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希微的凝視》讓觀眾直接透過身體這個觸媒,體會舞者的處境變化。
《夷希微的凝視》讓觀眾直接透過身體這個觸媒,體會舞者的處境變化。(古舞團 提供)
舞蹈 以身體為觸媒 意義各自解讀

古名伸《夷希微的凝視》 重探舞蹈本質

「其實夷希微這個題目,就是沒有題目的意思!」古名伸笑著說。台灣接觸即興與即興舞蹈的資深能手古舞團,今年成立廿五周年,即將在十一月推出新製作《夷希微的凝視》:上半場《夷希微的凝視》是藝術總監古名伸的新作,下半場是由全體團員與現場樂手即興的《亂碼2018》,由編創與即興兩個切面,映照出古舞團長期以來對舞蹈的思考與累積。

「其實夷希微這個題目,就是沒有題目的意思!」古名伸笑著說。台灣接觸即興與即興舞蹈的資深能手古舞團,今年成立廿五周年,即將在十一月推出新製作《夷希微的凝視》:上半場《夷希微的凝視》是藝術總監古名伸的新作,下半場是由全體團員與現場樂手即興的《亂碼2018》,由編創與即興兩個切面,映照出古舞團長期以來對舞蹈的思考與累積。

古舞團二十五週年製作《夷希微的凝視》

11/910  1945

11/1011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2-2892-3600

「我們的節目簡介『精練的篇幅呈現資深創作者的日夜迴旋的心理風景』、『深入探知編舞家對人性的觀察與舞蹈表達間的理念』,其實就是『無論我做什麼,都相信我』的意思!」有說等於沒說,不是因為無話可說,而是想表達的感受與概念,太難「說」:「我一直認為,肢體語彙有它的抽象性,而動作本身,我指的是能量、動力、重心這些跟著動作發生的事物,就已存在著某種敘事性,這種敘事性是流動的、非語言的,不是某個字詞、某個符號,就可以把其中的意義固定的。」古名伸說。

意義未定中」跳舞

跳舞多年,「舞蹈的本質是什麼?」最近又開始縈繞古名伸的心頭:「我們創作時,常會給自己一個主題,然後開始找舞蹈跟那個主題的關係。但這次我放棄去找一個,觀眾看了會立刻『get it!』的東西,反而給自己跟舞者一個處境(situation),只設定空間、人、時間……讓我們每一刻都在面臨意義未定的狀態,再讓自己潛意識地去選擇,要什麼樣的動作、結構。」不賦予發生的事物名稱,讓意義懸置、潛意識接手,也是為了剝除語言的多義性,讓作為接收端的觀眾,不是從符號、故事解讀舞作,而是直接透過身體這個觸媒,體會舞者的處境變化,並從中發生共振。

聽起來很玄,但古名伸所賦予的處境,卻十分好玩:大滑板。古舞團二○一四年《愛情如是繼續》曾用大型滑板取代觀眾席,讓觀眾坐在上面被推來推去;這幾塊板子這次拿來廢物利用,讓舞者像孩子一般地玩樂:五個舞者站在有十幾個輪子的大滑板上面,一下試著如何動來動去卻讓板子不動,一下試著如何讓板子在快撞到牆時轉彎。滑板天生不受控,某個人重心偏了、腳踩得稍微直了,或輪子的灰塵多了、木板稍微凹了,滑板就會不聽話。因此,即便所有動作都是先編好的,但滑板總是帶來未知,舞者也需要在每個當下即時反應、隨時調整。

從動作看到人性層面

出自老子《道德經》的「夷希微」,對古名伸來說其實就是舞蹈:看見了但不曉得叫「夷」,聽到了但不明白叫「希」,摸到了但不可擁有叫「微」;那些無以名狀的、沒有固定形狀的、不同於現實的具體存在,那些當下性、直覺性,由身體產生的反應與訊息,都是構成舞蹈的基質:「我其實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在談『人』,我更感興趣的是動作,但也許觀眾透過『人』這個表達的媒材,會在舞作中看到關於人性的層面。」

古名伸自承是老莊門徒,但她認為觀眾不必然要通透「夷希微」的典故,或很了解老莊哲學,才能理解舞作:「其實把夷希微當作是一個名字、一個角色,就好了,大家要怎麼解讀夷希微都可以,不需要太嚴肅。」於是,她特別在「夷希微」後面加上「的凝視」:「每個人要怎麼看夷希微都行,因為這些因人而異的變化,就是我繼續做下去的樂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