、升温到适合人体的温度再送到各个现场,就能让观众有舒适的空气使用。」因此进入两厅院呼吸的空气是乾净舒服的,这种设计在台湾相当少见。

平常都有人员监测数值,若是室内异味或二氧化碳浓度太高,系统会自动切换,或者也可以手动开关将废气排出。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历经SARS、COVID-19病毒,当时只能全部开外气通风,即使耗能,为了保护两厅院的观众与员工,也不得不如此。

在电力上,通常台电供应的来源只有一个,但两厅院则有「常用」及「备用」两种。若常用电力出问题,就会自动跳到备用。这时候工作人员就紧张了,不但要做负载管理以免超量被罚高额费用,也要避免备用电力也发生异常。「最高原则是要先顾演出!」李万章说,值班同仁若看到数字紧绷,就要决定是否关掉办公区的空调,想办法撑到节目结束。如果不幸两个电力都使不上力,发电机还可以运作,但就只够维持到观众快速离场。

引入气体的风管进入地下2楼冷却、除湿、降温、升温到适合人体的温度再送到各个现场。(李佳晔 摄)

机电组员24小时待命,分3班制值班。有时坐在值班台监控所有设备,有时在重要机房的巡逻点观测。如有异常,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抵达该地排除。夜间一人尤其辛苦,若无法做简易排除,有时就得手动将故障隔开,减少灾情扩大,第二天让维修班进来时接手修复。他说:「任何突发状况都要马上采取应变措施,这些都要靠同仁经验的累积。」

近年环保意识抬头,为了永续,机电组竭力汰换耗能设备提升能源使用效率,电力也减到最低点。李万章苦笑:「像是拧毛巾一样,挤不出水来了!」只不过,即使用电量相较与以往大幅减低,但因为电价制度的调整(白天低、晚间高),让两厅院光是电费,一年就高达4千多万。李万章无奈:「两厅院一开门就要用电,实在很不容易。」

最怕的就是突发性的天灾:「只要晚上或半夜接到同事电话,就知道事情来了!」能够线上处理的就没事,无法解决的,他连夜也要骑著车赶来,就像当年921大地震的那晚也一样。幸亏两厅院的机电设计完善,得以先简易绕道让供电恢复正常,大损害就待后续慢慢修缮。当然,预防是最有效的策略,按照计划每年、每月、每季定期维护、清洗与整理延长设备使用寿命、强化供电系统韧性,都是忙碌中的首要任务。这些隐形的工作者,为了剧场中圆满的梦想,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

注:两厅院外墙引进外气的窗户有葫芦形状的装饰,但内部看不见。

专栏广告图片

职人:李万章

职业:国家两厅院工务部机电组组长

简历:1980年毕业于华夏工业专科学校电机工程科,服完2年预官役,退役后首份工作于板桥远东纺织公司任职,负责空调设备维运。1989年进入两厅院服务,拥有国家两厅院34年的资历,对於戏剧院与音乐厅建筑结构等各项机电设备了若指掌。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4/02/23 ~ 2024/05/23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