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漫步地方,作為行動代號╱創作的行動╱漫步與瞬間

一夜的閃電迸發 打開城市想像 「白晝之夜」在南港

今年「白晝之夜」的主要場地:臺北流行音樂中心。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來到第五屆的台北「白晝之夜」,今年發生的地點選在南港,以「南港通電」為主基調,藝術總監林昆穎提煉出南港這個區域的「匯聚」特性,並針對南港站至昆陽站之間廊道的六個選址,分別規劃與各場域原有氛圍相呼應的表演,此外也邀請團隊呈現「游擊式表演」,藝術家會將當晚所見的風景、人群,轉化成即時創作的表演。這樣的形式剛好與今年的主題不謀而合,觀眾唯有來到現場,才能親炙藝術家與南港此地在一夜甚至是數年醞釀的能量與綻放。

2020臺北「白晝之夜」

10/3  180010/4  600

南港 台北流行音樂中心等地點

INFO  www.nuitblanchetaipei.info/

用一夜的當代藝術帶領觀眾踏查城市的「白晝之夜」,在台灣已經來到了第五屆;今年選址在南港站至昆陽站之間的廊道,以「南港通電」為主基調串起了六大區域,也邀請國內外的藝術家,在當夜透過他們擅長的藝術形式與民眾對話,從黃昏到白晝,看見時間的流轉、看見當代藝術的迸發,也看見南港這個區域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提煉南港的「匯聚」特性

有別於透過布景、道具塑造出表演空間的室內劇場,把表演藝術挪到戶外,是完全不同的思維邏輯。「我會先去界定這個場域的歷史意義,不然所有藝術都只是被移植過來而已,再來觀察這個空間哪些塊面有stage的概念,然後劃出舞台位置後,把表演動線與觀眾動線給創造出來。」接下今年白晝之夜藝術總監的林昆穎興奮地說道。在非制式化的場域裡,看待觀眾新的體驗視野與表演者之間的對應關係,是讓他感到最好玩的地方。

那今年白晝之夜落腳的南港,又有著什麼樣的歷史氛圍呢?略作思索後,林昆穎細細梳理起他眼中的南港。早在一九四、五○年代,南港就是運送煤炭的集散地,六○年代因工廠進駐,而有了「黑鄉」之稱,隨著時代演進,研究院所、三鐵共構、金融重鎮進駐,形成如今你我熟識的南港,「我覺得很難用一個歷史古蹟來辨識南港,因為它的地形、地貌、建築稜線的變化是非常快的,但也因此造就這個地區的『共構』、『匯聚』特性。」

接續林昆穎的分析,擔任白晝之夜表演統籌的Fangas Nayaw(陳彥斌)說道:「我們所劃出的南港,是一個功能性大於居住性的區域,它的功能在於交接與匯集,人從別的地方進來,但同時也從這個地方離開,前往下個地點,南港是個集合與布散的空間。」

乘載著過去數十年來人來人往的移動軌跡,南港在林昆穎與Fangas Nayaw等人的規劃下,透過當代藝術將原有的風景給擴增、擴大,利用表演詮釋出場域的脈動、地物的象徵意義,「我們只是打開了這個空間,打開人群對於這個城市的想像。」Fangas Nayaw如此說明。

今年白晝之夜表演團隊之一的Betty Apple。 (2020臺北白晝之夜 提供)

看見既剛又柔的身體極限

這次被選入廊道中的「極限運動公園」,自然也有著匯聚的概念。憶起初次場勘至此地,林昆穎與Fangas Nayaw異口同聲說:「就是看到一群人在這裡高來高去、飛來飛去!」設備齊全的公園,聚集了對極限運動有熱血、想嘗試的朋友們,從表演藝術的角度來看,Fangas Nayaw聯想到的是當代的特技馬戲,運用身體、挑戰極限、可被觀看的獵奇感,這些詞彙同時在極限運動與特技馬戲上成立,代表的都是那些「沒有看過的身體」。

