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從狂飆八○ 到繼續革命--與社會改革同步的台灣小劇場

抗議樂生療養院拆除的劇場演出。 (陳又維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從狂飆的八○年代,到進入廿一世紀,台灣的小劇場,曾與熱情的社會改革同步呼吸,創造了台灣獨特的表演榮景;也曾走入穩定,少了與社會問題直接對話的氣度與能量。有人已經轉向,更有人堅持對抗——就是這些只問耕耘的劇場工作者,慷慨地賜予了這個社會理想和希望。

關注社會改造  劇場無所不在

劇場介入社會議題的類型與發展

 

資料整理  廖俊逞

在台灣,以劇場為平台,觀察社會現象、反思社會議題、激發社會討論、推動社會發展,依照形式和內容以及對象和目的不同,而有非常多元的面貌,不管稱為社區劇場(Community Theatre)、民眾劇場(People’s Theatre)還是應用劇場(Applied Theatre),都是一個比較大的概念,其兼具了社會關懷、改革教育等的意圖,關注的主題多與當下社會發展相關,如全球化、農村問題、外籍配偶、國際移工等,或是非營利/非政府組織的議題,例如性別、環境、人權、勞工、身心障礙等,它同時也作為組織訓練、藝術教育、親職教育、參與式青少年劇場、創傷復原、探討受刑人人權的有效方式。

民眾劇場

一九七○年代初,亞洲國家例如菲律賓、南韓、香港、泰國、印尼等,便已運用民眾劇場的表現方式,在街頭或公共場所呈現社會議題。而在台灣則遲至一九九○年代才開始,由鍾喬在接觸亞洲民眾劇場後,積極將在台灣推廣跟展現,成立了「差事劇團」。

民眾戲劇是「與民眾共同創造表演場域」而進行的戲劇,延續巴西的劇場大師波瓦(Augusto Boal)《被壓迫者劇場》一書中的精神、理念及實務操作,關照藝術性與組織性,深化戲劇對人的改造,且有效、對等並有創意地處理:強調戲劇是一種學習的過程、表演的重要性,以及兼顧學習過程及表演等三項環節。二○○九年,第一個由台灣新移民組成的南洋姊妹劇團成立,可視為民眾劇場的積極實踐。

應用劇場

應用劇場泛指應用於社區、教育、治療等領域的劇場模式,涵蓋範疇非常廣泛,如社區劇場、教育劇場、戲劇治療、創造性戲劇、論壇劇場、一人一故事劇場等;而在台灣較少被提及的監獄劇場、博物館劇場、發展劇場則是國外已發展多年的應用劇場類型。

應用劇場是現代社會發展公民素養、平權觀念、人文精神、創新與批判思考的重要媒介,它重視參與者在饒富創意的劇場活動過程中,對自我的覺察省思、以及與團體的互動對話,其次才是劇場藝術性的學習。二○○五年,資深社區劇場講師賴叔雅發起,集結國內多位應用劇場的專業講師所共同成立台灣應用劇場發展中心即屬此類。

一人一故事劇場

一人一故事劇場(Playback Theatre),是一種即興表演的民眾劇場,重視分享、自發、參與及互動。由台下的觀眾提供自身的經驗與故事,台上的演員即時運用簡單有系統的表演形式詮釋,將此事對說故事人的意義與感受呈現出來。在過程中,創造出一種積極聆聽的氛圍並體會到人人都有故事、都有感受,這種共同體驗故事的過程,同理心、自覺、創造、尊重會隨之發展出來。成立於二○○四年的「一一擬爾劇團」,即致力於一人一故事的推展,連結生活、藝術和劇場。

帳篷劇場

在臨時的場地搭建帳蓬並於帳篷中演出的劇場形式,源起於日本戰後以帳篷作為表演場所的「狀況劇場」。「帳蓬劇」之所以被視為一個「劇種」,不單只因為它是在帳蓬裡頭演出,而是因為它擁有邊緣的、反體制的、非再現的激進美學性格,規制其劇本的結構與文體、演員的表演方式、劇場空間的使用等表現要素。一九九五年,鍾喬與日本帳篷劇團「野戰之月」導演櫻井大造相識後,開始與日本展開交流計畫,並在台灣發表帳篷劇的創作。二○○五年,櫻井大造在台灣成立「海筆子」,以台灣為另一個活動據點,成員除參與帳篷劇創作外,並長期關注樂生守護運動。

《PAR表演藝術》 第209期 / 2010年05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209期 / 2010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