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製作事二三

僕人式領導的詮釋

僕人領導又稱「服務領導」,服務在於領導者以「先付出」為出發,他╱她最重視是共同工作的人。在位的權威還是重要的,但不相等於權力。她╱他不掩飾地、自知也公認所有的事情都是透過他人╱大家完成的,也將由大家延續未來,而後得以產出欣欣向榮。

僕人領導又稱「服務領導」,服務在於領導者以「先付出」為出發,他╱她最重視是共同工作的人。在位的權威還是重要的,但不相等於權力。她╱他不掩飾地、自知也公認所有的事情都是透過他人╱大家完成的,也將由大家延續未來,而後得以產出欣欣向榮。

當下世代的人重的是個人的價值,不再是試圖成為一切。前人的基礎價值所建立的穩定,造就了現今多樣標準蓬勃的發展。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進入六十歲,論語所述的耳順之年,閱歷多了,聽別人言語便可判斷是非真假。但更重要的是,因為閱歷多了,更想要能夠讓人懂得如何成為自己。曾經是強勢領導風格,但回想想,多是因為所遇情勢的需求,畢竟在專案執行特性,既是短期規劃、臨時性與結果論的多重壓力下,強勢領導是為當下最有效的唯一。「它」一個手段,不是一個風格。

建立一個開放思考的環境

最近見「僕人領導」(Servant Leadership)一詞是美國學者MIT管理學院的羅伯特.格林里夫(Robert Greenleaf)於一九七○年代所提出。進一步閱讀後,感到欣喜,因為目前自己所遵從的方式早被理解(但不因此而盲從)。且因回校教書後,更領悟到這世代的帶領,需要將強制的給予轉換成謹慎、適度的引導。

十大管理大師之一的彼得.聖吉認為:在學習型組織之中,領導者不但是個設計者,也是教師、教練,更還要扮演僕人。建立一種能夠讓組織成員,持續不斷擴張其能力,並構想其願景的組織,也就是有責任讓成員不斷地「學習」。而這種新的領導能力的建立,必須先重新定義領導者僕人的角色。

僕人領導又稱「服務領導」,服務在於領導者以「先付出」為出發,他╱她最重視是共同工作的人。在位的權威還是重要的,但不相等於權力。她╱他不掩飾地、自知也公認所有的事情都是透過他人╱大家完成的,也將由大家延續未來,而後得以產出欣欣向榮。

在過程中,當遇到選擇、挫折、或是失誤,秉持誠意、與無差別對待的態度,以先聆聽取代提問來求理解他人,再自我對證消化,最終在反饋時,將多方的考量、意見整合作完整與確實的溝通。重點在溝通後,能夠轉圜順利接續,或是停損調停處理、重新導軌接續進行。在此過程中,領導者所得的是共事人的信任,反之亦然。由此能夠建立一個開放思考的環境,這也正是表演藝術需要的,且倚賴的所有可能。

以「善」為本

建立開放思考的環境的重要,主要是要找出彼此對方真實的需要;並建構在一個合理的基礎之上。「僕人領導學」的精髓在於「授權」。當行使授權時,其實是誘發人的領導力;在上者是既領導又培養共事者。授權行為必須透過雙方對於彼此充分信任,發揮且激勵,令人願意發揮最大的潛能,真心的承諾、提供才能及創造力。

劇場工作中脣齒相依的依賴性,需要超越人性中一般的善意。整個製作鏈,既存在相依性,例如需有燈光才看得見演出;又必須要整合,例如,布景所建的臨時環境,與燈光所暗示的時程、季節和暫時生活在此的演員們,以創出一個現實但不實際的事件。為了要成立這個事件,動用的資源籌碼環環相扣,若沒有以「善」為本,那會是什麼?

 

文字|林家文 個兒小 強烈意志 精準性格 慷慨的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