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紐約

禁令放鬆下表演紛出重溫現場感動

紐約室內表演重啟有喜悅也有挫折,比爾.提.瓊斯舞團的舞蹈表演就因有團員染疫而延期。 (主辦單位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能再重回劇場,感受藝術在眼前當下發生的興奮,當然非常吸引人;雖仍有量體溫、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等限制,但總是讓人有生活逐漸回歸正常的感覺。

隨著疫情和緩,紐約室內聚集的禁令開始放鬆,密閉場所可接受原觀眾容納量的三分之一,最多到150人,有些單位已迫不及待邀藝術家上台觀眾入場。

古根漢美術館在3月底進行了一場Vogue舞表演,是美術館固有的介紹創作中作品的「作品與過程」系列,但省略演後與創作者的對談。單人喜劇明星Jerry Seinfeld為Gotham俱樂部首演現身獻聲。一間外百老匯劇院推出沒有演員但有觀眾的「聲音表演」。劇場明星Nathan Lane和踢踏舞星Savion Glover為150名受邀觀眾做了一場表演宣示百老匯重生會更堅強。紐約最新的表演場所The Shed推出一系列「與XXX會面」表演,打頭陣的有女高音弗萊明(Renée Fleming)、指揮家沙隆年(Esa-Pekka Salonen)、紐約愛樂等。

能再重回劇場,感受藝術在眼前當下發生的興奮,當然非常吸引人;雖仍有量體溫、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等限制,但總是讓人有生活逐漸回歸正常的感覺。這些拔頭籌的表演當然獲得很多注意,替主辦單位提高了知名度。但早開的春花雖能先得蜂蝶青睞,也可能會被突返的寒流摧殘,在公園軍火庫的比爾.提.瓊斯舞團表演,就在開演前幾天因有舞者染病,不得不被迫延期。

這讓人聯想到過去一年歐洲劇場時開時停的慘痛教訓,難免引來批評,質疑重進劇場的腳步是不是太急了些?而這些最多不超過150人的演出,除了捐款者業界媒體等菁英外,能有多少一般觀眾買到票?與其花大筆錢讓「自己人」自得其樂,是否還有其他更好的方式讓人分享看表演的樂趣,像是集中資源等到夏天在各地舉辦戶外演出?經過一年的停擺反思,表演藝術若還只是少數菁英的活動,那就太可惜了。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9期 / 2021年05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9期 / 2021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