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鲇》(政川慎治 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戏曲 呼吸当代空气与时代同行

《野村万斋狂言剧场》 体现狂言的本质与可能

《野村万斋狂言剧场》

2024/3/9~10  14:30

2024/3/9   19: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戏剧院

「狂言」与「能剧」统称为「能乐」,能乐源自于中国唐代的「散乐」,当时的民间技艺如滑稽模仿、杂技曲艺、幻术魔法等传到日本后,与寺院神社的祭祀典礼及祭神仪式相结合,到中世纪逐渐发展为「猿乐」。

狂言承袭了本源的滑稽模仿,成为口语对话与动作并用的喜剧,能剧则将文言文化为谣曲,与舞蹈结合成为假面剧,朝悲剧方向发展。狂言呈现的是庶民的日常生活,能剧则将人类情感以抽象的方式表现出来,因此能剧仰望人类崇高的情感,狂言则一视同仁地俯瞰人间百态。狂言与能剧虽然同属一个表演系统,却因为看待人类的角度不同,而走向截然不同的发展。

狂言目前的剧目分为古典狂言与新编狂言。所谓的新编狂言,指的是明治时代之后创作的狂言,运用狂言的技巧来表演,内容则引入古典狂言中没有的主题,与时代结合,发展狂言的可能性,使狂言能存续至未来。本次《野村万斋狂言剧场》的剧目为《附子》与《鲇》(香鱼),其中的《附子》为传统剧目,《鲇》(香鱼)为新编狂言,正好可让观众一窥狂言的本质与新旧狂言差异。

《附子》(政川慎治 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古典狂言与新编狂言的差异

狂言剧目种类中有以仆人为主角的「小名狂言」,《附子》正是其中的代表作。即将出远门的主人唤来仆人太郎冠者、次郎冠者,吩咐他们看家,尤其不可靠近装有剧毒「附子」的桶子以免丧命,交代完主人便出门了。留守在家的太郎冠者对装有附子的桶子充满好奇心,不但说服次郎冠者帮助自己一探究竟,甚至还在闯祸之后想出妙计来圆谎,整个过程令人捧腹大笑。这个作品借由机智的语言与诙谐的动作,呈现出人性中的小奸小恶,将狂言滑稽诙谐的特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鲇》(香鱼)改编自日本知名小说家池泽夏树的短篇小说,由池泽夏树亲自改编,野村万斋补足及执导,内容保有池泽作品中一贯的的主题——自然与文明的关系,表演上则带入狂言的表演方式,由狂言师饰演的香鱼,保留了狂言中由人类扮演生物的传统,例如蚊子、马、蘑菇等。舞台设计则在原本空无一物的能舞台上设置的道具与布景,带入现代剧场的表现形式。主角才助与小吉之间的对话,犹如城市与乡村的对照,都会人与乡下人之间观念的冲突,没有孰是孰非,却在结束后留下一股余韵。

专栏广告图片
《鲇》(政川慎治 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提供)

以狂言为基础的全方位发展

身为日本当代最负盛名的狂言师野村万斋,除了狂言演出与教学推广外,也执导新编狂言或莎剧作品,还参与当代舞台剧的演出,更与知名的舞台导演如渡边守章、蜷川幸雄、罗伯.勒帕吉(Robert Lepage)、三谷幸喜等艺术家合作过。野村万斋也持续与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合作,如新媒体艺术家真锅大度、Dump Type的高谷史郎、已故音乐大师坂本龙一等。他选择跨界作品的考量是「必须与狂言有所连结」,也就是在其他艺术形式或作品中感受到与狂言的共通点,以此为基础,他才可能发展出作品。野村万斋亦曾担任过东京世田谷公共剧场的艺术总监、2020年东京奥运开闭幕式表演的首席创意执行总监,现在则是石川县立音乐堂邦乐艺术总监。

而他参与的影视作品则不胜枚举,从初试啼声的大河剧《细川胜元》、掀起野村万斋热潮的NHK晨间剧《雅久里》,风靡一时的电影《阴阳师》,再到近期的热门剧《Doctor-X》第7季与大河剧《怎么办家康》都有其身影,如此丰富的演出经验,全都成为野村万斋的艺术养分,也显示出他想呼吸当代的空气,与时代同行,不因背负著历史悠久的传统而思想僵化,一成不变。于是,他在2011年将拉威尔的芭蕾舞曲《波丽露》与《三番叟》结合,创作了《MANSAI Bolero》这支独舞,之后也发展出各种版本。2024年则将西班牙舞曲《魔幻之爱 El amor brujo》与狂言及日本舞踊结合,创作出新编舞蹈作品。

放眼日本当代表演艺术界,像野村万斋如此全方位发展的人大概屈指可数,对他而言,在艺术这条道路上,似乎没有止尽。不同于多采多姿的影视作品,仿佛唯有透过传统艺能狂言,才能看到最初始、不经装饰的野村万斋,才能单纯感受到他体内蕴涵的才华光芒,如同简洁洗练的狂言,散发著悠远的清香。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4/02/21 ~ 2024/05/21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