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lieu unique 國立當代藝術中心官網首頁。
Le lieu unique 國立當代藝術中心官網首頁。
話題追蹤 Follow-ups

挑起創意跨出國 發現海外實驗場 2019表演藝術類國際駐村概述

全球有許多藝術村或藝術基地,會公開徵求各國藝術家駐村創作,他們提供務實的協助,幫助藝術家暫時逃離日常生活場域進行創作或研究,藝術家也可能從中獲得新的啟發。目前全球數以千計的駐村open call計畫,受限於語言,主要針對的創作領域仍以視覺、聲音、新媒體藝術為主,表演藝術領域中,戲劇類受限於文本的語言翻譯問題與團隊共製的信任感建立,僅舞蹈較不受此限。

by 張慧慧、許雁婷 | 2019-06-01
第318期 /2019年06月號

全球有許多藝術村或藝術基地,會公開徵求各國藝術家駐村創作,他們提供務實的協助,幫助藝術家暫時逃離日常生活場域進行創作或研究,藝術家也可能從中獲得新的啟發。目前全球數以千計的駐村open call計畫,受限於語言,主要針對的創作領域仍以視覺、聲音、新媒體藝術為主,表演藝術領域中,戲劇類受限於文本的語言翻譯問題與團隊共製的信任感建立,僅舞蹈較不受此限。

出國駐村在當前藝術領域並非新鮮事,以自身才華交換場館機構提供的金錢與空間,是藝術家養分積累的必要過程。基本上,全球的駐村open call只要藝術工作者願意撥出時間,專心致力於他們自身,國際駐村大多能提供務實的協助,幫助藝術家暫時逃離日常生活場域進行創作或研究,藝術家也可能從中獲得新的啟發,讓自己的藝術之路走得更長遠些。台北與寶藏巖兩大國際藝術村作為國內外藝術家進駐的基地,以行之有年的「台北藝術進駐」(Artist-in-Residence Taipei)橫向連結串聯起全球藝術進駐機構與縱向延伸開放國內外藝術家申請進駐,藝術總監李曉雯表示:「藝術家應該透過這些機會,去平常比較不容易去到的地方。」

藝術駐村各有特色  要找到相同的頻率

有別於正式舞台的嚴謹,駐村計畫更像實驗場,但全球的藝術村與機構所肩負的責任不同,對藝術進駐的想像也截然有別,李曉雯建議:「每個場域有自己的個性,藝術家得去思考自己的計畫與駐村空間的性格是否頻率相同。」

以台灣各地藝術村為例——以藝術家創作優先有之,如台北國際藝術村與竹圍工作室;明確服務目的有之,如雲林口湖的成龍溼地,以環境教育為基礎,期能透過藝術進駐的環境教育來貼近自然,探索土地轉型方法;但也有完全專業性的交流,而非與在地產生關連的模式,台灣方面比如Arts@ITRI藝術家進駐工研院計畫,而編舞家蘇文琪曾在二○一六年到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參與「藝術與科學倍速合作計畫Accelerate@CERN」,也屬此類駐村模式,她近年一系列跟科學思考有關的創作一部分也來自當時的養分。

表演藝術類  大多是舞蹈、聲音與偶戲

但李曉雯也不諱言,目前全球數以千計的駐村open call計畫,受限於語言,主要針對的創作領域仍以視覺、聲音、新媒體藝術為主,表演藝術領域中,戲劇類受限於文本的語言翻譯問題與團隊共製的信任感建立,僅舞蹈較不受此限,「戲劇類短期很難產生作品,要有一定的信任度。國外的駐團、駐館模式多是推薦制,畢竟open call的風險比較高。國際駐村必須找到一個媒介可以跨越這個限制,目前能做到駐村的大多是舞蹈、聲音與偶戲。」

她分析,當前戲劇類的駐村大多是徵選該國國內藝術家,比如從廢棄工廠改建的法國南特表演藝術中心(la fabrique)有許多寬敞的排練場,駐館計畫則將這些空間發揮了最大效用,「他們會給一個命題,將導演、劇作家、技術人員、研究者、人類學家、社會學家等不同領域的專家『關』在一起,要他們每天密集聚會,必須要有產出,不是做出一個作品,而是提出一個計畫, 去詮釋他們收到的命題。這就是他們的駐館計畫,將一群可能對這命題有興趣的人,密集地相聚起來。」李曉雯分享,她到訪藝術中心時,目睹排練場中的劇大白板上面寫著滿滿的筆記,跨領域激盪出強大的火花,「他們覺得一個帶頭的表演中心,必須要有原創,這來源就是這些駐館的創作者,結束後可能發展製作,這些他們沒有受限,只是他們更重視前端的激盪。這些『前端』就由場館藝術總監策畫、指定,人選是徵選也可能是邀請,提供空間、時間與金費,非常特別,但限制於本國人,很難跨國操作。」

秋吉台國際藝術村官網首頁。

2020 AIR OPEN CALL表演藝術類駐村推薦

Le lieu unique 國立當代藝術中心

地點:法國南特市(Nante)

