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測量你與劇場(之間)的距離/劇場提案

讓兩廳院成為機器中介烏托邦

(廖若凡 繪)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未來場館的概念變成了一種機器中介社會式的流變,超越了時代性,會隨著時間與空間轉化為最適合人民及藝術的烏托邦場域。

國家兩廳院為台灣歷史悠久的劇場藝術中心,而相比於臺中國家歌劇院針對科技及歌舞劇發展的方向、或是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試圖創造藝術與生活的邊界,兩廳院更有著時代性。我想使用數百台搭配著人工智能、太陽能電池、攝影機和擴音設備的飛行機器,將國家兩廳院包圍、占領,並更進一步地變成兩廳院硬體設施的一部分。

這些飛行的機器可以動態的轉化它們的身分,從保全、驗票人員、服務人員、醫療人員等,並可以依照現實的狀況進行瞬間的人力調動。而作為節慶式的展演,它們可以依照不同的節日排列出煙火或是空中類型的不同演出,搭載的高流明投影機也將形成夜間的安全照明,甚至作為一種動線及空間的切割,兩廳院的外牆也將成為可形塑的光雕場。而這些的一切都將透過人工智能計算完成。

於是未來場館的概念變成了一種機器中介社會式的流變,超越了時代性,會隨著時間與空間轉化為最適合人民及藝術的烏托邦場域。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7期 / 2021年01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7期 / 2021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