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博丞新作《怒》直視社會,探索人心。
蔡博丞新作《怒》直視社會,探索人心。(丞舞製作團隊 B. Dance 提供)
舞蹈 Blah Blah Blah雙舞作 面向現實世界

蔡博丞之《怒》 面對社會的自我省思

將在十月下旬於關渡藝術節演出的《怒》,是蔡博丞於二○一七年雲門2「春鬥」發表的《瞳孔裡的灰牆》全新改版,同樣從一七年內湖隨機殺人事件出發,蔡博丞說:「我想反映的並不是外顯的、對社會狂野的怒吼……《怒》將兇狠藏在平靜之中,這些怒氣針對自己,再反向到社會,反思面對社會問題時,自己要選擇站在什麼位置。」

將在十月下旬於關渡藝術節演出的《怒》,是蔡博丞於二○一七年雲門2「春鬥」發表的《瞳孔裡的灰牆》全新改版,同樣從一七年內湖隨機殺人事件出發,蔡博丞說:「我想反映的並不是外顯的、對社會狂野的怒吼……《怒》將兇狠藏在平靜之中,這些怒氣針對自己,再反向到社會,反思面對社會問題時,自己要選擇站在什麼位置。」

Blah Blah Blah

10/20  19:45   10/21  14:45

臺北藝術大學展演中心舞蹈廳

INFO  www.bdance.com.tw

 

2018衛武營開幕季—臺灣舞蹈平台

SPLIT &《纏》&《韓流往事》

11/9  19: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INFO  07-2626666

全球頂尖舞團散布的台灣青年舞者們不少,但少有如蔡博丞這般,帶著舞團與作品就往世界舞壇浪尖上跑的年輕創作者。月前,德國舞蹈雜誌Tanz公布卅二名二○一七╱一八年度傑出編舞家,蔡博丞名列其中,這約莫是他近年國際上累積無數掌聲的階段性總結,Tanz在文章中提及,「未來會持續看到蔡博丞的名字」。

接連兩月,南北台灣也有蔡博丞的作品將上演,除了臺灣舞蹈平台的《Split》,還有在關渡藝術節演出、「Blah Blah Blah」雙舞作中的《怒》。

直視社會之《怒》  暗道中仍有光

《Split》從《24個比利》出發,向內探索個體的不同面向;《怒》則直視社會,是二○一七年蔡博丞於雲門2「春鬥」發表的《瞳孔裡的灰牆》全新改版,同樣從二○一七年的內湖隨機殺人事件出發,卻有別於前作著眼於人際失溫關係,蔡博丞說:「我想反映的並不是外顯的、對社會狂野的怒吼,而是面對現況無能為力,是意識問題所在,卻不敢行動——是對自己的生氣和徬徨。《怒》將兇狠藏在平靜之中,這些怒氣針對自己,再反向到社會,反思面對社會問題時,自己要選擇站在什麼位置。」

嗜電影的編舞家經常從影像找尋與創作相關的線索。日本小說家吉田修一改編的同名電影《怒》給了蔡博丞啟發,片中無傷大雅的惡意孳生為巨大的憤怒,最終讓每個單薄的身影傾斜崩垮,他說:「那分明底下有非常大的漩渦,但表面沒有任何波痕,平實、若無其事,只要一跳,就會被捲下去。」

日常中潛伏的激流亦為蔡博丞在《怒》中深掘的暗道,但暗道中仍有光,「台灣青年世代其實已經意識到只要做一點小小的事情,就有可能改變自己的社會,」他以近日的同婚聯署、性平教育為例,「《怒》希望觀者把不甘心化為小小的力量,產生行動。藝術不能改變社會,但能改變人心,如果人心被改變,問題是不是也能減少一點點呢?」

跨國合作首發  《無人之地》探討難民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怒》作為丞舞製作團隊「Blah Blah Blah」的雙舞作之一,與同台的盧森堡獨立編舞家Jill Crovisier《無人之地》有著同樣強烈的現實意涵。

Jill Crovisier編創的《無人之地》探討難民問題,是蔡博丞的「B.PLAN國際共製計畫」的第一號作品。該計畫由國藝會補助,為期三年,預計每年邀請一位青年編舞家來台,為B. Dance創作新作品,作品長度約卅分鐘,並與蔡博丞作品同台雙舞作呈現。明年的委製編舞家也已確定為西班牙LA VERONAL的舞團總監Marcos Morau,將與蔡博丞同以「千禧年」為主題編創,於二○一九年一月首演。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