成立時間:2000 年

領域與媒材:表演藝術、視覺藝術、新媒體藝術、文學、電影、對話等

進駐期間:2020 年春(2 至 3 個月)

官方網站:http://www.lelieuunique.com/

歷史上是工業港口的法國南特市,在市府的強力推動下,近年轉型為文創大城,成功融合造船工藝與當代藝術表現,不只法國國寶級偶劇團「豪華皇家劇團」(Royal de Luxe)進駐於此,該團分支的「機器島樂園」Les Machines de l'Ile入主一廢棄的造船廠房中,不只打造了12公尺、4.5公噸的機械大象每日遊街,也建造了一座仿生獸樂園,已成為南特地標,是該市結合藝文與機械,幫助在地產業轉型的最佳成功案例之一。

而不遠處的le lieu unique國立當代藝術中心(le lieu unique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Culture Nantes)可說是集了一城的精華,是當代各種形式創意、探索藝術與人文的烏托邦式生活空間,憑藉其多樣化的氛圍,le lieu unique 除了提供藝術創作空間外,也舉辦許多其他活動,使其成為南特的重要景點。藝術中心內有多個駐村藝術家可以使用的空間,進駐的藝術家來自法國及國際,藝術中心與日本、魁北克等地,也有官方的藝術交流。主要的空間“the silo”是一個 80 平方公尺、明亮的工作空間,藝術家住房為外租公寓,與工作室分開。駐村期間並無強制性的成果展演,交由藝術家自行評估。

秋吉台國際藝術村

地點:日本山口縣美禰市

成立時間:1998年

領域與媒材:表演藝術、視覺藝術、雕塑、織品藝術、音樂、新媒體、動畫、錄像、建築等。

進駐期間:2020 年 1月至 3 月

官方網站:http://aiav.jp/english/

秋吉台藝術村(Akiyoshidai International Art Village)依山傍水遠離都市塵囂,早期以音樂家、作家為主要徵選對象,近年徵選的藝術家趨向多元化,增設展場空間,提供舞蹈及戲劇排練室、樂器、暗房、投影機、音響、燈光等設備。每年舉辦區域型專案,推廣駐村藝術家與當地居民間的交流。藉由聚集世界各地的藝術家,發展創意活動,當地的文化訊息就可以在國際間散播,藝術村期待參與的藝術家將在駐村期間為當地文化與社群帶來新思維,駐村結束前必須舉辦工作坊、座談、開放工作室或展覽等。

註:本屆將於2019年 6月 10日截止報名,詳情請見官網https://air-artistvillage.org。

過來人的經驗與觀察

文字  許雁婷 聲音藝術家

西澳費利曼圖藝術中心(Fremantle Arts Centre)╱亞洲聯網交流駐村計畫(Asialink Reciprocal Residencies)

駐村時間:2015

台北國際藝術村主辦的「台北藝術進駐」曾與亞洲聯網合作,費利曼圖藝術中心是其中一個駐村點。費利曼圖藝術中心以視覺藝術創作者進駐為主,也歡迎聲音藝術創作者,進駐後也有基本的聲音設備,但空間上並不太適合聲音創作。

儘管如此,藝術中心工作人員都儘可能為創作及展覽過程所需提供最大協助,亞洲聯網也在正式進駐之前便提供極豐富的資料,包括駐村前、中、後期建議、當地文化資訊,甚至是相關閱讀清單,以及過去曾透過亞洲聯網與台灣交流的所有澳洲、台灣藝術家聯繫資訊、當地重要策展人、藝術機構資料等。

藝術中心為藝術家所做的宣傳與連結亦不容小覷,用心引薦當地同領域藝術家相互認識或交流合作,尚未出發前或許就有當地藝術家與你聯繫;如創作計畫需要民眾或社群參與,藝術中心也極盡所能協助發布訊息及尋找可能的夥伴。

美國紐約ISCP國際藝術工作室

駐村時間:2018年

位於紐約布魯克林區的ISCP是文化部駐村交流計畫長期合作的夥伴單位。一如紐約許多藝術家的創作型態多元,難以定義,ISCP也歡迎各類型、跨領域的藝術家進駐,有基本的影音設備支援。但工作室有大有小,加上木地板與挑高空間,不見得適合表演藝術及聲音藝術創作者。不過,仍舊很有機會遇見來自各國相似領域藝術家得以交流討論。

ISCP每年有春季與秋季兩次開放工作室,除了一般宣傳,也廣邀紐約策展人、藝評人、藝術家、各國大使館等參與。另,台灣藝術家駐村期間會碰到一次在ISCP公共空間舉辦個展的徵選機會,僅限國際駐村藝術家。ISCP的駐村規劃著重在為藝術家創造連結,每個月都有藝評人或策展人參訪工作室、外出參訪藝廊或藝術機構、駐村藝術家相互交流等活動,駐村三個月以上還會安排藝術顧問,期望藝術家能擁有一位得以保持長期聯繫的顧問。

西澳費利曼圖藝術中心以視覺藝術創作者進駐為主,也歡迎聲音藝術創作者。(許雁婷 攝)
美國紐約ISCP國際藝術工作室歡迎各類型、跨領域的藝術家進駐。(許雁婷 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