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戲劇

春河劇團《救救歡喜鴛鴦樓》 重拾溫度 願「家」常在

《救救歡喜鴛鴦樓》中,郭子乾與郎祖筠飾演父女,情感默契已形同家人。圖為排練現場。 (春河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從春禾劇團到春河劇團,郎祖筠二度改編元代雜劇家關漢卿的《趙盼兒風月救風塵》,這次的改編只帶著《救風塵》的喜劇尾巴,讓當年的「鴛鴦樓」歷經百年滄桑,成為現代危樓,使眾人在「拆遷與否」的大哉問裡,重新審視家的意義。這次的製作由李小平執導,邀來與郎祖筠頗有默契的好友郭子乾與她飾演父女,兩人默契實已形同家人,於戲中自然真情流露。

春河劇團《救救歡喜鴛鴦樓》

9/1920  1430   9/19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10/910  1930   10/1011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10/17  143019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12/26  143019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INFO  02-23771116

元雜劇大家關漢卿的《趙盼兒風月救風塵》,在郎祖筠手中經歷了兩次奪胎換骨:第一次是二○○一年,由她創立的春禾劇團改編為大型武俠音樂劇《歡喜鴛鴦樓——Q版救風塵》,延續傳統文本裡女子的情意,保留「謔而不虐」的喜劇元素,叫好叫座,反應熱烈。第二次便是這回的全新音樂劇《救救歡喜鴛鴦樓》,同樣是郎祖筠領軍的春河劇團,乍看之下仍是「改編」,卻只帶著《救風塵》的喜劇尾巴,使得當年的那座「鴛鴦樓」,歷經百年滄桑,成為現代危樓,使眾人在「拆遷與否」的大哉問裡,重新審視家的意義。

從「女子力」到「家鄉情」

「其實我原本想說,不如把當年那麼受歡迎的《歡喜鴛鴦樓》再演一遍吧?」郎祖筠說,她實在迷戀《救風塵》中的女性刻畫,同時,關漢卿將女性角色與彼時文人低微之身分,巧妙連結暗喻,讓人印象深刻。「不過,導演李小平覺得時不我予。當時引發熱烈討論的女性思想,在現代應是無法引得共鳴。」

本次的「再改編」,原來是由李小平所提出的。這麼一改,女性自立自強的意涵仍是保留,更進一步將命題擴大,走向家的意義,走到流浪者與駐足之人的相遇,把原先鎖在建築裡頭的情感,因面臨拆遷的命運,而終於被釋放。

就是他,讓人又哭又笑的戲中老父

李小平說,這次演出就像是與老朋友重聚,許多人的默契早就不言而喻,但還是有不少讓他驚喜之處,其中,飾演父親的郭子乾即是其一。「郭哥剛到的時候非常尊重我,很是嚴謹,不會把電視上的那套帶進來。直到實際排練過、經過幾回溝通過後,他發揮活潑善言、自娛娛人的能力,那即興的表演功力啊,連現場看的人都笑到肚子疼。」

郎祖筠稱是,道:「我剛入行時在華視演《連環炮》,當時郭哥已是很知名的演員。說起他,那就是脾氣極好,非常溫和,從不曾見他有惡言。他身上的喜劇元素,不能說是『搞笑』,該說『樂觀』才對,因為他本身就是這樣一個樂觀的人。」這回兩人飾演父女,情感默契實已形同家人,於戲中自然真情流露。

重回記憶中的溫度

「郭哥,就是我戲裡的父親,有段台詞是說那房子不能拆,『拆了,一生就不見了。』」郎祖筠引述台詞,表示《救救歡喜鴛鴦樓》的議題縱然嚴肅,卻無意在其中進行批判,而是藉此探討人與家之間的情感,從而摸索出記憶裡的各種溫度。

現代人事事都忙,忙到連自己都可以忽略,這齣戲的用意即是希望能夠在繁忙的工商生活中,讓人有機會稍作喘息,駐足其中,使孤獨的、努力的、奔波的人能夠有些餘裕,足夠你轉身回望當初離開那個的家——「就是嘴上牽掛著你,又怕你忙,口口聲聲要你別回去,心裡卻巴望著你回去的那個家。」郎祖筠說,願此戲能夠帶給觀眾如斯的家鄉味。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01 至 09/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3期 / 2020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