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疫情延燒中 熱力依然十足的夢想舞台 長榮交響音樂營 愛樂人的友誼橋梁

今年的長榮交響音樂營,愛樂人無懼疫情,歡喜共聚一堂。 (長榮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從二○一六年起舉辦的「長榮交響音樂營」,讓非音樂科班的業餘演奏者有了共同學習、交流、一起團練與演出的機會,今年的第五屆雖因肺炎疫情,無法現場甄選,但後來出現「報復性報名」,愛樂者的熱情讓營隊順利舉行,年齡層從十六歲起跨越了三個世代,其中最年長的七十一歲爺爺,甚至是連續五屆全勤!長榮交響音樂營不僅提供舞台給音樂愛好者、為不同工作崗位上的愛樂者建立起友誼的橋梁,甚至意外成了月老,幫有緣人繫上愛的紅線。

推開演藝廳厚重的隔音門,德弗札克《f小調小提琴浪漫曲》A. Dvorak:Romance for Violin and Orchestra Op.11的旋律便迎面而來,放眼望去,學員們聚精會神地演奏著。聆聽樂曲的水準,難以想像長榮交響音樂營的甄選條件是「非音樂科班生(含畢業生)」的業餘演奏者!

樂團提供舞台,歡迎你來圓夢

時間回溯到二○一五年,長榮交響樂團的團員們正在排練,低音號演奏家蔡孟昕想:「這首沒有我,吃便當吧。」突然,前來視察的團長張逸士坐到他身旁說:「身為國內少有的民間職業交響樂團,我們還可以做什麼?」突如其來的問題讓蔡孟昕大為吃驚,緩和情緒,低頭沉思一會兒說:「我們每年都在舞台上演出數十場,何不把台下觀眾拉上舞台?」從那天起,他搖身一變成了音樂營的活動統籌。

隔年夏天,第一屆長榮交響音樂營誕生。課程安排上,有團練、分部練習,還能接受專業指揮與音樂家的指導,更能在專業的表演廳展現學習成果。原先坐在台下欣賞的觀眾,躍上舞台成為主角,對喜愛器樂演奏的人而言,可說是美夢成真。往後每年辦理音樂營時,蔡孟昕都覺得雖然辛苦卻很有意義,因為「我又完成一群人的夢想。」而指揮莊文貞指導學員時,也苦於有眾多問題需要解決,但看到學員發光的眼神,又覺得甘之如飴,「真是又痛苦又幸福。」

音樂營學員在此交流學習,共同在夢想的舞台上演出。 (長榮交響樂團 提供)

不畏疫情,學員仍然踴躍報名

不料音樂營在邁入第五屆的今年,遇到新冠病毒來攪局,第一階段報名情況奇差。為避免群聚感染的風險,只能取消往年的現場甄選,改以網路影片的方式進行。所幸六月時疫情趨緩,第二階段被樂團形容是「報復性報名」吧,報名人次竟然攀升到約一百廿人,而且聲部完整,連中提琴、雙簧管等非熱門樂器,都有招滿。讓長榮交響樂團鬆了一口氣,也萬分慶幸音樂營沒有被疫情打倒。

甄選結果,總計八十三名學員,年齡層從十六歲起跨越了三個世代。其中最年長的七十一歲爺爺,連續五屆全勤,他說:「我要吹小號吹到吹不動為止。」也有位年長的小號手沈德賢,他前四屆都是台下觀眾,這次終於鼓起勇氣來參加,不好意思道:「我跟不上大家,期待自己明年會更好。」小提琴手蔡明湫表示自己的工作是管理職,從指揮老師調和各個聲部在樂團中的平衡,讓他有所啟發,「沒想到音樂營還能作為工作上的借鏡。」特別是本屆的小提琴獨奏家徐文妙醫師,曾受邀參加柏林愛樂「音樂廳開放日」活動,與柏林愛樂管絃樂團共同演出,他特別與大家分享了前柏林愛樂音樂總監拉圖(Sir Simon Rattle)的話:「音樂就是分享(Music is share)。」他覺得這裡很溫暖,如同總監所言,大家都平等且不吝分享,因此「獨奏時不怕有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透過音樂營,搭起友誼的橋梁

許多在歷屆音樂營相識的學員,成了知交好友,還相約練團,因此本屆多了場自由參加演出的「室內樂音樂會」,由學員們自行組團、選曲,連編曲都自己操刀;樂曲內容包含古典樂、台灣民謠、爵士樂等,相當多元。在辛苦的團練之餘,還能撥空練室內樂,實在樂此不疲。

原本可能一輩子不會有交集、不同職場的人們,透過音樂營這個媒介,認識彼此、交流學習,更甚者「有人配對成功!」蔡孟昕透露,某屆音樂營的學員追到了樂團團員,並在今年結為連理。長榮交響音樂營不僅提供舞台給音樂愛好者、為不同工作崗位上的愛樂者建立起友誼的橋梁,意外還成了月老,幫有緣人繫上愛的紅線。在這熱情平台中有愛樂者相伴,齊心學習,只為在夢想的舞台上,瀟灑地揮汗。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8/03 至 08/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2期 / 2020年08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2期 / 2020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