「我們不是把表演套到場域,而是尊重場域的倫理,以現地創作為出發。」這是Fangas Nayaw邀請表演團隊最重要的核心考量;於是,順著極限運動公園所發想出的,是要讓觀者感到違和的身體衝撞,卻又同時能在這個場域成立的表演。

曾打過日本職業摔角的「Kazuya惡王」,即是受邀在極限運動公園表演的藝術家之一,有別於炫技、暴力、血腥等常被貼在摔角此項運動的標籤,在此次的白晝之夜中,惡王不僅分享摔角歷史,也搭建擂台邀請民眾體驗摔角。「你可以在兩公尺近的距離看選手做十字固定、跳壓等,你會知道原來有這樣組織身體的技巧,對其他表演藝術者來說,這次的風景有可能就是未來創作的動力,是他突破框架的那道靈感來源。」Fangas Nayaw說,這就是當初邀請惡王參與的意義。

透過不同的身體表現來撐出想像空間,不是只有剛性的方式,柔軟卻能觸發社會議題的力量,也是另一種身體極致的表現。所以有了舞蹈家蘇品文的《少女須知》演出,在極限運動公園如此帶有力量的場域,蘇品文直接用身體與之對話,也邀請觀眾藉由注視女體的主體性,翻轉身體與規範間的權力關係。

今年白晝之夜表演團隊之一的舞蹈生態系創意團隊。 (陳九旭 攝 2020臺北白晝之夜 提供)

匯聚過往讓你想像未來

「極限運動公園只是其中一個例子,我們在每個場域的布點都會這麼兇、這麼猛喔!」林昆穎自信滿滿地說。而此次除了與各場域原有氛圍相呼應的表演外,「游擊式表演」也是今年白晝之夜的另一個亮點。

只存在一晚的白晝之夜,Fangas Nayaw用「煙火」來形容,「它在這一夜就炸完了,所以無可取代、無法複製。」林昆穎也不斷跟表演團隊溝通:「不要想太多,就只有這一次,你就是into在裡面,然後讓民眾來參與。」正因有這樣的特性,這次參演的藝術家更願意選擇過去未曾有過的嘗試,游擊式的表演自然順勢而生。

你會看見張汶皓的《臺北室外網球公開賽》,隨機報名與選手PK,或是彼此PK;也會看見李明潔的《靈感探險隊》,藝術家會將當晚所見的風景、人群,轉化成即時創作的表演。這類的表演在這條廊道四處散打,一路到白晝來臨的隔天上午六點,都隨處可見。

「你一定要親臨現場,才會看到這樣的表演在你身邊出現,不論有沒有辦法界定藝術家在幹嘛,你都已經成為當晚表演的一分子。」Fangas Nayaw說,當代藝術從來就不高冷,而是深入人群,與民眾互動,進而創造出一種共感,「因為討論沒有共感的東西只是在灌輸別人概念,但是討論一個有共感的東西,是在疊加經驗,然後創造未來。」言談至此,Fangas Nayaw的語調都不自覺地高昂了起來。

這樣的表演形式正與今年的主題不謀而合,林昆穎是這麼說明的:「『通電亮燈』的瞬間其實超迷人的,是集聚了過去無數人的智慧,才讓我們可以插上插頭就有電,同時在這瞬間,你也可以預想得到燈即將亮起。」唯有來到現場,才能親炙藝術家與南港此地在一夜甚至是數年醞釀,唯有站在這裡,才會看見這些能量與這塊場域下一秒的綻放。

一如通電的瞬間,看見黑暗與光明的交界,白晝之夜亦是跨在昨日與明日的交界,在這一夜所經歷的每刻,是眼前將到的未來,卻也轉瞬而逝成為過去。

今年白晝之夜表演作品《LIKE A PRO》。 (2020臺北白晝之夜 提供)
今年也將在白晝之夜表演的舞蹈家蘇品文。 (2020臺北白晝之夜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0/01 至 10/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4期 / 2020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