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聽◢ 聲物學╱第三堂課:表演學╱聲音藝術

聲音藝術中的表演動作 讓物件與空間交互發聲 打破既有聆聽方式

克里斯托夫.米貢《微孔洞》 (Paul Litherland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無論是控制原音樂器還是電子設備,有聲的藝術表達常會與「表演動作」相關,並跟所處空間相互滲透。「聲音藝術」作為一種倒推式的概括分類,雖已日益普遍地出現於藝文場館中,「空間」卻仍常被設想為用以觀看而非聆聽的容器。本文將介紹數個不同時期的聲音創作案例,呈現那些由科技輔助而變調的嘈雜聲響,如何儀式般地介入「人與空間」的關係,成為藝術表達的施力點,進而為觀者帶來前所未有的聆聽體驗。

從廿世紀最後四分之一開始,改變我們對「什麼組成音樂」觀點的分水嶺已逐漸顯明——與錄音技術、聲音處理與合成相關的革新,更勝於任何體現在音樂語彙自身的發展。

——特雷福.威雪特(Trevor Wishart)《聲音的藝術》On Sonic Art

隨著技術與時代更迭,實驗性、多樣化的聲音創作及音樂表達,在當代藝術領域已不再是新鮮事。然而,當談及以聲音為主體但影像缺席的作品時,呈現上的審美標準卻仍尚未有定論。伴隨錄音科技而來的聲音調變效果,讓我們得以將人為或電子機器生成的音訊,經由重複儲存、輸入、回放與輸出等動作,形成動態的聲音反饋迴圈(feedback loop),並可於過程中持續干擾訊號,改變下一階段的聲音質地。而這樣的模控學(cybernetics)特徵,延伸了聲音事件的現場性(liveness),進而使聲音與其物質性分離,使聽者再無法透過指涉聲音內容去界定與某客體間的關係。

無論是控制原音樂器還是電子設備,有聲的藝術表達常會與「表演動作」(performative gesture)(註1)相關,並跟所處空間相互滲透。「聲音藝術」作為一種倒推式的概括分類,雖已日益普遍地出現於藝文場館中,「空間」卻仍常被設想為用以觀看而非聆聽的容器。本文將介紹數個不同時期的聲音創作案例,呈現那些由科技輔助而變調的嘈雜聲響,如何儀式般地介入「人與空間」的關係,成為藝術表達的施力點,進而為觀者帶來前所未有的聆聽體驗。

敲進白盒子中的噪音

克里斯托夫米貢《微孔洞》

在美術館與劇場環境,常會見到以調整空間結構、搭建臨時性牆面等方式來遮蔽視覺干擾。與之相對,想完全阻隔聲音卻是難以達成的目標。藝術評論Caleb Kelly表示「藝廊空間常會把所有非必要的元素清除、牆面整刷潔白,但聲音卻沒這麼容易清除。(the gallery space has been cleared of all unnecessary elements and painted clinically white, but sound is not so easily cleared away.)」不同作品的聲音往往會於展覽中穿透牆面彼此交融,混雜現場人聲、場地空調與機具噪音,並因為空間殘響而變得更為混濁。藝術家克里斯托夫.米貢(Christof Migone)從廣播轉往裝置後的作品常關注於表達(voice)、空間、身體缺陷與忍受。他曾描述「聲音體現了滲漏、驗證空間的孔隙(sound epitomizes leakage, sound confirms the porosity of space.)」。

他的現地聲音裝置《微孔洞》Microhole(2006),對觀者來說,是一支損壞的麥克風被放置於一個破損的藝廊前方,從牆面傳出時而穩定、時而錯落的木作敲擊聲。這件作品的製作過程,是藝術家手持麥克風不斷敲擊牆面,直到展牆因重複施壓而逐漸破損、形成孔洞為止,並將上述動作的錄音被放置於牆面破損凹陷中不斷回放。麥克風的擊打,傳達了有關空間聲學和材質特徵等訊息,卻又緩慢而穩定地將其破壞;在牆面上,創造與破壞是同時進行的。

藝術家藉由與展牆的實際物理性接觸,在展牆上呈現「製造聲音的行為」,簡單地外顯了觀眾不可見的創作過程,像是一場時間錯置的表演。「微孔洞」延續了羅伯.莫里斯(Robert Morris)的知名作品《帶有被製造聲音的盒子》Box with the Sound of Its Own Making,並更進一步嘗試了將藝廊——「白色、彈性的藝術容器」(white, flexible art container)視為作品一部分,不僅呈現了物件自身,更將物件與過程合而為一。

克里斯托夫.米貢《微孔洞》 (Paul Litherland 攝)

十二種讓麥克風閉嘴的方法

迪克雷馬克斯《他調》

《他調》Intona(1991)是荷蘭電子音樂先驅迪克.雷馬克斯(Dick Raaymakers)所構思的音樂劇場作品,名稱源自Intonarumori——義大利未來主義者於一九二○年代設計的噪音機器,欲求在既有體制下將噪音解放為一種音樂形式。雷馬克斯設計了一系列「使麥克風閉嘴」的方法,將對現成物——麥克風的破壞,約化為帶有儀式性的「表演動作」,把麥克風的運動納入作曲規則中,使其成為整個創作計畫一環,藉此創造「開放的」音樂。

