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en
Karen(林韶安 攝)
兩廳院故事交易所

這個位置,就是我的藝術王座!

作為經驗豐富的表演藝術觀眾,他們總是會細心考慮、精挑細選,選擇一個最合自己需要,也最適合觀賞的座位,讓自己如王者般享受一段美好的藝術旅程!且讓他們現身說法,他們如何挑、怎麼選,為什麼兩廳院的這個位子,是他們的心頭好?

文字|張慧慧、林宛縈
攝影|林韶安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作為經驗豐富的表演藝術觀眾,他們總是會細心考慮、精挑細選,選擇一個最合自己需要,也最適合觀賞的座位,讓自己如王者般享受一段美好的藝術旅程!且讓他們現身說法,他們如何挑、怎麼選,為什麼兩廳院的這個位子,是他們的心頭好?

Karen @戲劇院二樓包廂區

「我喜歡一個人看表演,這些位置提供我很私人的空間,讓我很舒服地欣賞表演。」

兩廳院之友 風格卡 會員資歷6年

採訪前一天,台藝大電影系雙主修戲劇系的大二生Karen也坐在一樣的位置,觀賞《水中之書》。那是戲劇院二樓個人座,可以讓她盡情伸直雙腿與脖子,觀看舞台全景與一樓觀眾席,「我喜歡一個人看表演,這些位置提供我很私人的空間,讓我很舒服地欣賞表演。」這些愛座她平均一個月會坐上三次,「打工錢全貢獻給兩廳院了!」

她進貢的時間很早。小二開始參加樂團、讀音樂班到國中畢業,此前她勤跑音樂廳,總是坐在三樓以上的包廂,第一次在兩廳院看的演出已不可考,她翻出仔細收整的票根紀錄,首頁是二○一二年臺北市立交響樂團的「狂響十年」,那年她國一,兩年後是她音樂生涯的「巔峰」,「我國三時以NTSO青少年管絃樂團的團員身分,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站在國家音樂廳的舞台上演出!自此之後,兩廳院對我來說又更加有一股神聖感,因為我深知站上這個舞台有多麼不容易,能夠持續在這個舞台上創作更是一件多麼難能可貴的事情。」

從小二到國三,音樂是她生命的核心,但高中音樂班撕榜的前一晚,Karen急煞車,轉了彎。現在的她,將熱情放在劇場,也勤跑戲劇院「學習」,「雖然不知道當時讀音樂班的我現在會怎麼樣,但我現在擁有的也不差。」高中進了校刊社,採訪與劇場的「現場」吸引著她,不只考驗腎上腺素的即時反應,她也喜歡和人接觸的幕後工作,「人生好短,要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我當下想做什麼,就會趕快去做。」

她大量看戲的起點是二○一七年TIFA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源泉》,「艾茵.蘭德(Ayn Rand,《源泉》原著作者)把男主角誇張化了,但你知道自己生活中也會遇到這種人,我也覺得我像他。」她在劇場感受到共鳴,也感覺高處的座位更能貼近導演場面調度的思考。

此外,綜觀空間全景還有一個實用的隱形好處是:能看見喜歡的藝術家,也能馬上衝下樓堵人。音樂班學小號的她,曾在二○一七兩廳院夏日爵士派對的演出,從音樂廳三樓包廂看見二樓隔天要演出的小號手阿圖羅.山多瓦(Arturo Sandoval),「哇喔,那身影超熟悉的。」她快樂地秀出手機存著的合影,「當然馬上衝下去找他拍照啊!」

「我沒有放棄音樂,只是現在已經不是第一選項了,但當我低潮,我還是會去聽音樂。我最感動的一場音樂會是二○一六年柏林愛樂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能夠聽到現場版,真的是死而無憾了。」她當時就坐在音樂廳中最喜歡的位置,三樓的包廂,「那場最便宜的是4,000,最貴是12,000,我買不下去,後來是一位音樂界前輩把票讓給我,她對我說:『身為藝術創作者,應該把美讓更多人知道。』」她牢記前輩好意,像接了棒,也學著前輩務實地分享藝術的價值,「現在若聽到學弟妹想看戲但沒錢,而我知道這個作品錯過太可惜,我也會盡量在能力之內請他們去看。」

小檔案

今年貴庚:20.5歲。

觀劇資歷:確切已不可考,開始大量看是2012年之後。

第一名的演出: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源泉》。

兩廳院是:音樂廳是心靈的放鬆,戲劇院是靈感的泉源,但無論何者,都是在藝術的世界中尋找一個共鳴。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