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直線》中,煙與人共舞。
《永恆的直線》中,煙與人共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提供)
舞蹈

謝杰樺暌違四年推新作 《永恆的直線》 讓「煙」跳出死亡的樣貌

早在二○一五年爸爸的心臟手術後,謝杰樺開始思考何謂死亡,但創作醞釀期甚長,直到去年付諸實行,新作《永恆的直線》呈現了他對科技、意識、死亡、道德的種種想像。在此作中跳舞的是煙,煙成了有形狀、表情、個性的主角,在光與影像的共舞中,魔性一般的煙,述說著死亡的難以看透……

by 吳孟軒 | 2019-08-01
第320期 /2019年08月號

早在二○一五年爸爸的心臟手術後,謝杰樺開始思考何謂死亡,但創作醞釀期甚長,直到去年付諸實行,新作《永恆的直線》呈現了他對科技、意識、死亡、道德的種種想像。在此作中跳舞的是煙,煙成了有形狀、表情、個性的主角,在光與影像的共舞中,魔性一般的煙,述說著死亡的難以看透……

謝杰樺X安娜琪舞蹈劇場《永恆的直線》

8/17~18  14:30   8/17  19: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廳

INFO  02-28952271

睽違四年,謝杰樺終於要推出新作了。一獲知要受訪,他立刻提議:「我們去靈骨塔看雲!」雖然最後因天氣太熱作罷,但謝杰樺在創作期間,的確常跑去靈骨塔看雲看夕陽,他的私藏地點是北海岸三芝附近:「死亡跟雲海同時存在的霎那,太壯觀了!」

新作的起心動念其實發生得早:二○一五年爸爸的心臟手術後,謝杰樺開始思考何謂死亡,但他沒有立刻開始創作,而是與舞者陳曄瑩從原住民喪儀開始,逐步理解人類如何描述死亡,爾後因投身世大運的導演工作,以及科技舞蹈作品《Second Body》的巡演,直至二○一八年,謝杰樺才得以將創作概念付諸實行。三年之間,Netflix的《黑鏡》、《碳變》、《愛x死x機器人》的“Zima Blue”,醞釀了謝杰樺對科技、意識、死亡、道德的種種想像,也讓煙、身體、死亡、光、影像、黑暗,開始交織在《永恆的直線》裡。

讓煙跳舞  與煙「搏鬥」

在《永恆的直線》中跳舞的是煙,平常作為情境或背景的煙霧,成了有形狀、表情、個性的主角。為了創造各式各樣的煙,有著理工魂的謝杰樺,創作期間就是不斷在做實驗:如何運用水冷氣讓煙持續飄在空中、如何控制噴嘴讓煙伏貼於地表,雲海、白霧、蓬萊仙島等等看起來壯闊又詩意的畫面,其實都來自整個團隊與煙搏鬥的結果。另一個主角則是光:「光可以雕刻煙,將劇場雕塑成3D的狀態」,尤其當煙飄散時,光能讓流動的煙開始富有表情、刺激想像。影像,是另一道「可以用來創造空氣運作」的光,除了讓煙有不同的速度感與色彩,也讓煙的動態跟方向更迷人。

一小時的演出,因為飄忽不定的煙,花了謝杰樺將近兩年的時間打磨,過程中也遇到本來預定要演出的場地,因無法關閉煙霧警報器,只好轉移陣地到衛武營。然而,光是要控制空間的溫度與氣流,就讓整個團隊傷透腦筋,常常「已經關冷氣關燈了,煙還是會莫名其妙亂飄」,觀眾席也因此被挪到舞台上,「否則戲劇廳太大,氣流容易不穩定。」謝杰樺嫣然一笑:「這次就是搞死所有人啊!」

魔性之煙  描繪死亡

不過,難以捉摸的煙固然令人抓狂,卻有種說不清的魔性:「煙是不能掌握的,總是好像看的透又好像看不透,這跟我在做這個作品的感覺是一樣的,跟我對死亡的感覺也是一樣的,也跟我現在的狀態是一樣的。」慣於用邏輯與理性判斷事物的謝杰樺,這次在創作時,很刻意地推遲做決定的時刻:「可能是年紀到了,想讓自己不要總是那麼早就很清楚策略啊、結構啊這些事情。」

煙沖刷了他的控制慾(及對經費的控制力),他試著讓自己活在霧裡。當謝杰樺描述著令他屏息的畫面,那沉醉的神情令人印象深刻:「當煙在上空飄,舞者在底下跑,流動的空氣形成渦流,讓煙開始凹陷,形成緩慢流動的雲海大瀑布,煙碰到地,又怦一下地反彈,然後消散……那畫面真的,沒有辦法用言語形容,太美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