麥克風通常用於「再現」音樂結果,盡可能忠實地錄製聲音。自一九六○年代起顛覆性用途逐漸萌芽,從搖滾樂團利用拾音器使樂器聲音回授,到斯托克豪森(Karlheinz Stockhausen)把許多麥克風放置於巨大的Tom-tom上飛快滾動,音樂家們開始將其視為樂器而非僅是製造效果的工具。雷馬克斯認為麥克風的發明,導致社會上被動複製的聲音大量增加,排擠了使用電子手段自主製作音樂的行為。此一觀點呼應了阿塔利(Jacques Attali)於《噪音:音樂的政治經濟學》中所述:音樂隨著收音機、唱片的大量流通而變得容易取得,因此喪失其宗教觀念的性格,也失去原創性及品味。錄音技術改變大眾的聆聽習慣,科學性複製成為社會監控的工具。

在《他調》中,我們看到創作者反覆探問麥克風的能動性(agency),想驗證它不通過表演者而能自我表達與交流的可能性。尋根究柢的雷馬克斯,為了能直接與麥克風接觸,他決定直搗麥克風最脆弱的部位——震膜。他列出了一些機構想法並反覆實驗最佳途徑。他讓麥克風來回擺盪、被加熱、浸泡、磨碎、鋸切、銑削、鑽孔、扭曲、擊打,甚至以化學藥劑溶解、燃燒、爆破,緩慢或劇烈地改變目標物件。演奏此作品時,表演者會依據預設路線,從一張桌子移動至另一張桌子,依照預設的動作指示依序完成路線,留下一堆被摧毀的麥克風。

表演中的每個即將被破壞的麥克風都連接到現場擴音設備,彷彿在替一個個麥克風進行未麻醉的手術般,聽眾無時無刻都會隱約聽到「病人」的哭嚎和尖叫聲,直到兩顆巨大揚聲器與麥克風一同燃燒殆盡,演出才正式落幕。儘管這些「展演動作」都是實務層面的操作指示,最終卻會導向一種純粹的音樂創作。在「表演」意義上,麥克風的「演奏者」仍更像是位音樂家,而非研究員或手術醫師。

 

克里斯托夫.米貢《微孔洞》 (Paul Litherland 攝)

從現場音樂到沉浸式聲音裝置

大衛都鐸《雨林》系列

大衛.都鐸(David Tudor)曾是世界知名的前衛(Avant-garde)鋼琴家,以演出約翰.凱吉(John Cage)、斯托克豪森等人的先鋒作品而聞名,本身也是現場電子作曲家和聲音藝術家。他利用自行開發的電子機器與音訊系統,率先開創以電子元件為樂器的創作方式,探究樂器在不安狀態時的喧鬧效果。

他的知名系列作《雨林》Rainforest,以振盪器(oscillator)來驅動物件共鳴發聲,從舞蹈配樂發展到沉浸式裝置,反映出聲音創作適應不同展演系統的歷程。都鐸利用尋常物件的材質共振特性使其自主發聲,成為融合電子聲響與物件原聲的「揚聲物件」,顛覆了古典樂對原音配器的想像。共振元件被貼在選定的物件或材質上,使其扮演了喇叭膜片的角色,折疊了空間與材質自身的共鳴,並與所處聲學環境交互影響。材質的共鳴在空間與物件中流竄、鏡射、開展,形成一指向模糊的環繞音場。

一九六八年,都鐸受模斯.康寧漢(Merce Cunningham)委託,創作《雨林》舞蹈作品的同名音樂。他用音頻振盪器(tone oscillators)來共振八個桌面大小的現成物件,再以唱針讀去物件們的振動頻率,將其重新混合、擴大至劇院表演音響系統中。從《雨林II》(註2)到《雨林IV》,此計畫由人為操作的現場表演,逐步發展為讓物件發聲的空間體驗,呈現場域也從劇場變成美術館與藝廊。

到了《雨林V》,此作已發展為一個被現成物件圍繞的「電子生態」(electronic ecology)系統,充滿著不同材質的鳴叫、嘶啞、喀噠作響,迴盪在展演空間中,成為群體噪音的協奏曲。都鐸表示此版本源自於他對「揚聲器樂團的夢想景象,每個(物件)揚聲器都和任何樂器一樣獨特」。由各種材料構成的異質對象, 透過上千個連續動作構成反饋循環樂段,呼應大自然中動植物的多樣性,彷彿是一整片森林的呼吸。「在藝術與科技中實驗」的主要目的,是為從實驗與經驗中發展流動的組織系統,有如容納眾多物種的雨林,而非單一棵大樹。

上述聲音作品雖然表現形式各異,但都藉由預想的「表演動作」,讓物件與空間交互發聲,以抽象雜訊與陌生噪音刺激聽覺情感,打破既有聆聽方式。阿塔利(Jacques Attali)認為:「聆聽音樂是一種政治經濟行為,因為音樂控制噪音,壓抑其他聲音使其沉默。」藝術家經由「表演動作」的施行,使實體化經驗與表現符號交互影響,從中尋找新方法來賦予空間意義藉此改變空間,重塑其架構中隱含的權力關係,進而將其所處社會儀式開放給動態的溝通模式。

註:

  1. 指在時間與空間上被設計過、表演者已能預想的動作或姿勢,用以支持、傳達或加強由展演空間至觀眾間的音樂訊息溝通。
  2. 與約翰.凱奇(John Cage)的Mureau為共同表演節目。
《他調》的設計草圖。 (V2_ Lab for the Unstable Media 提供)
《雨林》系列的三組配置設計圖。 (取自大衛.都鐸官方網站)
《雨林》系列的三組配置設計圖。 (取自大衛.都鐸官方網站)
《雨林》系列的三組配置設計圖。 (取自大衛.都鐸官方網站)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22 至 09/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3期 / 2020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